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天津事變 救人一命 勝造七級浮屠

1931年“天津事變”,外祖父攜全家赴天津上任。

20世紀最初的30年,是中國近代史上最動蕩,最錯綜複雜,也是最危機四伏的年代,從辛亥革命到袁世凱稱帝,從軍閥割據到北伐大革命,從四一二政變到九一八到一二八,各種力量都在互相傾軋和鬥爭中拉開了歷史的沉重帷幕,這30年的中國社會鬥爭之複雜,參與力量之多,局面之混亂,都是空前的。

當時的天津市首當其衝。日本把天津認定為侵略中國的首選目標。而1930年,張學良出任陸海空副總司令,在北平設立副總司令行營,通過青島市長鬍若愚電報召我的外祖父周龍光去北平任北平市府參事,與1931年春到北平任職。不久爆發了“九一八”事變,緊接着日本帝國主義繼續向關內侵略。在這階段,外祖父始終在平津兩地,並且1931年到1933年春為止擔任短時間的天津市長。經常和日本人打交道。經歷許多事情。

“九一八”事變後,日本人得寸進尺,節節進逼,平津情形日趨緊張。1931年11月8日,僅僅在“九一八”事變後兩個月,日本就在天津製造了“天津事變”,天津人稱之為“便衣隊暴亂”。這次暴亂是由戰後被國際法庭定為甲級戰犯的土肥原賢二勾結漢奸張壁在日本關東軍的指使下一手策劃並實施的。這場暴亂先後與“九一八”事變一樣,都是1927年6月日本首相田中義一在東京“東方會議”上制訂的“大陸政策”的具體實施,當年日本正是遵循這一政策和方針,有計劃、有目的地開始了對中國的侵略戰爭。

“便衣隊”暴徒都是由在津日本浪人及其爪牙招募而來的土匪漢奸、地痞流氓、賭徒煙鬼、散兵游勇等無恥之徒,共兩千餘人。他們在幕後日軍的指揮下,全副武裝從日租界沖向位於今河北區的省、市政府及公安局等要害機關。那時擔任天津市長和天津公安局長的是張學良的弟弟張學銘,才二十五六歲。他指揮天津保安隊對便衣隊的暴亂給予了堅決打擊和鎮壓。便衣隊雖有日軍槍炮,甚至裝甲車撐腰,但始終未能得逞,最終被保安隊鎮壓下去。在這場持續了近一個月的暴亂中,天津一萬多戶貧苦居民流離失所,許多家庭破產人亡。商店停業,工廠關閉,市民怨聲載道。

土肥原賢二策劃製造“天津事變”有三個預定陰謀:一是趁亂將蟄居在天津日租界(靜園)的清遜帝溥儀劫持到東北成立偽“滿洲國”,挾持溥儀當兒皇帝;二是製造事端,牽制國內國際視線,掩蓋其攻佔黑龍江的軍事行動;三是迫使中國守軍退出天津,使天津成為不設防城市。從“九一八”事變和天津事變乃至後來的“七七”事變等實例中不難看出,不遺餘力地策劃陰謀,製造事端,進而挑起軍事衝突,是日本軍國主義者為實現其侵略野心所使用的一貫伎倆。

時任海陸空副總司令的張學良同時遭遇各種事端,分身乏術,天津事件如果處理不好,釀成大禍,戰火直接會延燒到大東北。於是決定請外交部來天津幫助處理天津事變。

1931年,11月某日,張學良的秘書長王樹翰通知時任外交部亞州司司長,北平市府參議的外租父周龍光:“天津有事,副總司令要見你。”外祖父即去北京順承王府去面見張學良,張學良對外祖父說:“庭五(河北省主席王樹常字)事忙,老二(張學良的弟弟張學銘,)年青,你到天津去幫忙吧!”其時,天津市正被日本人攪得民不聊生。

張學銘督率保安隊把便衣隊打垮後,日軍很快就圖謀報復,雙方衝突一觸即發。“天津事變”發端時,漢奸張壁就與土肥原賢二配合受日本人唆使,組織“便衣隊”製造暴亂,雖然被打垮了,他們繼續製造事端,擴大事態。

當時,天津事變中,不僅有保安部隊,日本軍,還有底層社會的青幫,日本人中的浪人,走私的,中共地下黨。社會市民中自發的抗日俠士——大陸大型電視劇《玉碎》的時代背景就是當年的“天津事變”。不過該劇是以底層社會的一個家庭在天津事變中與日本人產生衝突,最後家破人亡的故事。劇中有獨行俠刺客。(原型很可能是我要在此文中提到的抗日英雄)

外祖父到天津後被接送到特別二區張學銘家居住。張學銘時年才二十五,六歲。為人渾厚樸實,張壁創亂,他居然能督率保安隊一夜之間將便衣隊打垮。未釀成巨變,令外祖父內心頗為驚異。

張學銘也去過日本留學,對外祖父常以前輩尊稱。二人相處,極為融洽。毫無要被分權或去權位的不平,不服。

外祖父於是詢問詳情,騷亂前後經過。

張說,對付這種局面,已經商妥解決方法。雙方各派人員到現場查看是否匪徒藏匿在三百米的地帶內放槍。弄清真相可無糾紛。

其時,天津被日本人鬧得亂糟糟的。我方戒嚴令尚未解除,所謂有事,就是靠近日租界三百米的中國地界上的真空地帶發生了糾紛。因“便衣隊”變亂後,天津市政府恐其再來,自然戒備森嚴,居民惶惶畏懼,整個天津市籠罩在不安的氣氛之中。每到夜晚,時有槍聲在真空地帶邊緣發生。中日雙方互相詰責,互相開槍,同時炮聲隆隆,使人更生恐懼。

外祖父是辦外交的,曾任外交部亞洲司司長,以主管職務身份參與舉世震驚的“中東事變”(中俄);“五三(濟南)慘案”(中日)“南京事件”(中美)等外交談判。他兩度去日本留學,也是早期安徽留日學生於1905年,最早由孫中山先生主盟的“同盟會”會員,被稱為“日本通”。那時,日本的國力正在上升,民國建立不久,內外交困,國力薄弱,蔣介石比較注重外交談判解決軍事衝突。

張學良在天津事變越演越烈時,請外祖父來天津幫忙,也是擔心其弟太年青,一人應付不了複雜尖銳的天津事件。果然,外祖父去了天津,施展他的斡旋,談判等擅長,多次與日本總領事桑島交涉,並且親自冒險去不斷產生糾紛的真空地帶調查,差點被流彈擊中,使燙手山芋“天津事變”漸漸降溫到平息。

天津事件告一段落,外祖父因任務已經順利完成,即束裝回平,在天津車站候車時,市府秘書寧向南趕來向外祖父說,當晚省府公宴特奉命邀請他參加。以表省府對他的慰勞之情。他遵命折回省府赴宴。席間,北平方面遂來命令,將外祖父正式調任天津。在這華北重鎮,全面抗日即將爆發之時,當個守門人。

籍着平息“天津事件”,張學良即要外祖父正式接任天津市長,同時還委任王一民接任張學銘的公安局長。外祖父並不想在多事之秋,政治局面異常複雜的天津擔任市長,王一民也不想當外祖父的下屬。兩人一同去北平面見張學良請辭。張知道天津市長不好當,就當面對王一民講:“他(周龍光)是我找來的,我是為國家(讓出我家老二天津市長和公安局長的位置),你回去聽他(周龍光)。”外祖父與王一民無話可講,就折回天津上任了。

外祖父在任天津市長期間,經歷不少事情,比如剛上任,南京方面得到情報,日本人挾持溥儀去東北旅順建立偽滿政府——他被急令去截堵,追捕。結果他率隨眾追到山海關,由於情報不及時,功虧一簣,沒追上。不久川島芳子秘密策劃的從天津偷渡溥儀的皇后婉容去東北;日本租界的日本兵與天津保安隊的衝突;平息比利時商人引起的中比外交糾紛;解決勸慰執意要北上東北戰場的中學生抗日團……

在這裡講一件外祖父通過外交手腕拯救了一位愛國青年的生命的善事。某日。日本憲兵隊在天津飯店逮捕了一名圖謀暗殺日軍司令官香椎浩平及日本總領桑島未遂事件的中國青年。

該青年被捕後在押解過程中,毫無畏懼,沿街高呼“打到日本帝國主義”“日本侵略軍滾出中國”“日本鬼子滾出東三省”。震動沿途觀看的天津市民,激發市民們的愛國熱情。外祖父得知此事不久,日方即派員來,就這位青年的“猖狂表現”提出抗議。並說:“日本軍方審訊,該青年所屬一個暗殺集團,這個暗殺集團規模很大,不僅要在天津暗殺軍部司令官香椎浩平及總領事桑島,並且還策划去日本暗殺日本首相,其集團中有貴國李宗仁”等等。又說:“現已被我方逮捕。已查明該青年曾先去領事館圖刺,幸我總領事尚未到館辦公,旋又去日軍司令官邸,而司令已經離家去了司令部,故也未得逞,根據軍事會議決定,該兇手格殺勿論!”

日本憲兵隊臭名昭著。憲兵隊內設特高科和經濟班。特高科專門對付中國的各種抗日活動份子。憲兵隊的審訊方法非常毒辣,經常使用各種慘絕人寰的暴虐刑具,裏面還設有多處牢房、乃至水牢;同時雇有多名狐假虎威的翻譯。只要進入憲兵隊,很難生還。

外祖父聽着日方來人的彙報,內心起意:這位青年是抗日國寶,這麼勇敢,豈可容讓他束手待擒?落到憲兵隊手上還得了?那是扒皮抽筋啊!

聽完日方彙報,外祖父當即答以:“兇手系中國人,應引渡給我方,且據你們所說,內中含有嚴重複雜的政治問題,我為天津市長,必須詳知內容,應讓我親自審訊一次。以明真相。”日方回答可以讓我方審訊,但必須執行日方意見,予以槍決。外祖父表示無論如何,先交我方再說。該青年從日方引渡過來以後,外祖父立即派一市府秘書與公安局長王一民會同審訊。按該青年供稱,他姓周,名字已記不清,只記得中間有一個“桂”字,四川人。其父在上海開客棧,本人為錦州方面的抗日義勇軍,該軍後來解散了。他與數名戰友組織了暗殺團,以暗殺手段來進行抗日救國行動。不意內部不團結,因為一些經濟問題發生內訌。有人叛變,將這個暗殺團的計劃密告日本憲兵隊。他因此被捕。壯志未酬,隨即面對死刑,他不由大哭不止。外祖父聽完審訊報告,對這位抗日青年極表同情。決定設法拯救他。遂令手下將此案擱置下來。日方屢次來催問,要求執行日方的死刑的要求,但是天津政府方面千方百計拖延不將周姓青年交出。

外祖父一方面命下屬拖延,一方面想方設法,找機會。有日他在天津飯店設酒宴,約請憲兵隊長菊池大佐赴宴。酒席間,好酒好菜招待。不住勸酒。日本憲兵隊長也開懷暢飲。直到喝到酩酊大醉。醉眼迷糊。口齒不清。外祖父看時機到了。開始就引渡之案說辭:“中國有句俗語,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何不在中國做點好事呢?”

該隊長醉熏熏地說:“很對很對。”外祖父進一步說:“從你引渡的中國青年,我已審訊清楚,這中間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政治陰謀,他僅僅是個愛國青年,因祖國受到侵略,激於義憤,企圖報復,也是情有可原,這種無足輕重的青年,如果槍斃掉,於中日邦交和好無補。反而更會引起全國青年的同情,中國青年可招惹不起啊,他們若因此大鬧起來,對於日本是大不利的,到時,你吃力不討好。我不想把他交還給你們了,你能否救救這條無辜的性命?”

外祖父繼續以利弊進退來勸說他,日本憲兵隊長聞言有允意。他的酒意醒了點,改口說,此案他也做不了主,中方目前決不能放人。後來,兩難之間,他透露:最近日軍司令官將有更替,香凖要回日本,多田駿將來天津接任,看你能不能在新舊交替之際,再行定奪。屆時如有機會,自然是好。外祖父聞言大喜:這可說是天賜良機。翌日遂令屬下將周姓青年扣押在公安局,隨後派法文秘書沈迪家持函將周姓青年轉送北平軍分會軍法處,並面見該處顏處長。詳告一切,請其督管,待日軍司令官新舊交替時,乘機即行釋放。以後果然如願以償,周姓愛國青年,得被挽救。

這位刺客是民間抗日的先行者。

抗戰全面爆發之前,已經有許多地區的學生,市民自發建立了許多抗日組織。到抗戰全面爆發時,更是全民皆兵。由平津地區愛國學生秘密組織許多的抗日鋤奸組織,在北平和天津多次展開以刺殺、爆炸為主要手段的抗日鋤奸行動。“抗團”主要成員多是平津地區著名中學如天津中日中學、南開中學、大同中學、北平貝滿女中、育英中學等校的高中生,其中不乏高官貴戚、富商名人之後:如偽滿總理鄭孝胥的孫子和孫女鄭統萬、鄭崑崙,天津達仁堂的大小姐樂倩文,孫連仲將軍的兒子孫湘德、女兒孫惠書,馮治安將軍的侄女馮健美,偽華北政務委員會委員、治安總署督辦兼偽華北綏靖軍總司令齊夑元的外甥馮運修等。

日本憲兵隊為此也疲於應付。

1934年7月日本再次策劃陰謀,向國民政府提出“日本在華北擁有特殊地位”的要求,策動“華北自治”。1935年5月29日駐津日軍以中國政府支持抗日義勇軍為由到河北省公署和北洋大學示威;6月1日河北省政府被迫從天津遷往保定;

張學良因為被蔣介石解除副司令之位,拂袖去海外休養,外祖父趁此機會辭去天津市長之職,也避開了1937年天津淪陷之殤。

12月9日北平學生爆發了聲勢浩大的愛國學生運動,高呼“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反對華北自治”等口號,走上街頭舉行抗議示威遊行。北平愛國學生的行動立即得到天津愛國學生的響應,天津也爆發了大規模的愛國學生運動。“一二九”學生運動很快在全國開展起來,反對日本侵略的怒火在中國大地上熊熊燃燒。

想必那位被外祖父營救了的周姓刺客,在日後的抗日戰爭全面爆發時,大展拳腳,不用說,他仍然是將生死置外的。願上帝保佑他。

2015-9-9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縱覽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