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晚清兩位商界大佬盛宣懷和胡雪岩的鬥爭 竟牽扯左宗棠和李鴻章

胡雪岩,安徽績溪人(一說是浙江杭州人),道光三年(1823年)出生,幼年時家貧,以幫人放牛為生,後經人推薦,在杭州一家錢莊當學徒。是價真貨實的屌絲一枚。但他有江湖人的義氣,也有賭徒的勇氣,當然,也很有運氣,結識了落魄的官宦子弟王有齡,並挪用錢莊的五百兩銀子資助他晉京。王有齡後來官至浙江巡撫,在他照顧下,胡雪岩也從錢莊學徒變成錢莊老闆,不但其錢莊分號“幾遍各行省”,還涉足生絲、茶葉貿易,“與外洋互市”,賺了個盆滿缽溢。王有齡還給胡保薦了一個知縣的頭銜,這就是“紅頂商人”一說的原由。王有齡去世後,胡雪岩又攀上了左宗棠這個大靠山。

盛宣懷比胡雪岩年輕十一歲,與胡的卑微出身不同,他出生於江蘇常州的官宦世家,父親官至道台,與胡林翼、李鴻章有交,這也意味着他比胡雪岩更容易接駁上更多的權力關係網。三十六歲時,盛投入李鴻章幕府,協助李鴻章辦理洋務。當胡雪岩在金融市場與生絲貿易市場呼風喚雨的時候,盛宣懷則在李鴻章的權力羽翼下,參與組建輪船招商局,並任招商局會辦(相當於副總經理);主持辦理湖北煤鐵礦務;創辦天津電報局,並任電報局總辦(相當於公司總經理)。

現在,我們可以看出來了:同樣是“紅頂商人”,胡雪岩不過是一名有着官員虛銜的私營企業主,盛宣懷則是“官辦”企業、“官督商辦”企業的官方代理人,是帝國的體制內人。胡雪岩更多地憑藉私人的官商關係網絡積累財富,盛宣懷則完全以正式的權力代表身份圈佔市場。盛宣懷無疑比胡雪岩更加如魚得水,因為,他不但掌握着胡雪岩望塵莫及的權力,而且長袖善舞的本事,大概也會讓胡雪岩自嘆不如——如果胡雪岩知道的話。

後來胡雪岩因為生絲貿易失利,資金鏈出現斷裂,經營的錢莊又發生擠兌潮。最後龐大的胡家產業帝國,幾乎一夜之間土崩瓦解。而按照寫《紅頂商人胡雪岩》的台灣歷史小說作家高陽、寫《胡雪岩的啟示》的台灣學者曾仕強的說法,胡雪岩的破產,市場風險只是表象因素,幕後原因是左宗棠的政治對手李鴻章派系暗中做了手腳。

李鴻章與左宗棠因為政見、派系利益不同,一直明爭暗鬥。為了削弱左宗棠系的勢力,“倒胡”便作為李鴻章派系的一個策略提出來。誰叫胡雪岩是左宗棠的“後勤部長”呢?具體執行“倒胡”策略的則是李鴻章的得力親信盛宣懷。前面提到的上海道台邵友濂之所以拖延交還胡雪岩的貸款,據說就是因為盛宣懷告訴他,李鴻章大人希望他緩發這筆協餉。邵友濂當時雖系左宗棠的下屬(左時任兩江總督),但他是李鴻章派系的人馬,當然照辦。盛宣懷藉著主持電報局的便利,對胡雪岩的資金流向了如指掌,又趁胡調度錢莊資金還貸之時,馬上放出風聲,說胡雪岩做生意蝕了老本,阜康錢莊快倒閉了,從而引發擠兌潮。

不過,支持上面這種說法的史料並不足夠。但“權力鬥爭說”很符合人們對於官場生態的想像,也很符合一個單軸權力社會的運行邏輯——權力,既可以將胡雪岩從一個錢莊伙記扶植成富甲天下的巨商,也可以將胡雪岩從高高的雲端一把拖下來。如果說胡雪岩是一株大樹,根系深扎在官場的地下,那麼當他的官場根系被權力派系撬松的時候,一場從市場襲來的“颶風”,便足以將他連根拔起。

樹倒猢猻散,牆倒眾人推。在胡雪岩被擠兌潮搞得焦頭爛額之際,多年前他“侵取西征借款行用補水等十萬六千七百八十兩”的舊帳,也給人抖了出來,戶部建議朝廷下旨追算。所謂“行用補水”,就是當初胡雪岩幫左宗棠向銀行借款時所產生的應酬費用、交通費用等,是一筆灰色開銷,肯定有一部分流入胡雪岩的私囊。不過這筆開銷早已經核准後列入西征經費的正項奏銷了,所以左宗棠出面奏請“准免其追繳”。但慈禧太后還是諭令革除胡雪岩的功名,並清償舊賬。最後,胡雪岩遣散妻妾,變賣家產還債,連胡慶余堂也交出去給人抵債,隨後左宗棠逝世,胡雪岩失去了最後的保護傘,又被清廷抄家。

胡雪岩完全退出歷史舞台後,盛宣懷迅速建立了名為國有、實則由自己把持的產業帝國——山東內河小火輪公司、漢冶萍煤鐵廠礦公司、蘆漢鐵路、中國通商銀行、中國勘礦總公司、華盛紡織總廠……到光緒二十二年(1896年),五十二歲的盛宣懷已經掌控了整個大清帝國的輪船、電報、礦務和紡織四大洋務產業,並獲授太常寺少卿官銜(正四品)和專摺奏事權。

但盛宣懷的命運也好不到那裡去,他當上郵傳部尚書後,因謀劃將川漢、粵漢鐵路收歸“國有”,引發四川保路運動,資政院因此要求將他“明正典刑”,最後清廷雖然沒有殺他,只將他革職,但他再不敢在北京呆下去了,逃亡日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