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網聞 > 正文

新年紅包:中西的差異 回趟國負擔好重

溫哥華過新年是比較有年味的感覺。大大小小的華人超市都張燈結綵。對聯,福字紅彤彤的一片,廣播里播放着過年特有的拜年歌曲,超市裡周圍熙熙攘攘的置辦年貨的華人同胞們,把年的氣氛烘托得越發熱烈。

我們小時候因為經濟原因,很少收到紅包,也沒有收紅包的概念。每年過年能吃上一桌平時吃不到的美味,就已經很滿足了,如果再加上一件新衣服,那就是錦上添花了。

直到工作以後,經濟條件改善了,紅包開始在新年的拜年中也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了。

因為早年移民來溫哥華的大多數是香港人或者兩廣人,在廣東過年都有派“利是”的習慣,“利是”取自粵語中諧音“利市”,有大吉大利,好運連連之意。

所以現在溫哥華紅包也沿襲着他們的習慣叫“利是”。

我們剛來溫哥華的時候,不太懂得這方面的習俗,過年也沒有隨身準備幾個小紅包的習慣。隨着我們慢慢結交了很多朋友,也才慢慢了解到這個習俗。

在溫哥華“利是”也是討個好彩頭,祈福新年順順利利,所以一般派出的“利是”大都是5元,10元或者20元左右。後來,每逢過年期間,我們會隨身準備幾個紅包,只要碰到熟人的小孩子拜年,就會給一個紅包。拜年有拜年紅包,開工有開工紅包,都是圖個吉利,並不在乎紅包里到底有多少錢。

然而,上次新年回國收紅包着實讓我們有點負擔了。

我們按照本地的習慣,紅包討個吉利,按照匯率啊,大概物價啊,覺得意思意思就行了。一般紅包放個200-300人民幣就差不多了。第一次去朋友那裡拜年,一進門孩子剛開口拜年,朋友立馬塞上一個大紅包,兒子愣了一下,不知道還要不要接著說沒說完的拜年詞,也不知道該不該立馬收下紅包。朋友怕兒子不好意思收,馬上往他口袋裡塞,邊塞邊說:“收好了,自己拿着,別看媽媽,是我給你的。”我看著兒子說:“你收下吧,要謝謝叔叔。”

回家打開一看,600元。我和老公有點尷尬了,我們給她女兒的紅包才300元,這讓我們着實有點不好意思了,想着啥時候要還個人情。

接下來還有幾天的走親訪友,紅包該放多少?為了避免被動,我和老公商量着就放600元一個紅包吧,6順,圖個吉利。結果好傢夥,孩子收到的紅包,除了一兩個是500元以外,絕大多數都是大於600元,最多的是6600元。

這下我們負擔來了,我們該怎麼還情?因為我們很少新年回國,這個情怎麼還?這次就還,還是下次回國再還?還情也不能為了還而還,讓人覺得生分,也沒有誠意,得要很自然的方式且不讓對方尷尬。也許別人給孩子紅包,並不是要我們還情。但是對我們來說,收了別人貴重的紅包不還情,心裏說不過去。所以,我和老公先把每一筆先記下來,然後再根據具體情況(親疏程度)一筆一筆地以不同地方式慢慢還。

其實有時候也挺欣賞洋人之間互贈禮物的方式,真是做到了千里送鵝毛,禮輕情意重。一個自製的相冊,一盒自製的糕點,一本對方喜歡的書,一條手織的圍巾……各種祝福也都化在這點點滴滴的心意中了。

“利是”是新年特有的形式之一,也承載了人們對新的一年的祝福。紅包里錢數的多少,並不能和情誼划上等號。也真心希望收到紅包的人,感受到的是紅包的溫度而不是它的重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溫哥華港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