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獅子屬於「外來物」 那春節舞獅是怎麼來的?

年夜飯、放鞭炮、舞獅子,每年新春都少不了這些熱熱鬧鬧的喜慶事。年夜飯的習俗想必隨着曆法的出現就形成了;點燃竹節發出噼啪聲來驅邪的傳統自先秦就有,用火藥製作爆竹的歷史也近千年;至於舞獅子——咦?從古至今中國都沒有獅子,為什麼我們的祖先會創造舞獅文化呢?

獅子:兩千年前的貢品

舞獅,自然是人去模擬獅子外表、神態、姿勢的舞蹈。古人必定見過獅子,通過仔細觀察獅子的習性,再由藝人推演出舞獅藝術。可如果我們去問中國大地有沒有過獅子,想必答案會是十分確鑿的否定。只有當我們去問動物學家,他會鋪開地圖,然後大手一揮說:“非洲歐洲西亞中亞都有過獅子。”看來,中國的獅子最有可能來自古代的西亞或中亞地區。

誠然,幾千年前全世界的地貌結構和生態環境與今天可能截然不同。從前的非洲、歐洲和中亞西亞都有大片平原,就像今天的東非平原一樣,有很多草原動物居住。漢書《西域傳》記載“烏弋地暑熱莽平……有獅子(烏弋這裡很熱,地勢平緩,高草叢生……獅子在這裡生活)”,說明獅子曾生活在西域,最早通過西域諸國進貢而來,在西漢時就已經踏上中華大地。同一時代,佛教從印度傳入中國,帶來了日後的佛獅文化。

在之後的一千多年裡,獅子作為貢品一直被呈獻給皇帝。少數見過獅子真身的宮廷藝人憑着一點點對獅子的了解和大量中華文化的附會,製造出獅子石雕、獅頭服飾,甚至獅子的神話。獅子文化在幾百年間逐漸積累,至唐朝時期達到鼎盛,其中就包括舞獅藝術。舞獅的傳統從真獅來到中原後不久就出現了,至今風靡近兩千年。要知道,作為最早發明火藥的國家,利用火藥做成的鞭炮也是在宋代才出現,相比舞獅可能晚了幾百年。

征服東方:以獅之名

無論是曾經存在過的歐洲獅、亞洲獅,還是現在的非洲獅,它們的秉性一如既往的暴躁、殘忍。西亞人和歐洲人十分崇尚獅子的這種血腥氣質,因此經常借用獅子來標榜強勢的人,例如波斯人在代表自己的旗幟上畫上獅子,英格蘭的理查一世以“獅心王”稱號而聞名(Richardthe Lionheart)。

來到中國後,獅子的氣焰也壓制着其他動物,比如老虎。除了極少特殊場合,世界上絕大多數獅子和老虎是永無相見可能的,但是人類總想讓獅子和老虎來一場“關公戰秦瓊”。古羅馬就曾搜羅來老虎獅子讓其同場競技,據說獅子要更勝一籌。漢代辭書《爾雅》記載“狻猊,食虎豹”,就是說獅子能夠殺死虎豹為食。南北朝時期的歷史筆記《洛陽伽藍記》還描述過一次獅虎豹相見的場景:虎豹見到獅子,緊閉雙眼,連頭都不敢抬。獅子的強勢,很大程度上讓皇帝感受到了強權的滿足感,讓他覺得西方猛獸也須臣服於自己。

當然,也有帝王不喜獅子的殘暴,北魏孝明帝就嫌獅子太兇殘,而且獅子住在中原也不得自在,於是這位皇帝在獅子到來6年後將其遣回,這隻獅子正歡天喜地地坐在回家的車上,沒想到押運者不耐長途之煩,一怒之下竟將獅子殺掉了。

獅文化在民間的演繹也藉助了老虎的一點幫助。其實獅子老虎都是一樣兇猛的動物,但老虎可是切切實實稱霸野外,威脅人民安定生活的,而皇宮裡的獅子再威武它也不能傷人體膚。而且當時民間也極少有人親眼見到過真獅子,口口相傳的誤導讓獅子逐漸脫離了“動物兇猛”的境地,進一步成為中華文明中老百姓臆想里權威、莊嚴、正義、祥和的代表。自安史之亂後,唐朝盛世不再,中國與西域交流減少,崇獅色彩趨淡,獅子慢慢地像“王謝堂前燕”一樣走入尋常百姓家。獅子從深邃沉重的皇宮中走出來,繫上鈴鐺和絲帶,像一隻大貓一樣端坐在宅門口,象徵著求吉避禍、家和歲昌。

北京故宮石獅子

長此以往,人們對獅子的態度從簡單的喜愛變成了崇拜,把想像中的祥瑞加之其身,幫助獅子最終成為中華瑞獸,躍舞在佳節吉時之際、雄踞於高閣貴府門前。從成語和俗語中我們也能發現,帶“獅”字的詞語多有美好、崇敬的含義,如“獅子搏兔”“人中獅子”等,可我們的本土動物老虎卻沒有此待遇,有“虎”字的成語反而不少都含貶義,如“為虎作倀”“為虎傅翼”等。就這樣,大家都害怕的猛虎成為眾矢之第,而誰都沒見過的獅子在中華文化里逐漸佔據了一方天地。

落地生根,萌在中國

中國皇帝喜獅嗜獅也是有目的,試想中華數千年的龍文化,遊走皇室的龍豈能入戶民宅?中國自古地大物博,但是以信仰龍圖騰為主,西域來的獅子正好能填補信仰單一導致的崇拜不足。獅子是皇家下放的吉物,賜予老百姓鎮宅、玩樂之功,既區分開帝王的尊貴,又顯出皇上與民同樂的景象。東漢時期,傳承已久的“龍生九子”一說基本定型,九子之一的“狻猊”原型其實就是獅子。石台上的狻猊安靜、溫順,既沒有真獅的狂野,又不敢覬覦龍的王位,這種特徵很快被民間認同,可憐的雄獅也就再無翻身之力。

儒家文化在漢代獨尊也引導獅文化變得乖巧祥和,簡直成為儒家思想的象徵。君不見門口那兩尊大石獅子,雄獅爪下玩弄着繡球,寓意聖德滾滾,雌獅撫弄幼獅,代表子孫延綿。佛教文化也在唐朝達到鼎盛,佛文化里有不少對獅子的描寫,可除了把它們描述得像溫柔的小貓一樣,就是表現群獅互敬互愛,莊重老成。民間藝術家大量借鑒佛、儒看待獅子的態度,因此同樣是在唐朝定型的舞獅藝術也就保留了中國獅子的威武、頑皮、乖巧、伶俐,而這已經和西方的“猛獅精神”相去甚遠。

說到這裡,我們已經明白了舶來品獅子在西方代表着權力和威嚴,但是中國絕不會出現“獅心國王”,中國獅其實和西方獅並無關聯,中國獅子是中國原創的文化標誌,是中國人渴望平和、追求吉祥的美好憧憬。所以看似入侵了中華文化的西方獅子實際上早就被中華文化融合、改造,並注入了全新的文化內涵。

今天的中華獅魂早已超越了東西方文化的隔閡,成為“中國創造”的文化精品。無論是美國唐人街前的大石獅子,還是全球躍動的舞獅隊,誰看見了都會意識到:這是中國的文化。對於西方獅子東方創造,我們不必再去糾結於文化征服者與被征服者的關係,我們只需要牢記,獅文化,是西方具象與東方精神的歸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網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