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委內瑞拉政治危機 中俄等千億債務打水漂?

圖為2月2日,成千上萬名委內瑞拉人走上街頭,要求現任總統馬杜羅下台,以及聆聽反對派領導人、臨時總體瓜伊多演講。

美國財經電視台CNBC周四(2月7日)報導說,在美國和其它國家承認反對派領導人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o)為該國合法總統、取代獨裁者尼古拉斯·馬杜羅(Nicolas Maduro)後,中國(中共)和俄羅斯可能需要更長時間才能收回他們的債務,甚至有些貸款可能會打水漂、根本得不到任何回報。

但也有觀點認為,如果中、俄選擇正確的一方,隨着委內瑞拉國內石油生產的恢復、經濟重建以及腐敗活動減少,中、俄或許日後能收到比馬杜羅政府更多的還款額。

根據美國中央情報局網站的資料,委內瑞拉現在欠下約1000億美元的外債,主要債主是中國(中共)和俄羅斯。還有一些報導認為,委內瑞拉的外債規模實際高於這個數字。

委內瑞拉與中國(中共)以及俄羅斯的“石油換貸”協定,讓中、俄獲得相對便宜的石油,且在美國的後院立足,條件是他們向委內瑞拉提供了急需的現金流。

不過,近年來委內瑞拉的石油產量已大幅下降,是1998年前總統烏戈·查韋斯(Hugo Chavez)當選時的三分之一,考慮到石油收入約佔委國硬通貨收入的98%,這意味着委內瑞拉的償債能力令人擔憂。

委內瑞拉拖欠北京200億美元的債務,同時也拖欠俄羅斯國家石油公司23億美元(不包括利息)。然而,現實問題是,如果馬杜羅被拋棄、瓜伊多取代他之後,這些債務是否有效。

中共擔憂新政府會拒兌過去的債務

到目前為止,中共仍公開支持馬杜羅。

“它們擔心反對派掌權後、不一定想要履行(過去的)合同,或者從中找漏洞。”投資銀行加拉加斯資本市場(Caracas Capital Markets)的執行合伙人拉斯·達倫(Russ Dallen)表示。

不過,達倫指出,北京對馬杜羅的支持可能不會持久。“中方(中共)不知道該怎麼辦。它們沒有得到馬杜羅的回報,然後情況還在不斷惡化。”他說。

中共商務部兩周前(1月26日)發佈的《對外投資合作國別(地區)指南-委內瑞拉(2018年版)》中說:“有一種市場擔憂認為,如果反對黨未來執政,委內瑞拉新政府可能會以‘維護國家利益’為由與中方重新談判合同條款,甚至乾脆拒絕償還剩下的欠款。”

不過,有專家分析說,中共出於意識形態、表面上撐馬杜羅政權,背地裡已盤算成本與收益。支持馬杜羅的代價是經濟上繼續虧本;而比虧本更害怕的是可能捲入代理人之爭,在國內外麻煩纏身的情況下、中共不願也不敢硬挺馬杜羅。

達倫表示,因中共面臨對美的複雜高風險貿易戰,避免與美國對抗的願望也可能促使中共考慮改變對委內瑞拉的策略,從支持馬杜羅轉到瓜伊多。

瓜伊多已對中方拋經濟橄欖枝

此外,委內瑞拉反對派領導人瓜伊多已就債務問題,向中方拋橄欖枝。

瓜伊多表示,委內瑞拉將在合法的基礎上與中方重新談判過去的投資協議,他亦強調,只有國民議會批准的投資協議才合法。

“如果以前的協議是通過國民議會的正當批准程序後簽署,那麼我們將接受和兌現這些協議。”他在書面回應彭博社的採訪中寫道。

瓜伊多也表示,希望“在最短時間內與中共官員會面,重啟委中關係”。

中國是委內瑞拉最大的石油市場,中共也是委內瑞拉發展經濟的合作夥伴。但不是每個人都認為中共在委內瑞拉的投資行為是良性的。委內瑞拉著名經濟學家、瓜伊多的經濟顧問里卡多·豪斯曼(Ricardo Hausmann)就曾指出,中共國家開發銀行在委內瑞拉的投資行為是一種“恥辱”。

中共對委內瑞拉的貸款大部分都是通過中共官方銀行——中國國家開發銀行發放。

瓜伊多如何看待中共支持馬杜羅

瓜伊多對中共支持馬杜羅政權是如何回應的呢?他回答說,重要的是,作為委內瑞拉經濟社會惡化過程的主要見證者,中方應站在正確的一邊、承擔應有的責任。

而對最早表態承認瓜伊多,並承諾給委內瑞拉提供人道主義援助的美國,瓜伊多明確表示:“美國不僅是我們的商業盟友,也是我們爭取自由的鬥爭中的重要盟友”

“委、美雙邊關係是建立在相互尊重的基礎上的,我們與美國的關係是具有歷史性的。”他說。

如果瓜伊多最終未能取得對政府的控制權,那麼馬杜羅政府可能不會對中、俄宣布違約,但可以肯定一點,中、俄沒有一個能立即獲得報酬。

但如果瓜伊多最終取得對委內瑞拉的最高權利,可以肯定中、俄需要更長時間才能收回債務,甚至有些貸款可能會打水漂、根本得不到任何回報。

但長期看,隨着委內瑞拉國內石油生產的恢復、國內經濟重建以及腐敗活動的減少,中、俄或許實際會收到比馬杜羅政府更多的還款額。

“委內瑞拉擁有的是流動性危機,不是償付能力危機。每個人都應該非常肯定他們會得到回報。”達倫說。

中俄為何擔憂瓜伊多上台

“我想,中、俄不喜歡委內瑞拉的政權更迭,他們也不喜歡美國承認的某位總統。”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RBC Capital Markets)全球商品策略主管海利馬·克羅夫特(Helima Croft)表示。

他說,因為如果美國對它們當中任何一個國家嘗試這樣做,或在它們視為衛星國家的地區這樣做,中俄都會被嚇壞。

委內瑞拉陷入最高層權力拉鋸,已經意味着其最大的兩個外國盟友中俄將陷入困境。

這個社會主義石油國是地球上已探明的最大石油儲備所在地,但腐敗已經破壞了其經濟基礎。而北京和莫斯科過去多次對委內瑞拉提供經濟貸款、並幫助委國獨裁政權避免崩潰,僅中共對委內瑞拉的貸款在過去十多年中已高達500億美元,也有獨立研究估計貸款額度已超過六百多億美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林燕編譯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