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伍凡:中美關係演變 中共「做好最壞準備」就是準備逃跑

華為有18萬員工在全世界,他成立了300多個共產黨的黨支部,有超過1萬人以上的中共學員,幾乎差不多是20比1,每十八個人中間有一個黨員,那麼你這個公司完全是一個中共控制的,不是一個純粹的民營企業。所以有的人講,華為是中共政府的一部分,是中國共產黨的一個分支機構。它所經營的業務就是通訊,那麼它要達到的目的要控制全中國的通訊,要控制全世界的通訊。無論是哪個國家,你真的去了解華為它的本身,它的背景,會汗毛凜凜。

2017年12月18號,美國白宮發表了《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在這個戰略報告裡邊,美國把中國和俄國定為它的戰略對手,實際上講就是戰略敵人。從那以後,中國和美國的關係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儘管從2014年以後,美國政府、美國朝野各個方面都逐漸認識到中共專制獨裁的本質以及欺騙美國,逐漸的認識到了,現在就開始對中國的關係發生了重大的變化。

從美國的戰略報告發表以後,一年多來,全球也發生了很多的變化,尤其是中共本身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怎麼說呢?從今年的1月21號到24號,習近平召開了中共高級幹部防止演變防止危險的講習會,舉行了4天。這個會上,習近平做了講話。他特別提到,中共政權面臨著七大風險:政治風險、意識形態風險、經濟風險、社會風險、技術風險、外部環境的風險以及黨內風險。這七大風險,圍繞着中共它怎麼去處理國內和國外的大事。

更絕的是王滬寧在4天會議最後總結時說:為“最壞的情況”做好準備。這就是意味着顏色革命興起,中共政權下台。

所謂做好準備那就是準備逃跑。

我今天着重談論中美之間的關係在中共的七大風險底下,它怎麼演變,怎麼樣處理。

從這七大風險中間,可以看到,其實對中共來講,對習近平來講,最大最危險的風險就是經濟風險。它的經濟持續下滑,政府稅收逐漸減少,入不敷出。為了增加稅收,就加大了對民營企業的稅和費的奪取,這樣民營企業被逼得不能開工,關門走人,失業工人急劇增加,這就變成了社會風險。由此引起了中共非常緊張的就如今年公安部部長自己講的,他們根據各種情況的分析,對情報的分析,經濟要面對顏色革命。這顏色革命來自於中國的社會,而不是來自外部。

在這種狀況下,美國看準了中共這種狀態,所以從去年的7月份就開始,對中共進行了貿易戰。

習近平會見奧委會主席

美國認為你過去的20多年來,賺了美國的上萬億的貿易外匯,一年的3000億,這20年來,逐漸加起來的幾萬億的貿易外匯,美國人說這樣是非常不公平、不合理。現在美國要討公平,公正的貿易,要遵守WTO的規則,所以就發動了貿易戰,加關稅。

中共一開始大言不慚的說,以牙還牙,抗戰到底,大打大贏,小打小贏。它認為它一定贏。但是不料,習近平講過以牙還牙以後不久,中共發現形勢不妙,因為出口減少,工廠成品出不去,中國的外匯收入減少,稅收的減少,引起了它的金融危機。金融危機包括無論是中央政府地方政府,那麼樣大的債務,你用什麼來填窟窿?沒有錢發地方政府的薪水,所以地方官員非常不滿。在這種狀況下,美國政府看到它的弱點,不斷的加稅加碼,所以中共只好低頭,好,我們來談判。

就在去年12月,中美副部級以上的雙方談判沒談攏。到了今年,就在1月21號決定,在今年的1月30號、31號,劉鶴副總理又到美國來談判。

在這中間,美國要求,你要第一減少貿易逆差,第二你不能盜竊我的智慧產權,不能強迫我的美國企業把智慧產權交給你,再一個不能強迫美國的企業跟你合併,你來控制美國公司。

這些要求,中共當局在七風險這個危機底下,尤其是經濟危機、金融危機的情況下,它一口答應了。

第一,它答應在6年之內讓中美之間的貿易逆差歸零。第二,承諾不盜竊、不強迫美國公司合併、轉移它的智慧產權。在這個時候,它又通過立法機構人大常委會制定《外商投資法》。現在正在制定,現在進行二審。

這個中間,按照美國的要求來講,基本上達到了要求。美國人還有個要求,你怎麼證明你所答應的話你以後能夠兌現?因為美國已經吃虧吃得太久了。中國從2001年加入WTO之後,按照WTO的規則,給你15年的優惠,以這個發展中國家的條件,享受很多優惠,但是在這個優惠底下,你要一步一步執行你的義務,要開放市場,不管實體經濟、金融、網絡、新聞、電訊統統都要開放。可是你沒有開放。中共政權一再去遊說,強迫外國承認你是一個自由經濟體,美國、西歐國家說NO,我們不承認你,並且一出問題就給你告到WTO去。

那麼WTO有沒有缺陷呢?他有缺陷。中共這樣的耍賴皮不執行它的計劃,沒有規範條文去制約它。所以美國說,你們這樣做,我要退出WTO。

所以在這種狀況下,中共認為它受了美國非常大的壓力,它也答應我一步步改,滿足你的要求。

現在我們可以看到,中共除了在法律上制定《外商投資法》,現在在二審,還並不完滿。美國政府已經在《美國之音》上登出它不同的看法,它的第19條,要求外商企業申成立中共黨支部,外國人不接受。另外,你這個法裏面沒有怎麼樣保證你去執行怎麼樣得到檢驗,你今天不執行怎麼樣受到懲罰,統統沒有。

所以這個法是比過去進步了一點,但是不完滿。能不能最後讓美國人接受,還是個問號。

我們要往前看了,中共一方面在制定法律,讓美國的要求能夠包含進去,另一方面它的實際行動上也開始有了。

今年的1月28號,中共央行出來發表了公告,讓美國非常一個有名的公司標普,標普是一個評定的信譽機構,全資進入到中國。並且還允許另外兩個有名的象類似的信用評定公司也到中國來,全資進行投資,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改變。因為你這個公司進來之後,它有權利去獲得你政府所有的企業、銀行各種各樣的債務,信用的流通等等它要拿到資料。然後它給你評級,這個評級分四種,第一個國家主權的信用評級,第二個地方政府的信用評級,第三債券股票信用評級,再一個項目評級。

這裡面最重要的就是國家主權評級。國家主權評級就會影響到人民幣的價值,你的信譽,當你一個機構被評定為A降到B的時候,那麼別人要給你投資或者給你借款,這筆費用也會增加的,人家不會給你投資了。所以這是非常重要的。

而關鍵的這個標普它可以獲得中國,我剛才講的上面4個方面的所有的資訊,如它來獨立做評定,你這個國家主權評級是多少,你的股票好不好,值不值得買,那可以做個評級來。

這就完完全全打破了中共怎麼樣欺騙全世界,我的GDP多高,我的人民幣信譽多好,我的債務,官方講的低,可是實際上它的債務非常高,可以通過標普這麼個機構之後,它可以非常清楚的,有事實有依據的拿出來一個評定,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就在前幾天,中共的工信部發出個通告,說英國的一個大的電訊公司BT全資的進入到中國。這又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消息。因為現在中國的電信公司三家,中國聯通,中國電信和中國移動,壟斷了全中國的通訊。一它們的速度慢,價格高,欺騙你打電話的人,收的費用非常高,沒有人去鑒定它,沒有人去監督它。現在好,引來一條大鯰魚,放在這個大水池裡面,來對付你們三條沙丁魚,你看看你們還要不要遵守市場規則?

這樣這個通訊公司一進入到中國以後,整個通訊系統它的營運的情況以及老百姓使用電話,選擇權增加了,我可以選擇去英國BT公司,我不願意到中國聯通。這個BT它獲得了兩個照牌,一個VPN,這個VPN照牌,就是我可以運行電話,網絡電話,流動電話。第二個,另外一個照牌,它是可以運行進入網絡的這個第一個階段的運行操作的一個照牌。這兩個照牌拿來之後,你中國所有的網絡系統象騰訊啊,百度啊,這些公司,想要控制網絡的速度網絡的准入,哪個人可以進來,哪個人不可以進來,統統打破了。

所以這兩點是中共在七風險的底下,為了要改變現在的經濟狀況,希望美國儘快的結束這場貿易戰爭,降低關稅或者取消關稅,在這種前提下,做了第一步。我想有了第一步,下面一步一步會來。

那麼既然象英國電訊公司進來,美國的AT&T不可以進去了?同樣道理啊。只要這個市場夠大,有運行的空間,又有利潤可占,我們大家來競爭吧。遵守法律,遵守市場規則,我們來公平競爭,這樣的話,中國的經濟運行的模式以及經濟的規則和制度逐漸就會鬆動而變化。這就是美國人希望的。而中共的改革派們也希望能夠進一步改革,因為舊的改革已經死掉了。如果你不把外面的力量加進來,外頭資本引進來,外頭的先進的操作方式模式帶進來,中國改革是推不動的。

所以這一場中美的貿易戰,得到那麼一個結果,就是中共在七風險的壓力底下,它不得不做初步的開放,這個初步的開放,最後會不會引向老百姓要求政治改革開放呢?那是第二步。先把政治放在一邊,我把經濟引進來,資本引進來,就好象40年前,毛澤東垮台以後,鄧小平把門打開,外國資本進來,外國生產線進來,改變了中國。現在走上第二步,能不能走成功,現在正在演變中,我們拭目以待。

這樣做下去,對中國對中國的老百姓,對整個全世界是有好處的。中共它是在這個為了求生存,為了要活下去,不得不開點門緩解現在的貿易戰,希望貿易戰儘快結束,能夠生意再做起來,再能賺錢,才能維持它政權,這是它的目的。這是第一點。

現在中美關係現在還有個重大的第二點,就是華為。華為現在是講起來,現在雙方都講,這和貿易戰沒關係,分開來處理。實際上不完全是。因為美國在出牌,美國出的第一牌,就是貿易戰,我還在貿易戰再補充一點,貿易戰現在還沒有完全結束,川普(特朗普)講到2月底還要跟習近平見面,趁着金正恩到越南談判的時候,川普要跟習近平見面。所以人們就會想到,這貿易戰的結束,最後的發展,會不會和朝鮮核武,美國和朝鮮之間談判,中國起什麼作用。因為美國一直希望習近平對金正恩施加壓力,讓他儘快的放棄核武器,金正恩已經4次跑去見習近平了。這是他老大哥。所以川普還是要藉助於習近平這個手,把朝鮮的核武器拿下來,如果真的拿下來了,我想貿易戰很快可以結束了。如果不能拿下來,這個貿易戰恐怕還不見得很快結束。儘管你中國已經答應了,按照你美國的要求,我統統答應了,在最後簽字可以了,但是川普認為我還要跟你施加壓力,要解決另外一個問題,這是我談貿易戰。

下面我談華為。華為現在是美國出的第二張牌,對在中國七風險底下不是有一個技術風險嗎?這是裡邊的技術風險,這個風險是對兩邊都有,在全世界都有。怎麼講呢?華為已經受到了美國四大部門的起訴,在1月28號,起訴它23個罪行。這邊有司法部、商務部、國土安全部以及聯邦調查局,四個大頭出來開一個記者招待會。在歷史上,這麼一個公司,用這四大部門來對付它,這恐怕是第一次。可見美國對這個華為問題非常非常重視,因為它牽涉到不僅僅是華為這個犯罪的事情,而牽涉到全世界的通訊部門的安全問題。

在23個罪行起訴華為總公司、華為美國分公司及華為公司的創始人任正非的女兒孟晚舟,這個事情恐怕有一場硬仗要打,第一牽涉到加拿大。加拿大要不要最終按照美國的要求把孟晚舟引渡到美國來。這幾個中間還有個過程,引渡到美國以後,這個仗怎麼打?打到什麼程度?要不要保留這個華為?還是華為象中興那樣的方式來處理?因為華為和中興還不完全一樣,它裡邊牽涉的問題比較大。

那麼我們看,華為本身是個什麼樣的公司?名義上講是民間公司,是任正非一個人帶頭找了一些哥們一起來創辦的。但是這個公司,人們有非常大的奇怪,你發展到了中國最大的民營公司,那你不上市。第二,你任正非如果真的象馬雲一樣,從頭開創帶了幾十個人一批人馬來創業,那你也帶着很大的股份啊。馬雲在阿里巴巴佔了13%的股份,是中國非常有錢的人。可是任正非在整個中國最大的民營公司,他的股份只有1.3%,非常不合理。那人們問,你那個錢從哪裡來?你的最原始資本從哪裡來,不是你本人的,是國家的,是軍隊的。因為你本人就是解放軍的一個通訊工程師,你從這裡邊把它創立起來了,所以你與中國的政府究竟是什麼個關係?

從另外的角度講,華為有18萬員工在全世界,他成立了300多個共產黨的黨支部,有超過1萬人以上的中共學員,幾乎差不多是20比1,每十八個人中間有一個黨員,那麼你這個公司完全是一個中共控制的,不是一個純粹的民營企業。所以有的人講,華為是中共政府的一部分,是中國共產黨的一個分支機構。它所經營的業務就是通訊,那麼它要達到的目的要控制全中國的通訊,要控制全世界的通訊。無論是哪個國家,你真的去了解華為它的本身,它的背景,會汗毛凜凜。究竟你是個什麼公司啊?你不是買一個雞蛋鴨蛋給我吃了沒事,你要給我送5G,這麼個設備來,我一用就用很多年,5G操縱控制了我這個地區我的國家所有通訊內部。美國的情報機構長期的調查研究華為,他們做出個結論:華為是一個間諜系統中間出來的一個公司。並且美國的參議院議員他斬釘截鐵的說,華為就是個間諜機構。

這問題就大了。為什麼說大呢?我們講下一步。

華為跟5G有關,5G是什麼?5G就是說全世界的手機移動通訊現在到了第5代了,第2代2G是芬蘭諾基亞發明的,第3代第4代是美國人操縱的。第4代要麼就是蘋果它單獨的一個系統,要不就是谷歌的一個系統。這兩個系統在美國人手上,硬件軟件都在美國人手上。現在華為2009年它進行了大量投資,開發5G,開發了10年了,它在翻了10年之後,中間它通過孟晚舟副董事長這個高官和全世界100多家的大學進行合作,一項一項進行研究,然後把研究出來的東西吸收過來,加入到華為所開發的5G,全世界有開發5G的有4家,華為,中興,芬蘭的諾基亞,還有瑞典的愛立信。而發展的程度發展的速度以及技術水平來講,華為最高。所以華為在最近這幾年向全世界推廣,它的5G的天線以及它的網站。它已經銷售出去25,000台的天線網站。它逐漸逐漸的向全世界擴散。美國就非常擔心,一旦以華為為中心的5G,並且它在2016年已獲得了它的技術標準,作為5G的標準。就是華為所開創的技術標準,成為5G的標準,向全世界執行,這樣的話,美國人非常擔心,因為5G它的作用非常非常廣泛非常重要。

我們舉個例子,它1秒鐘超過一個GB以上的速度,那麼過去我們要從在網絡上下載一部電影,3G的時候,要下一個鐘頭,4G恐怕也要15分鐘,現在這個5G要下載一個電影,2秒鐘,它的速度要超過4G的100倍。在這麼高的速度並且非常大的容量,它可以把無人駕駛、機械人、遠程的開刀手術、遠程的進行教育等等所有的系統,都可以容納在一起,並影響到整個這一代技術的各個層面,生產經濟各個活動,各個層面。

有人比喻現在5G它的作用,就類似於工業革命時代的電力,工業革命沒有電也不能生存,到了現代,今年開始,是5G的元年,全世界都鋪開了。那麼究竟是要誰的標準,用誰的設備,這是個大問號。

現在華為佔先鋒,諾基亞和愛立信在後頭。所以美國現在很擔心啊,如果按照華為公司的性質,我上面所講的,它和中共專制獨裁政府的關係,它在背後跟中共政府的貓膩,美國政府非常擔心,一旦華為的5G掌控了全世界百分之七八十的基站和發射面的時候,那麼這個國際形勢發生任何一個風吹草動,中共政權可以通過華為的5G這個系統,獲得各種各樣的資料,以及可以影響他們當地各種各樣的通訊系統,這是個非常非常重大的問題。

所以美國所採取的措施,第一控訴華為,即使控訴了,你還不能把它公司打死啊,第二步,華為它也向外擴張了,它就聯繫西方國家拒絕,我不買你的產品,我不讓你進到我的通訊系統,可是它有個特點,它有政府補貼,有軍方的支持,所以它的賣價同樣的5G,比其它的5G便宜20-30%,甚至到50,那就是非常大的吸引力了。

第二,它的技術已經超過諾基亞、愛立信的2年到5年,這個距離,那麼其它國家想,我究竟要誰的好?我要聽美國的,那麼我要等5年以後,等諾基亞起來,並且價格又高,我划不來。如果不聽它的,我進去了,以後我國家的安全怎麼辦?所以這個問題,現在焦灼之中,對這個問題怎麼解決?今年2月份,在西班牙要召開全球的移動系統供應商協會,討論這問題。這問題應該怎麼走?究竟要不要華為?你不要華為,我下步我從哪裡走?那麼移動你不能老停留在4G啊?你得往前走啊,一旦中國現在搏命的發展5G,讓它本國,讓中國自己發展,並且向東南亞向歐洲推銷,所以這個是在焦灼中間。

有一點肯定,美國的情報機構已經斷定,為了要全世界自由民主世界的安全,為了防止中國的間諜活動,我們一定要抵制(華為公司的)5G。我想這是個很大的問題。因為牽涉到這一代的人和下一代人他的通訊模式,不僅通訊模式,自動汽車、自動飛機以及無人的輪船甚至有無人操縱的火車,所有這些操縱控制系統,都跟5G有關,怎麼辦?這路該怎麼走?所以這個問題相當複雜。

我想全世界各個國家應該開會,去研討這個問題,你把5G把它殺掉了,別的國家跟不上來還是沒有用啊。再說你也殺不掉它,它在本國自己發展,還有人會跟着它走,那會不會發展成為一個全球的通訊系統5G變成兩個系統,一個是華為的5G,一個是諾基亞的5G,這兩位鬥爭,是不是該並存,不可能存在嗎?也有可能。那這場鬥爭,美國在積極的推動,要阻止中共通過華為來操控全世界。儘管它的貿易戰現在打輸了。它想我貿易戰輸了第一步,我第二步我保(Keep)住我的華為,我慢慢的磨,我還能站住腳。這是它中共的打算。

我再想講一點,下面中美關係還得演變在軍事上,包括南海、台灣海峽,美國現在撤銷了中程導彈的協議以及美國要發展海空軍以及高速飛行器,所有這些都是應對中共的發展而加快速度雙方的對壘。這一點我想演變以後會慢慢的增加,等到資料充足以後,我再談軍事以及南海、台灣海峽以及軍事武器發展。現在已經走上了軍事武器競賽的階段了,中共有沒有能力撐得住,會不會象蘇聯一樣對太空戰,里根(Reagan)發動了太空戰把俄國給拖垮呢?中國會不會被拖垮,也有可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看中國專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