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黑眼睛的蘇珊:回首去國三十年 遺忘屈辱 唯有感恩

在國內,為兒子上學的事操碎了心,淘氣的小男孩被老師嫌棄,被虐待、罰站、罰作業、趕出教室是家常便飯。我隔三差五被叫去挨老師訓斥,挨校長嘲諷,永遠記得校長那譏諷的話語:「你的兒子是絕不會有出息的!」不能回想,不能回想,一想都是淚啊。一個7歲的孩子,就這樣被校長判定了終身!而今,兒子以12科全A,其中5科A+的成績獲得斯坦福大學的CS碩士學位,在Google做manager。我要說,是出國,是加拿大、美國的教育救了我的兒子,為此,我永遠感恩。

加拿大多倫多市容

最近幾年常見出國的人的糾結,看到國內的同學同事當了大官的,發了大財的,想想那些人本來不如自己,如今卻人模狗樣,混得風生水起,內心難免不平靜,甚至有點後悔。

吹點小牛,出國前俺是混得不錯滴,曾經出版過7本專業書籍,在中央電視台講過100集的計算機應用課程,在業內小有點名氣,被邀請全國各地去講課,似乎很是風光。

那一聲槍響打破了我內心的希冀,便義無反顧地出了國。先新加坡後加拿大,如今已29年了。29年來,俺就是個碼農,再沒了以前的風光。

回國與同學聚會,全班32個同學,出了三個少將,一個中將,司局級13個。處長什麼的都不算啥了。大多數人在做領導,很多人都不做本專業了,唯有我,是個靠技術吃飯的碼農。

然而,我從來就沒有後悔過出國。

在國內,為兒子上學的事操碎了心,淘氣的小男孩被老師嫌棄,被虐待、罰站、罰作業、趕出教室是家常便飯。我隔三差五被叫去挨老師訓斥,挨校長嘲諷,永遠記得校長那譏諷的話語:“你的兒子是絕不會有出息的!”不能回想,不能回想,一想都是淚啊。一個7歲的孩子,就這樣被校長判定了終身!

而今,兒子以12科全A,其中5科A+的成績獲得斯坦福大學的CS碩士學位,在Google做manager。我要說,是出國,是加拿大、美國的教育救了我的兒子,為此,我永遠感恩。

出國前,單位分配給我的位於清華東南小區的兩室一廳的房子被收回。據說現在已經每平米10萬了。我不後悔。三年前故居重遊,那個逼仄的環境,那種亂鬨哄,與我在多倫多的花園house是雲泥之別。就是請我回去住,我也絕對不會去的。對於我這種喜歡種花、種草、種菜、醉心於於園藝的北美農婦來說,擁有一個花園是上帝給我的恩賜。那種每天環繞在花叢中的喜悅;那種清晨一把鮮花,傍晚一籃蔬果的愉快;那種在花園裡沏一杯香茶、捧一本好書、嗅着花香消磨一個下午的美妙;那種閑坐花庭,看天上雲捲雲舒、水中雲翻雲舞的愜意;那種躺在游泳池中看星星,圍着壁爐看雪花的浪漫,是天天算計着升官發財、日日惦記着鑽營、在爾虞我詐的生活中做夢都無法得到的。砸磚的隨意,自己喜歡的生活就是最好的生活。我心安處即故鄉。

出國前,事事都要求人,求人就要送禮。永遠記得那屈辱的一幕:為了讓孩子少受虐待,拿着一本掛曆站在學校門口等孩子的班主任老師,好不容易等到她,當我把掛曆遞上去的時候,她那鄙夷的神情:“別來這個”!我狠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而今出國近三十年,從來沒有求過人,更沒有為求人而送禮。

在這裡,生活中沒有焦慮,工作中沒有傾扎,做好自己的那份工作,對上級不必笑臉逢迎。過聖誕節,是老闆為員工送聖誕卡、巧克力。

曾經在香格里拉一間餐館吃飯時見到一個鄰桌,每個人的稱呼都是“總”,“李總”、“王總”、“趙總”不絕於耳。而我工作的公司,聽到的都是David,Jone,Lisa,Linda,多麼親切,每個人活的都是自己,而不是那個頭銜!

至於空氣、水、食品的安全,交通、行路的守章法,環境的優美、言論思想的自由,我就不多談了,那是厲害國里的稀缺的,人人心裏都明白。

回首出國路,有開始的崎嶇、有短時間內的忐忑,但是,只要你足夠努力,在這個舉目無親的異鄉,依然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特別是在加拿大,穩定的社會和完善的福利制度,使你衣食無憂,老病不愁。憑着幾十年的積蓄,週遊世界也能實現,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