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工作職業 > 正文

遊走於中國和烏克蘭的跨國「紅娘」梅愛偲和他的神秘客戶

梅愛偲一家。左一為妻子達莎,圖中是女兒“小狐狸”。

2001年中國河北小伙梅愛偲高考失利後輾轉到烏克蘭留學。近年他因在中國互聯網上分享跨國婚姻生活一炮而紅,成為百萬人關注的網紅。他又把互聯網時代的網紅福利套現,抓住中國目前單身潮和經濟騰飛帶來的紅利,利用自己的名氣和號召力,成立跨國婚戀平台,為中國神秘男性中產介紹烏克蘭女朋友:左手輸出着傳統中國男人的價值觀,右手在婚戀俱樂部男會員手裡尋覓各類商機。這位當年在高考輸在人生起跑線上的普通中國青年在烏克蘭實現人生大逆轉,不僅娶得外表靚麗的烏克蘭老婆,育有混血寶寶,而住上了3000平米別墅。

今年38歲的他與妻子達莎相遇時,她只有16歲,而梅愛偲已經28歲。2年後,二人結婚。一年半後,女兒“小狐狸”出生。

在男權主導的中國社會,漂亮老婆或者女朋友多多少少是男性炫耀的一部分。儘管中國丈夫和外國妻子的搭配甚是少見,而娶到美麗的外國妻子更在一定程度上為中國男性的面子增光添彩。香港浸會大學講師杜先致認為,這是“中國帝國主義”的體現。中國的有錢人要在全球範圍內展現他們的能力,而他們認為自己能征服外國女性,也是一種力量的體現。杜先致認為,征服外國女性,為中國男性帶來成就感。

邂逅烏克蘭“美女”的神秘中國男會員

梅愛偲將妻子達莎的比基尼照片設置為自己在中國社交平台微博的主頁照。主頁的正中是梅愛偲的相機鏡頭照片。他將妻子和女兒的日常照放上社交平台微博和微信朋友圈後,不知不覺中在中國的互聯網積攢百萬粉絲並成為網紅。他常與妻子的微博號互動,晒晒甜蜜,晒晒烏克蘭湖光水色和碧海藍天的田園生活。

他也曾是中國搜索引擎百度人物欄的搜索名人。如果在百度搜索關鍵詞烏克蘭,在相關人物一欄顯示的搜索結果排名第一的是“屌絲逆襲典範”梅愛偲,而俄羅斯總統普京排在他之後。梅愛偲在中國的社交網絡上似乎為看客們勾勒出一份唾手可得的美好生活:高考失利卻能在海外逆轉人生,迎娶小自己12歲的外國金髮碧眼的年輕妻子,坐擁3000平米的別墅,還育有混血寶寶。微博網友們不僅關注他的生活動態,還在2年前開始提議梅愛偲為他們介紹外國女朋友,隨後自然而然地有了梅愛偲現在30人團隊的“優愛烏克蘭”交友平台。

這個團隊在烏克蘭當地招募女會員,也在當地舉辦大型相親晚宴和其它活動。還為中國的男會員培訓如何與外國女生約會,比如教中國男生第一次約會要穿西裝,要為女生開車門,送女生鮮花等等。目前已有40對男女配對成功,確立戀愛關係。

但在所有梅愛偲提供的視頻中幾乎看不到中國男會員的面孔。

在所有梅愛偲提供的視頻中幾乎看不到中國男會員的面孔。只見視頻里烏克蘭女孩在宴會上身着晚禮服婀娜多姿地走下酒店宴會廳的樓梯,有時她們對着鏡頭拋着媚眼,獻着飛吻。

他解釋說,和男會員簽有保密協議要對其身份保密,也因為很多男會員回國後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是通過何種渠道和活動認識未來的女友。有的人甚至還會說是在烏克蘭出差時邂逅的“美女”。

杜先致分析說,梅愛偲的生意之所以成功,是向同類人販賣自己的成功故事,粉絲們同樣想成為別人羨慕的對象。跨境尋妻,也是他們增長的經濟實力和社會地位的體現。

飛往烏克蘭“淘妻”的中國男中產

今年飛往烏克蘭4次,約會第4位女孩後,29歲的蔡先生和烏克蘭的19歲女孩娜思佳(音譯)確立戀愛關係。

中國江蘇的蔡先生2018年初成為該俱樂部的VIP會員,入場費為30萬人民幣。會員福利為可參與團體活動約6次,可單獨約會24位烏克蘭女孩。

蔡先生從事房地產行業,年收入十億人民幣以上,他形容“自己的物質條件還不錯”。想生個混血寶寶,(烏克蘭)女孩顧家,所以加入俱樂部,飛往烏克蘭尋找愛情。

去年飛往烏克蘭4次,約會第4位女孩後,29歲的蔡先生和烏克蘭的19歲女孩娜思佳(音譯)確立戀愛關係。

蔡先生說,在中國國內家裡介紹相親接近百位女孩,因為雙方相貌和性格等原因不合適所以還一直單身。他形容思佳“像我們八九十年代的(女孩),特別單純和顧家。還沒有改革開放。”他回憶說,思佳旅遊時見遊客亂扔垃圾會自己幫忙撿。女孩子愛做美甲,她一問價格覺得太貴,就不做了。

如今思佳已搬往中國同蔡先生一同生活。她正在中國上預科,未來將學習漢語。學好中文後,蔡先生計劃引進烏克蘭的餐飲和酒店到中國,交給她打理,希望女朋友能在事業上輔助自己。

記者採訪蔡先生時,思佳正在隔壁房間做作業。記者提出採訪思佳,蔡先生轉述思佳的婉拒,稱其太害羞不願被採訪。2019年的新年,蔡先生向思佳求婚成功。

幫中國富豪買烏克蘭女孩?

那些想要尋找有安全感和優質生活的烏克蘭女孩只是梅愛偲眾多生意中的一環。

中國媒體曾質疑梅愛偲的平台是幫中國有錢人買烏克蘭女孩。有的會員告訴他,“如果包成功,和我們的想法和層次不一樣,就不來了。”雖然梅愛偲大力介紹自己的平台是讓男女雙方建立在感情的基礎上再戀愛,但無可否認他的男會員們至少是能承擔少則10萬人民幣,多則100萬人民幣VIP超級會員的中國中產。烏克蘭當地女會員則“經濟條件不行”,交100人民幣的會員費。

在兩國會員會費差異巨大的背後,還有中國超越烏克蘭的經濟實力。梅愛偲也坦承,他和團隊無法監管這個男女會員1比4比例俱樂部里會員的私下交易。

中國男女比例的不平衡問題突出,專家估計到2020年,過剩的男性光棍人數會高達3000萬,到時可能會爆發“光棍危機”。烏克蘭有400萬適婚女性,他說其中大約一半不反對外嫁。但官方的數據顯示,真正登記在案的跨國婚姻人數少之又少。烏克蘭人口和社會研究院的數據顯示,過去的15年間,中烏的跨國婚姻從28對增長到90對。而整個烏克蘭跨國婚姻從2002年的1萬起增加到2017年的1.4萬起。

杜先致認為,中國女性受教育程度越來越高,再加之女性自主意識的普及,中國男性已經無法簡單“取悅”她們,所以不得不往外看。而烏克蘭女性也願意遵從傳統的“男主內女主外”的性別分工,這正符合中國男性的需求。

烏克蘭社會學家潘妮娜(Svitlana Panina)說,烏克蘭女孩遠嫁異國為尋找更安全的生活。官方數據顯示有100萬當地女性遭受家庭暴力。

但是烏克蘭當地一位婚慶公司老闆歐沃(Natalia Koval)說,有時烏克蘭女性並不喜歡中國男性,有一些烏克蘭女性認為中國男性的外表沒有魅力。

烏克蘭另一家婚慶公司的契爾年科(Anna Chernenko)說,烏克蘭女性更傾向嫁給歐洲國家的男性。她們不只想尋求更安全的生活,也想找到心儀的人,但中國男性只看重她們的金髮和瘦小柔弱的身材,他們不在乎她們的內在。

在澳門工作六個月的26歲烏克蘭女孩伊萬諾娃(Anna Ivanova)說在中國的大街上,商店裡和公共交通上,外表靚麗的烏克蘭姑娘很惹人注意,人們想跟她合影。“我有很多烏克蘭朋友嫁到中國後雙方無感情可言。但中國男性誠實、可靠、細心,有很強的家庭觀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BBC中文記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工作職業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