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橫河:中共造勢說美國看上了委內瑞拉的石油 說錯了

——從委內瑞拉到美國——拒絕社會主義 (上)

這次馬杜羅的大選實際上是爭議非常大的,就是說大選當中有很多舞弊,因此對於美國來說的話,他要求一個公平的原則。剛才我講的其實後面這幾部分,是美國關注委內瑞拉事件,而且支持他內部的,我們應該說是支持內部的健康力量也好,或者是相對來說比較親美的政權也好,這是符合美國利益的,但是它不一定是直接的物質利益。

編者按:時事評論員橫河最近接受希望之聲的採訪,談及委內瑞拉局勢和拒絕社會主義話題。以下是採訪全文。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今天是大年初三,所以我們先向聽眾朋友拜個年,祝您諸事順利,幸福久久。

因為節目的性質所致,我們以往討論的話題幾乎都是不太愉快的,也就是說比較糟心的問題,在過年的時候我們就想挑一個不那麼糟心的話題,所以就不打算評論剛剛曝光出來的有問題的那批血液製品,也不想談西北發生的殺人悲劇,我們今天就來關注一下川普的國情咨文。那麼這次咨文的主題是團結,我們來看一下他演講的亮點是什麼。

在節目的過程中,我們歡迎您參與我們的討論,您可以通過Skype,或者電子郵箱聯繫我們,我們的Skype賬號是hhpl,電子郵箱是[email protected]

橫河先生,這次國情咨文還沒有登場就非常的引人注目,主要是從去年年底開始,兩黨因為修牆的問題分歧過大,導致了政府破紀錄的關門。川普為了這次能夠發表國情咨文,不惜暫時讓步,讓政府從新開門。為什麼這次的國情咨文對他有這麼重要?

橫河:我想首先是因為川普總統第一個任期的任期正好是過半,需要總結一下他已經取得的成果,還有提出來未來的展望,畢竟不管怎麼說,無論是選民也好,還是政客也好,你贊同他的觀點和做法,或者不贊同,事實上川普總統已經改變了美國,也改變了世界的格局,而且這種改變還在繼續進行,所以這是很關鍵的時候。

另外一方面,在中期選舉以後,民主黨重掌眾院,所以一些重大的議案需要兩黨來協作、妥協,共同完成,這就是為什麼這次咨文的主題講的是團結。

另外一方面,政府關門的時間之長已經破了歷史紀錄了,仍然沒有任何妥協的跡象,繼續拖延下去的話,未必能夠達到他想要達到的目的,就是修牆的經費。我想川普總統本人也需要一個時間來緩解一下,重新調整政策,或者是重新來考慮他的策略,因此這個時候,我覺得達成一定的妥協就是停止政府關門是一個必然的做法。

再一個,川普總統從競選到施政整個過程我們看到,他的特點之一就是越過媒體直接和選民對話,像這種國情咨文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我想確實他會而且已經很好的利用了這次機會。

主持人:他的確是非常好的利用了這次機會向全美國人講了他的政策和為什麼他要這麼做。關於他咨文的演講的具體內容是很多媒體都在報導,我們在這裡就不贅述了,我們就挑其中一個比較有意思的話題來討論一下。

在這個咨文中他談到了委內瑞拉,我們知道這次委內瑞拉的變天和美國對瓜伊多的支持是有巨大的關係的,美國甚至說他考慮軍事干預的可能性。是什麼原因讓美國對委瑞內拉這麼關心呢?是不是石油呢?

橫河:我想美國對委內瑞拉這麼關心的原因有很多,大概最沒有關係的就是石油了,因為美國並不缺石油,美國在2017年的時候,他的石油產量已經位居世界第一了,已經超過了像沙特阿拉伯這樣的國家。到了2018年年底的時候,進出口平衡,美國成為石油凈輸出國,而且現在的國際油價價格也不高。當然我們知道這個價格不高是委內瑞拉危機的觸發因素,就是石油價格降低嘛。

而我們知道價格跟供需關係有關,也就是說現在供並不缺少,而且美國一直在進口委內瑞拉石油,所以並不是這個石油掌握在別人手裡,美國需要去奪取,沒有任何意義。上周美國才開始制裁委內瑞拉的石油公司,他是國營石油公司。這是和石油為什麼沒有關係。

再一個,美國曆次戰爭在歷史上沒有一次戰爭是為了獲取獨家利益的,就是美國自己的利益,或者是他跟這個國家打了以後,去取得這個國家的一些控制權這方面。美國是沒有殖民地的,除了曾經從西班牙手裡奪過來的菲律賓以外。我們以前跟大家介紹過美國的門戶開放政策,還有機會均等,等等。所謂門戶開放就是大家有同樣的機會,即便是他打贏了戰爭。

中共曾經宣傳過,我們記得美國打伊拉克的時候,中共的宣傳有人說是為了石油,實際上打完以後,美國根本就沒有干預伊拉克和任何國家去簽訂石油的合同,結果中共簽得合同最多,受益最大,美國根本就沒有干涉。主要的原因我覺得有幾個,一個就是查維茲的政權,和後來的馬杜羅所繼承的查維茲政權,以反美為旗幟,在整個南美是獨樹一幟的。

再一個,他們兩個人奉行的是社會主義制度,對委內瑞拉造成了巨大的災難,不僅是委內瑞拉自己國家的人民受苦,幾百萬的難民也影響到了南美周邊的國家,這是在南美幾乎沒有發生過的這麼大的難民潮,也就是說他成了國際公害。

再一點就是委內瑞拉的獨裁政權背後還有俄國和中共的陰影,這個在南美,以前中共把他叫做“美國的後院”,在南美肆無忌憚的活動,美國肯定也不能容忍。從這幾個因素來看的話,是美國對委內瑞拉如此關心的主要原因,跟石油確實沒有什麼關係。

主持人:我們知道委內瑞拉因為他的石油資源曾經是南美最富有的國家,現在他幾乎是南美最貧窮的國家了,我們從很多中國人發表的遊記來看,也會知道他那個地方的物資供應就像中國倒回到文化大革命期間一樣,什麼都要靠憑票,物資極端的匱乏。您剛才也講到了,因為這是他們實施社會主義造成的。為什麼實施社會主義會把一個富有的國家變為這麼貧窮呢?

橫河:這次委內瑞拉危機發生一個重大轉折,就是原來他很勉強可以過去,後來突然之間不行了,外在的誘因是國際石油價格下跌,但是問題是油價下跌為什麼會導致經濟徹底崩潰?它不是說下跌一半,生活水平下降一半,不是的,它是徹底崩潰了。

這個事情確實比較奇怪,因為委內瑞拉大家都認為他的石油業是占最最主要的地位,實際上不是,幾年前委內瑞拉的製造業對他國民經濟總值的貢獻已經超過石油了,也就是他還有比較強大的製造業,當然出口的收入主要是靠石油,所以石油價格下跌的話,造成的主要結果是出口的稅收減少,就是政府的收入減少了。減少以後為什麼會造成這麼大危機呢?就是說它沒有力量再用石油的收入來支持龐大的政府開支了。

你看,這裡有一個就是政府的開支過於龐大,這個就是社會主義的特點。社會主義就是政府不管是規模還是權力都是過大的,社會主義的性質越多,它的規模和權力越大,這樣就造成了政府的福利支出和對於進口商品的財政補貼,這是政府的兩個大的開支,就不能完成,所以他們只能通過不斷的印鈔票來填補這個財政赤字。

從他的社會主義的整個發展過程來說,他做了這麼一些事情,一個就是企業的國有化,這是社會主義的一大特徵,國有化以後,國有化就是計劃經濟了嘛,計劃經濟對於經濟突然變化的抗衝擊能力要比私有企業要弱得多。

另外,社會主義還有一些我們中國人非常熟悉的,就是說產品是官方定價的,就是說生產廠家或者公司不能按照市場的需求和供求關係來定價,而是官方給定價的,所以說他即使是私企的話,他生產積極性也是非常低的。這個文革的時候大家都知道,工廠的利潤和它的價格都不是工廠可以定的,一模一樣的情況。結果這個就導致很多企業就停產了。所以說委內瑞拉從這個地區最富裕的國家變成了最貧窮的國家,確實是實行社會主義的結果。

其中相當一部分也是我們中國人經歷過的,就是劫富濟貧,就是他把大的私營公司、富人都給打掉了,然後去分給窮人。但是中國現在不是這個特色,“中國特色”,當然當年打土豪分田地的時候是劫富,到了現在,它還是劫富,就是對於有些私營企業家它還照樣劫富,但是它不濟貧,這個不一樣。

為什麼呢?像早期實行社會主義的,或者是半當中改過來實行社會主義的,他還要有一些民意支持,所以他會用福利來引誘別人。但是在中國,中共的統治已經是全方位的控制了,已經是達到了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達到過的程度了,它已經不需要用福利來誘惑了,這時候它不給你福利,你也要不到,你也得乖乖的被他統治,所以說在中國不需要福利來誘惑了。所以在這點來說,中國的所謂社會主義是非典型的社會主義。這個是委內瑞拉的情況,當然毫無疑問。

這個就剛才你講的,跟文革和文革以前的,1949年以後、文革以前的中國的社會情況非常相像,物資極其貧乏是其中的一個特點。中共後來所謂改革開放為什麼改變了呢?實際上就是在這個地方它放鬆了對私營經濟的壓制,也就是說它在經濟領域減少了社會主義成分才獲得的成果,而不是說社會主義的優勢得到的成果。全世界所有的國家真正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沒有一個經濟發展成功的例子。

主持人:這個問題的確是中國聽眾比較關心的,那麼我們現在收到了網上的一位網友的提問,他說:“難道美國插手委內瑞拉的事務真的沒圖一點利益嗎?如果沒有利益,美國為什麼要管?”。

橫河:這個利益就是,所謂美國的利益就是全球的秩序,全球的秩序應該是美國的利益所在,所以說美國說的是美國第一,他並不是說美國alone,美國孤立,他並不是回到孤立主義。

他現在其實並不是直接插手,真的插手了委內瑞拉的事件,就是說當委內瑞拉民眾起來反對現有政權的時候,而且他已經有了一個國民議會的議長,就瓜伊多,在這個過程當中他宣布他自己是臨時總統,而且要開始大選,所以美國是支持委內瑞拉內部的一個勢力。

因為這次馬杜羅的大選實際上是爭議非常大的,就是說大選當中有很多舞弊,因此對於美國來說的話,他要求一個公平的原則。剛才我講的其實後面這幾部分,是美國關注委內瑞拉事件,而且支持他內部的,我們應該說是支持內部的健康力量也好,或者是相對來說比較親美的政權也好,這是符合美國利益的,但是它不一定是直接的物質利益。(待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