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時事大家談: 特朗普國情咨文 提點中國哪些事?幾個意思?

特朗普總統星期二發表任內第二次國情咨文演說,其中幾次提及中國。在貿易方面他指出,“美中要達成新貿易協議,必須包括中國真正的、結構性的改革”;在軍事上,特朗普總統稱,“美國別無選擇退出中導條約,希望未來將中國和其他國家納入新協議”;在外交方面,特朗普總統提到兩個與中國有密切聯繫的國家,朝鮮和委內瑞拉。他談到委內瑞拉社會主義政策的失敗,誓言美國會堅持自由,永遠不會成為社會主義國家,並宣布這個月底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二次會談。中國對此有什麼樣的反應?如何解讀特朗普的最新發言?在特朗普的“大膽新外交政策”下,美中關係將如何翻轉?

嘉賓:美國綺色佳大學文理學院院長王維正;獨立時評人,自媒體《小民之心》主持人小民

小民:特朗普講話表明結構性改革也是美國不可退讓的底線

自媒體“小民之心”主持人、獨立評論人小民表示,結構性改革一直都是中共不可退讓的底線,而特朗普的這次講話就是告訴各界,中國的結構性改革極為重要,這也是美國不可退讓的底線。目前中美貿易不平衡只是表象,根本問題在於中國對世貿規則的不尊重,對知識產權的不尊重,和它對國企的特殊政策。這些問題不解決,中美間不可能實現真正的貿易平衡。特朗普這次重申結構性改革問題,一是向各方澄清美國政府的立場;二是為打消中共在這個問題上的幻想。儘管特朗普政府正面臨巨大壓力,但他們不會為達成協議而達成協議。

小民:西方國家的社會主義與共產黨獨裁的社會主義有本質區別

小民認為,目前部分美國人嚮往的社會主義不是中共極權下的這種社會主義,而是北歐或西歐部分國家實施的社會主義。歐洲各國都出現過或仍存在大型的社會主義色彩的政黨,但美國從沒有過。這與美國獨特的歷史有關,傳統上,美國是個移民國家,強調自我奮鬥,個人主義盛行,這實際上成了對社會主義的一個“抗體”。美國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可以遏制中共擴張的國際力量,美國的選擇不僅關係到美國人民,也關係到世界人民,特別是中國人民。這或許是中國民眾關注美國的重要原因之一。當然,縱使美國實施一些社會主義的政策,在美國現有的憲法框架下,肯定不會出現一黨專政,也不可能出現對私人財產的公然剝奪。就這點來說,西方國家的社會主義概念與奉行無產階級專政、共產黨獨裁的社會主義有本質區別。從福利制度的角度考慮,美國比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更像社會主義。

小民:中國空軍實力遠不如美國,高度依賴中程導彈

小民表示,《中導條約》最初簽訂時,中國的導彈問題還無足輕重,所以當時美俄達成協議就能為世界和平帶來很多希望。但今天情況已發生根本性變化,中共已成為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脅,而《中導條約》對中國沒有任何約束,只束縛了美國自己的手腳,這當然對美國極為不利。每次中共閱兵,最引人注目的武器就是所謂的“打航母的殺手鐧”——中程導彈。所以中共當然不希望有新的中導條約。中共目前在空軍作戰實力上還與美國有很大差距,所以它很依賴自己的中程導彈。這種情況下,它絕不會希望自己在這方面受到限制,所以,《中導條約》重新簽訂的可能性幾乎沒有。

王維正:官員們先談好了,雙方元首才會見面

美國琦色佳大學文理學院院長王維正認為,目前中美貿易談判真正開始進入最困難階段。特朗普表示貿易談判最後要雙方元首說了算,這一點上他的個性倒是和習近平很像。但我們要考慮他們為何要見?如果下面的官員都談好了,那最後元首去相機面前收割成果挺好的。但若下面的官員都還沒談好,然後希望雙方元首能把杯言歡,那不太可能。所以我認為更有可能的是雙方在3月1號前達成一些協議,如果雙方氣氛好的話,再延遲一段時間也不是沒可能,因為跟中國的談判是特朗普與所有國家談判中最困難的一個談判。

王維正:兩種制度的對抗是將來人類文明發展的軌跡

王維正表示,社會主義是人類近代意識形態中有最多不同定義的名詞。中國現在實行的被叫作社會主義,瑞典、挪威這些國家實行的也叫社會主義,但它們是“民主社會主義”。一般美國人印象中的社會主義是指政府介入很多經濟、個人事務,所以很多人對社會主義有比較負面的印象。這次特朗普說“美國永遠不可能成為社會主義國家”有兩個用意。第一是針對委內瑞拉,然後指桑罵槐指責中共。第二是針對民主黨人。近年來美國出現若干政策上有社會主義傾向的民主黨人,比如他們提倡免費教育、全民健保等等,這些很吸引人。特朗普這次是向這些有社會主義傾向的美國政客表明要劃清界限。因為共和黨向來提倡“小政府”和減稅。目前中美最大的矛盾是權力、經濟和意識形態的對抗,但當中最重要的是制度的不同。這兩種制度的對抗是將來人類文明發展的軌跡。

王維正:與中國進行意識形態對抗,特朗普需借鑒冷戰成功經驗

王維正表示,特朗普只說美國自己不會成為像委內瑞拉那樣的國家還不夠,還得回到道德制高點上來說明為何我們的制度是最好的,然後全世界的人如果願意,他們也可以享有更多自由。去年10月彭斯副總統在哈德遜研究所的講話更有可能達到當年裡根總統喊話蘇聯戈爾巴喬夫的效果。美國和很多西方國家現在開始慢慢覺醒,中國強大後會向西方輸出自己的意識形態和價值觀,它會利用西方是開放社會的特點施展自己的硬實力。既然很多人用“冷戰”形容現在的中美關係,那麼當年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之所以最後贏得冷戰,主要就是因為外交結盟、軍事部署、經濟合作和意識形態上的決不妥協。希望特朗普總統能在這些方面逐漸形成一個完整的構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