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牟傳珩:「千億礦權」、「千人訴訟」兩案啟示

——「依法治國」暗無天日

2014年10月14日,人民網刊發《四中全會前瞻:依法治國升級至2.0版》。文章指出,四中全會專題研究“依法治國”。然而,四中全會這個以“依法治國”為主題的幾千字的公報,涉及“黨的領導”一語,竟然高達13處,為歷史所罕見。這表明今日“依法治國”,旨在強化一黨專權。難怪眼下正在發酵的“千億礦權”、“千人訴訟”兩案凸顯司法黑幕重重,暗無天日。

“千億礦權案”黑幕觸目驚心

著名主持人崔永元與最高人民法院法官,聯手曝光最高法“千億礦權案”卷宗失竊,行政干預司法,院長指令法官,未審先判,引發國內外輿論聚焦中國司法黑幕觸目驚心。崔永元對最高法院曾稱其造謠以藏污掩塵甚至用了國罵,以至於中央政法委不得不牽頭組成聯合調查組,應對海內外輿論的滔滔追責。

“千億礦權案”源於榆林市凱奇萊能源投資有限公司,與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關於一起煤礦所有權的糾紛。2003年雙方曾簽訂勘查合同,之後探出的煤礦蘊含20億噸儲量的優質煤礦資源,估值高達千億元。但西勘院在未提出解除合同情況下,在2006年與其它公司簽訂合作勘查協議,導致“一女兩嫁”。於是凱奇萊公司實際控制人趙發琦,與其展開了一場持續十餘年的“奪礦之戰”。在該案作出判決前一年的2016年11月下旬,最高法院二審的全部卷宗就一次性丟失。巧合的是,在丟失前的20多天,趙發琦公開實名舉報陝西省主要領導干預該案,並指責此前有司枉法裁判。“千億礦權案”曝光了公權力對司法的肆無忌憚的干預、腐敗與黑暗。該案的副卷就有中共最高法院長周強、中共最高法院原副院長奚曉明等人對於該案的相關批示,指示“保密”。

“千億礦權爭奪案”當事人趙發琦的說︰“我從這幾年來的渠道了解到,周強是100%在操縱這個案子。對奚曉明的話呢,按照周強的意思辦。因為奚曉明在我的第二審的時候他自己就有麻煩事,後來他自己也進去了嘛。這案子和奚曉明沒什麼關係,奚曉明批示也是按照周強的指令寫的話。”崔永元更在微博上評論稱,“這個案子最大的黑洞還不是丟卷,是先有判決書後才有開庭審理。這就是一齣戲,名為:拿老百姓當猴耍”,該文引發數萬網友跟帖。

中國最高法院辦案竟如此藏污掩塵,愚弄百姓,黑不見底,各地方法院又怎麼可能會有司法公正?

“千人訴訟”法院公然違法“不立案”

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今天,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門,依據已被撤銷的國務院內務部(59)內人事福字第740號復函等行政文件,非法剝奪勞動者“視同繳費工齡”(即“工齡歸零”惡政)權益,致使眾多勞動者被排除於國家社保體系之外,陷於“老無所養,病無所醫”悲慘境地。這種斷送為國家終生流血流汗的勞動者退休後路的“工齡歸零”惡政,是地地道道的公然掠奪、侵吞公民合法財產的犯罪行為。

2017年底,海內外千人聯名,兩次向執行(59)內人事福字第740號復函的國家人社部提交了《千人聯署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要求其公開剝奪勞動者“視同繳費工齡”權益的有關法律依據。然而,人社部遲延到起訴他時,才被迫做出人社公開(2018)11號《告知書》稱,“不屬於政府信息公開範圍”,並告知不服3個月內可起訴。

據此,涉及千人起訴團代表,依法向北京第二中級法院正式起訴國家人社部。然而,北京二中院接收訴狀後,明知此案系法定受理範圍,卻在3個月之久始終不給是否立案的通知與裁定,嚴重違反了法定立案程序與時限(應7日內決定是否立案),由此驗證了他們一開始就蔑視“有案必立”的登記原則,對“民告官”案件設置障礙。基此,千人起訴團代表不得不向北京高級法院訴訟熱線12368反覆多次投訴,但均無結果。

2018年5月1日,“千人公民起訴團”被迫向媒體發出《北京第二中級法院違法至今不立案——五一勞動者抗議書》;2018年5月15日,又在媒體發出《致最高法、最高檢控告追責函》,要求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人民法院登記立案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三條,依法、依紀追究北京二中院、北京高院玩忽職守,違法不作為相關人員的責任。

在此背景下,2018年5月23日,北京中院不知是自行決定,還是被權力干預,3個月後才被迫給出(2018)京02行初字200號行政裁定。該裁定故意歪曲要求人社部公開其行政行為法律依據的信息,是“要求行政機關為其製作、搜集政府信息,或者對若干政府信息進行匯總、分析、加工,行政機關予以拒絕的事項”,做出“不予立案”的荒唐結論,企圖以此來掩蓋其不敢受理“千人訴訟案”的違法事實。

2018年6月1日,“千人公民起訴團”代表對北京中院“不予立案”裁定,依法向北京高院正式提起上訴。然而,本案上訴後又被擱置4個月之久,才接到他們的(1018)京行終3516號裁定,駁回了上訴。該裁定不僅照抄原審法院相同的荒唐理由,更黑心稱,“人社部是否作出答覆,對(申請人)權利義務不產生實質影響。在此姑且不論本案涉及“千人公民起訴團”“老無所養,病無所醫”重大終生權益,僅就政府拒絕信息公開的本身,就是對公民知情權的侵犯。如此法理昭昭,怎麼會“對(申請人)權利義務不產生實質影響”?可見北京高級法院高級黑!這種非法、野蠻、毫無底線的荒唐裁決,不僅公然否定了《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三十二條第二款及《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政府信息公開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條等相關規定;也徹底否定了人社公開(2018)11號告知“不服答覆可起訴”的行政行為;更明火執仗地否定法律賦予公民對不服政府拒絕信息公開的起訴權。由此驗證了北京高院違法濫權到連底褲都不穿的地步。一個法律明文規定的受理案件,人社部也告知“可起訴”,但皇城根下的兩級法院卻裁定“不立案”——這是法律欺詐?人社部欺詐?還是法院欺詐?或者就是政府、法院的聯手欺詐?(這個涉及千人有重大影響的案件,也應該有一個副卷,卻至今沒有被公開出來。)如此立法、司法、行政事實上的相互否定、自我掌摑,可謂中國特色“依法治國”之奇葩!

“兩千案”啟示:“依法治國”——別做“中國夢”了

今日中國,在當政者高調宣稱“依法治國”升級至2.0版背景下,最高人民法院尚且行政干預司法,院長指令法官,未審先判,千億礦權案卷宗失竊黑幕觸目驚心,難怪其下級法院都違法濫權到不穿底褲的地步。“千人訴訟案”揭示,60年前的(59)內人事福字第740號復函嚴重侵犯公民權益的違法濫政文件,已在社會輿論上遭到人人喊打,連全國人大十二屆三次會議代表,都提出第5356號建議,要求廢止“視同繳費年限”認定的條件限制(即“工齡歸零”惡政),可見其危害甚廣,影響巨大。然而,面對社會輿論與公民維權,國家各個權力部門都在推諉責任,不敢擔當;首都北京兩級法院均違法侵權,不敢立案;中國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大地上,哪裡還有講理、講法的地方?本案早已向最高法院提出再審申請,但至今未有任何回復。

以上“千億礦權”、“千人訴訟”兩案揭示,中國“依法治國”光華檯面的背後,遍地污垢,一地雞毛。甚至黑幕重重,暗無天日。當今的中國,一面不斷把維權律師送進監獄;一面又不停咀嚼“依法治國”“升級版”的口香糖。“中國夢”法制大宣傳,猶如赫胥黎的小說《美麗新世界》,福特紀元的統治者發明了一種“睡夢教育”一樣,正成為當今中國的催眠術。以上“兩千案”的啟示就是,醒醒吧!“依法治國”——別再做如此荒唐的“中國夢”了!

(崔永元1月16日在微博上曬出了關於陝西千億礦權案的副捲圖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