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廖天琪 田牧:解析習蔡「統獨」隔空攤牌

中華民國政府的主權,存在了70年,經歷了蔣介石、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6屆政府傳承。至於台灣的國名如何稱謂,是「中華民國」?抑或是「台灣」?這是台灣人民的事,無疑應該由生活與工作在台灣的人民自己作決定。

台灣是一個富而好禮的民主國家,百姓安居樂業。

台海兩岸的“統獨”角逐,似乎步入收盤階段。歲月剛跨進2019年,海峽兩岸的最高領導人習近平與蔡英文,就兩岸統一問題,展開了隔空攤牌,猶如古戰場上的躍馬橫刀,陣前舌戰,引起了舉世媒體的嚴重關注。

海峽兩岸的安危,關乎着天下華裔的情感、良知與未來,不能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我們有話說……

“告文”拉響了警報

按照大陸政治學者張維為的說法,習近平抓住時機出招了。元月2日,習近平發表了“對台政策講話”,大有警憒覺聾的味道。

1979年中共政府發表了《告台灣同胞書》,隨後的每10年都有紀念活動,有中共領導人發表紀念講話,即《告台灣同胞書》,目的還是如一的對台灣主權的宣示。

但這次《告文》,與前幾次有着本質的區別,透着不同凡響的強音。前4次始終停留在對台灣主權的宣示,側重於兩岸關係的維繫與溝通,合作與交往。而這一次《告文》,顯然是推出了解決連桿關係的行動計劃,是落實中國“主權”的步驟與執行,也可以看成是一項行動實施的動員與宣誓。真可謂是已到了“警報聲聲”。

台灣親共學者邱毅提出:“統一大業不能再拖了”,“教科書”肢解了台灣年青人的中國血脈與情感,呼籲中共解決台灣問題“宜早不宜晚,最好2-3年內解決。”這樣的追尾呼喊,也刺激着中共高層與軍方的緊迫情緒。

“告文”火藥味濃烈

“告文”的區別,來自於文章的字裡行間。閱讀全文,雖說以五大原則闡述對台方針,但透露着限定的“時間”、威脅的“警示”與故技重演的“方法”。

1、習文說:“制度不同,不是統一的障礙,更不是分裂的借口。”“兩岸長期存在的政治分歧問題是影響兩岸關係行穩致遠的總根子,總不能一代一代傳下去”,明顯透着蠻橫,及強調解決台灣問題的時間緊迫感,雖然沒有具體時間表,但清晰表達了中共這一代出手解決台灣問題,勢在必得。

2、習文雖然說:“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使用和平手段解決問題。但同時表達“我們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保留採取一切必要措施的選項”,還是不忘以武力作後盾的恫嚇與威脅,不知是否算是變相的邱毅法則:“武統開始,和統結束”。

3、習文說:“我們願意同台灣各黨派、團體和人士就兩岸政治問題和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的有關問題開展對話溝通,廣泛交換意見,尋求社會共識,推進政治談判。”這難免令人想起70年前毛澤東搞的“中國政治協商會議”,1949年中共放棄與中華民國政府談判,直接與各黨各派政治協商,建立了新政府。這是不是故技重施,釜底抽薪,再度將中華民國政府放在一邊,推出廣泛的各黨各派及民間政治協商的方法?

“告文”背後的秘密

我們通常說:管理者懂得精明的設計:實施計劃與獲得成果過程的一些步驟與細節。我們從習近平“言必行,行必果”的執政軌跡,還是可以洞察與解析到這背後的步驟與細節。

1、豐碑式領導人。習近平已被中共朝野捧為中共黨史上繼毛澤東、鄧小平後的第三位豐碑式人物。解決台灣問題,實現中國的“大一統”,應該是與豐碑地位相符合的大事件、大政績。

2、組織上的落實。中共“十九大”上,修改與通過了“習氏黨章”,總書記成為終身制,為習近平出手解決台灣問題,掃清了權力集中的任何障礙。

3、輿論導向試驗。去年5月,中國要求各國將網站上的航點名稱改為“中國台灣”,以體現其堅持的“一個中國”原則,並強硬地表現此原則不容談判。台灣外交部嚴正聲明:“台灣存在國際社會,是客觀的事實,不會因中共當局的打壓而消失,台灣人民對民主價值及生活方式的堅持與追求,也不會因中國的脅迫而停止。”一度也遭遇了美國與一些民主國家的強烈反彈。結果是中國施壓去除“台灣”符號,44家航空公司一個不剩地屈服了。

4、中國軍事準備。眾所周知,中國解放軍經歷了近10年的改革,第五代戰機、航空母艦、導彈驅逐艦等已達到或非常接近了重要軍事強國的水平,讓美國的軍事同行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以此推測,“告文”背後的軍事準備,應該制訂了應付美國等國軍事干涉的完整計劃。

5、國內問題的壓力。習近平執政之初的反腐倡廉,一度賺取的民心趨於淡化,選擇性反腐,讓百姓大失所望;中美貿易戰,使得“這些年一路跌跌撞撞”第二大經濟實體的中國難以維繫,關於中國泡沫經濟大破局的預測,一直是此起彼伏、眾說紛紜;美中矛盾在不斷加劇、對峙與碰撞,美國及西方民主國家尤其關注中國嚴重的人權問題,民族迫害、宗教迫害案例愈演愈烈;第三世界國家對中國的“一帶一路”發展計劃牴觸,指責為經濟殖民政策等;中國民間不滿政府的情緒日益上升,對中共政府的信任在迅速崩塌。

蔡英文堅決守護台灣主權

習近平的“告文”發表後,蔡英文總統旋即做出了針鋒相對、鏗鏘有力的回答,我們認為回答得十分直白與到位。

蔡英文總統在記者會上,表明了民進黨執政下的台灣“從未接受‘九二共識’、也絕不會接受‘一國兩制’”的立場,並稱這是民心所向。

針對習講話中的“兩岸各政黨、各界就兩岸關係和民族未來開展民主協商”的呼籲,蔡英文回應道:台灣作為民主國家,相關議題必須經過人民的授權與監督,“在這個原則下,沒有任何人、任何團體,有權力代表台灣人民去進行政治協商”,同時強調絕不接受“打壓、威嚇”。

蔡總統還說:民主價值觀是台灣“生活方式”的一部分。台灣“不會放棄自己的主權,也不會對自治權做出讓步。”北京必須面對“中華民國”的現實。

“藍營”大佬的“彎彎繞”

令習近平尷尬的還是藍營幾位大佬的忽悠。馬英九表示,習對“九二共識”的看法,跟台灣還是有出入的,但基本上方向一致。馬英九指“一國兩制”統一沒市場。聽話聽聲,“一國兩制”沒市場,一國一制更不可能,繼續“一中各表”,其本質還是“維持現狀”。

朱立倫的彎,繞得更大了,他表示:“‘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完全是兩回事”。又稱兩岸像對撞火車,“乘客很倒楣”。既不響應,也不反對,像是指着雲彩,說河流。

令人憂慮的是,台灣尚未準備好,依然是你彈你的譜,我唱我的調。相信習近平還是能夠聽得清晰,悟得明白。無論是藍營,還是綠營,本質都是“維持現狀”派,讓兩岸的“一中兩府”,“一邊一國”繼續永遠存在。

蔡英文總統只是觀點鮮明,言語直白,把話放在檯面上,強硬反駁稱不接受“一國兩制”,表述的核心思想,從上任伊始到今天,始終是一成未變,即“維持現狀”。

破壞一地一國的現狀,不是一件好事。今天歐洲人在抱怨“難民潮”時,才醒悟過來,美國人打破了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與敘利亞的現狀,結果這些國家陷入了苦難悲慘深淵,始終難以自救自拔,而整個歐洲也遭遇了“難民潮”的侵襲,歐洲人平靜而安詳的生活從此被打破。

台灣的主權國地位

有一個基本現實與事實,中共一直在迴避,許多大陸人也不願意承認,那就是台灣的主權國地位。

台灣地位的爭議,源於七十年前的國共內戰,民國政府與國民黨軍隊退守台灣始。時至今日,台灣是不折不扣的主權獨立國家。

我們曾經發表過《台灣“身份”淺析》一文,其中介紹了“國家誕生的歷史範疇”概念。把台灣的國家主權地位放在歷史的大框架中,也就是歷史範疇、歷史範式(paradigma)里來省視,不論縱向橫向地檢視,台灣作為一個主權國家,應當有足夠的自信。中國古代有“邦分崩離析,而不能守也”,歷史上國家的疆域就處在不斷地演化與變遷中。歐洲的歷史同樣如此,分分合合,國家不斷地在重組和重建中。翻開歐洲歷史,曾經神聖羅馬帝國治下的奧地利、荷蘭、比利時、瑞士、盧森堡等,就是由於王朝的分崩離析,在17到19世紀先後獨立形成,這就是國家誕生的歷史範疇。台灣(中華民國)是1946-1949年國共內戰的結果,是國民黨和共產黨共同釀成了台灣國現況,台灣就是一個現實與事實的國家,這就是它的來源和根由,也是它的歷史範疇。國家的歷史範疇,就是考察國家誕生和建立,是在當時歷史的概念和框架中產生的,換句話說,是指國家的歷史發展演化過程,帶着歷史的痕迹,或者說烙印。

以歷史為鑒證明台灣地位

若以中國歷史為鑒,同樣能以令人信服的理由,證實台灣主權國家的存在。

翻開中國歷史,除了東西漢、東西晉,及唐宋元明清等朝代,擁有百年以上的歷史周期。而其餘朝代與國家,均歷時不那麼長久。比如:第一個統一的多民族封建國家秦朝,僅僅存在15年;著名的三國,魏45年,蜀42年,吳58年;南北朝時期的國家壽命均只有幾十年不等;被譽為建立中國社會穩定與文明的重要制度,沿用一千三百年的開創者——隋朝,僅走過了37年;五代時期(後梁、後唐、後晉、後漢、後周)僅存活幾年至幾十年。

中華民國政府的主權,存在了70年,經歷了蔣介石、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6屆政府傳承。

至於台灣的國名如何稱謂,是“中華民國”?抑或是“台灣”?這是台灣人民的事,無疑應該由生活與工作在台灣的人民自己作決定。

反對海峽兩岸發生戰爭

按照習近平“告文”的說法,中共保留使用武力的前提條件,客觀上這些條件一定會出現。

比如說:是針對“極少數‘台獨’分裂分子及其分裂活動”。問題是台灣“教科書”已經拆解了海峽兩岸歷史文化的銜接,隨着時間的推移,不認可“一中”只會是有增無減,到時不會是“極少數”,而是“極大多數”,中共如何應對?

再比如說:綠營向來是直來直去,怎麼想就怎麼做,把話語說在檯面上,把事情放在陽光下。而藍營施的是“拖刀計”,不斷地拖延時間,目的也是為了“維持現狀”。習近平是否能容忍“無限的時間”?

不過這些究竟會不會引發戰爭?我們是態度堅決的反戰派,我們的判斷同樣是:戰爭不會、不該、不能走近海峽兩岸。其原因並不是華人不打華人這句空話,而是發動台海戰爭沒有任何具體的理由。自蔣經國解除戒嚴,開放黨禁和報禁以來,台灣兵不刃血,和平地過渡到一個民主開放的社會。數十年來,通過自由選舉,產生公平的政黨輪替。如今台灣步入亞洲“四小強”的後階段,成為一個富而好禮的民主國家,百姓安居樂業,既沒有巨大的經濟民生或生態危機,也沒有族裔衝突、宗教糾紛或恐怖主義、難民潮的問題,有的是國泰民安的繁榮和追求發展更新的奮發,唯一懸在台灣人頭上的那把達摩劍就是中共的武力威脅。一個一黨專政、動用坦克機槍屠殺自己京城人民的獨裁政權,一個把記者、律師、宗教人士投入監獄、把不同族裔的少數民族大批關入集中營的獨裁大國,想要用一貫的暴力手段并吞自由的台灣島,來實現它的“強國夢”,這完全是違反現代政治文明,顛覆人類理性倫理的中世紀思維,不僅台海兩岸的人民會反對,二十一世紀的國際社會也不會接受以戰爭手段來解決一個空泛的所謂“主權紛爭”。華夏文化固有的務實精神,不可能步中東硝煙後塵,放棄平靜安樂的生活,將自身投入戰爭的苦難中,僅僅為了爭辯那個虛無主義的“一國兩制”。

新思維與新模式

海峽兩岸居住着的都是華人,為什麼不可以是兩個獨立的國家?

縱觀世界,歐洲的日耳曼民族,不也是分成了許多個國家,不照樣是你過你的安康歲月,我過我的太平盛世,彼此友好相處、相安無事。

大陸與台灣已維繫了七十年的平安歲月,為什麼不能“一邊一國”、“一中兩府”的持續下去呢?

兩岸政府的聯姻與合作,不一定非要依照千年“大一統”的舊模式,為什麼不能跳出束縛,走寬鬆聯營的合作之路?有如“歐盟”建“華盟”,或者有如“獨聯體”建“華聯體”等,讓自己的未來之路走得舒坦,陽光普照;同時也讓合作者過得安逸,共享陽光。

我們不是在預言,而是寄語兩岸的和平前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北京之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