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國際娛樂 > 正文

斯坦福畢業娶韓國影后 竟被全網霸凌 瘋狂人肉到逼死親人?

娛樂圈不乏高學歷的明星,像艾瑪沃特森,一邊拍着哈利波特系列,一邊考進了常春藤盟校之一的布朗大學。

才子李健,畢業於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曾經加入過同校校友組成的組合水木年華,個個都是學霸。

被貼上學霸標籤的這些明星,學歷也是他們的閃光點之一,畢竟學習,在體現能力的方式中,是被廣泛認可的一種。

但是還有一位明星,卻因為自己的高學歷被肆意傷害,一度成為眾矢之的,甚至因此失去至親,被拽入了人生最可怕的夢魘中……

熟悉韓流音樂,尤其是喜歡說唱文化的人一定很熟悉這個名字,tablo,hiphop組合Epikhigh的隊長,也是公認的才子。

在至今所處的作品之中,他基本參與了所有作詞、作曲、編曲等工作,創造出了不少膾炙人口的歌曲,比如《Bornhater》、《Fly》《Tomorrow》等等。

他的歌詞也常發人深省,抑或成為溫暖粉絲的存在。

但是一開始喜歡音樂、踏上創作之路的Tablo,並不知道,這一路的耀眼背後,會受到怎樣慘痛的傷害。

出生不久後的Tablo,因為父親的職業原因,曾經在雅加達、瑞士、香港等地生活,最後和家人一起搬到了加拿大,並且加入了加拿大國籍。

6歲時,Tablo學習了鋼琴,後來又學了10年的小提琴,這也使得他從小就對音樂有着極強的興趣。

而到了青少年時期,Tablo患上了抑鬱症,此時,嘻哈音樂逐漸成為他的情感寄託和宣洩渠道,但是父母並不贊成他成為歌手的決定,他只能遵從家人的想法,進入斯坦福大學學習。

或許因為對學業實在無感,或許因為想要早點畢業做自己喜歡的事情,Tablo通過刻苦學習,僅用三年半的時間,就獲得了英語文學(Englishliterature)的學士學位和創意寫作(creative writing)的碩士學位,並且是以4.0高分績點畢業。

畢業後的Tablo回到了韓國,開始專心從事音樂工作,憑藉著七張專輯的發佈,其中五張登上音源排行榜首,橫掃年末各大頒獎禮之後,Tablo及其所在組合EpikHigh在韓國本土成為韓國說唱音樂的代表性存在。

事業有成之餘,他還收穫了美滿的愛情,並於2009年和韓國著名演員姜惠貞完婚。

但是,名聲大噪後,麻煩也隨之而來。2010年,因為首爾美術館館長陷入了偽造學歷醜聞中,引髮網友們對高學歷公眾人物的質疑。

而很快,這場風波被引到了Tablo身上。6月的一天,有人在網上發佈了對Tablo學歷的抨擊:

“你不可能僅僅用三年半,就從斯坦福畢業,績點還那麼高,這一定是假的。”

“我們要求Tablo說出真相!”

“你不叫Tablo,你應該叫God-Blo,只有上帝才能做到你說的這些。”

洶湧而莫名的憤怒向Tablo襲來,甚至還有人質疑姜惠貞為什麼要嫁給他。這時,Tablo認識到,為了維護家人,他必須做出回應,於是,他出示了自己的成績單。

與此同時,被無數韓國網友的質疑信轟炸的斯坦福大學,也發佈了正式信函進行回應,表示DanielLee(Tablo的英文名)是擁有良好聲譽的斯坦福校友。

可即便這樣,也無法阻擋編造黑料的人無止境的腦洞,網友們開始陰謀論,他們認為,從斯坦福畢業的DanielLee是存在的,但是Tablo只是運用自身財力和斯坦福串通一氣後,冒名頂替罷了。

可惜的是,這般腦殘的言論,竟然被無數人相信,有超過三萬人成立網絡論壇,日夜為證明Tablo是撒謊而製作各種所謂“實錘”。

網絡暴力沒有因為證據而消散,反而開始了新一輪的猖獗。

而這一次,Tablo一家受到的騷擾都更為嚴重,Tablo收到死亡威脅,甚至連他的加拿大國籍都被斥以偽造,媽媽接到電話被罵“賤人”,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的哥哥,亦被牽扯了進來。

出門就會遭受指指點點的Tablo,也開始習慣足不出戶的日子。

那段時間,謠言甚囂塵上,尖利刺耳的辱罵源源不絕:

“你們一家都要滾出韓國,不然你們會付出代價的!”

當Tablo的大學校友得知消息後,他們開始在公眾平台為其發聲,可是,換來的是韓國網友的連番恐嚇。

沒有人想要知道真相,每個人都只想證明自己所認為的即為真相。

最終,Tablo接受電視台的提議,在攝像機的跟隨下,重回斯坦福校園,遇到了熟悉的學生服務處經理,從學校系統打印出畢業證和成績單,證明自己的清白。

同時,Tablo也將一些最為活躍的誹謗者告上法庭,並最終於2012年7月6日,得到了公正的判罰。

然而到此時,備受創傷的Tablo,也已經是疲憊且麻木的狀態,因為在判決下來前的3月份,他的父親,在一片謠言之中,因宿疾醫治無效去世,很多人說,父親的去世,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這場網絡暴力所施加的壓力。

而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在Tablo最黑暗最無助的日子裏,妻子姜惠貞一直陪伴在身邊,並為他生下了可愛的女兒Haru。

詩人般的Tablo,哪怕經過了如此打擊,卻依然對生活保持着最為善意的理解。

他曾說:

“人類對於不幸的標準非常寬容,對於幸福的標準卻極其嚴格。但就算是再怎麼瑣碎的事情,也能把各位期待明天的理由,填得滿滿當當就好了,這不是單純的興趣愛好,它擁有着能讓我期待明天的力量。”

他也曾寫下感謝生活的歌詞:

對於情感,他也有着即為溫柔的理解:

這樣的Tablo,真正做到了“世界以痛吻我,而我回報以歌。”

人生最難得的不就是,千帆過盡,卻擁有最赤城柔軟的內心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雨菡 來源:英國報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娛樂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