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飲食文化 > 正文

聞到這個 就算瞎了也知道回家了|10個城市氣味記憶

在旅行時,我們通常透過眼睛觀察世界。可相較於其他感官,嗅覺觸發的記憶,會使情感的體驗更加深邃立體。回憶開啟穿越,當時的情景再次湧上心頭,這種“回憶殺”,也被稱為普魯斯特效應

換言之,對氣味的敏感程度,才是決定你和城市親昵指數的關鍵。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獨特的氣味,一些特定區域甚至還有專屬的“嗅覺地標”。這是城市在鼻間留下的印記。

俄羅斯作家麥列日科夫斯基曾說:“佛羅倫薩的特有氣息,就是伊利斯(希臘神話中虹的女神)的白花、塵土和古代繪畫的油漆味。”空氣中若是飄着的一股臭豆腐氣,第一感覺便是來到了長沙。在紐約憑着鼻子尋路,總能找到“臭味熏天”的唐人街。不管是香是臭,都是另一個定義城市的維度。

前兩天,我們徵集了大家對城市的嗅覺記憶,看看對同一個地方,鼻子留下了怎樣相同與不同的印象。

-西安:又香又臭-

孜然、酸辣、槐花香,橘子汽水、垃圾場

@城南舊事說西安皆是酸風辣雨,@茉莉花和@刈麥的中尉先想到的,也都是油潑辣子和孜然那股衝擊的辛香。

@小翠最記得冰峰甜甜的橘子汽水味,“它混雜在我們的一日三餐里,參與了每一個在這裡生活的人的成長。”@遇見和@雲胡不喜的西安,洋溢着淡淡槐花香:“是清淡、靜默、安心的味道。”

然而土生土長的西安本地人卻說——西安是“臭”的。

“我住在白鹿原腳下的紡織城。對,就是大名在外的那個白鹿原。然而這裡卻有西安唯一一處垃圾填埋場。方圓十里常年飄着一股惡臭,夏天根本不敢開窗。

我記不清這個填埋場有多少年了,但是這個味道我忘不掉。很難過,對於家的氣味記憶,竟然是垃圾的臭味。”(@兔紙先生)

-成都、重慶:火鍋牛油味-

還有比這更持久的“香水”嗎?

把這兩個城市放在一起,是因為兩者的關鍵詞高度一致,清一色的“火鍋”、“辣味”

“一旦我們吃了火鍋,那味道,兩三天都散不去。”(@於佳暄)“火鍋的氣味一上來就給了人歸屬感,心裏有個聲音悄悄響起:歡迎回家。”(@lllyxin_)

火鍋從未缺席過川渝人的記憶甚至空氣,滿城皆是麻辣鮮香。如果說火鍋味是中國最持久的“香水”,那它也可以是“前調凜冽,中調繁榮華麗,後調卻簡單溫和”的城市專屬香(@莫名)。

其實成都和重慶還有各自的清新。@醒姐說,“對北方人而言,成都特別潮濕。入夜後慣常會落雨,泥濘清新的氣息讓人失眠……現在回到乾燥的家鄉,還是經常懷念那種霉味和清新混合的潮濕感。”

@四夕三隻羊的重慶,卻是最別緻的初冬臘梅香。“南山的臘梅開得最早。臘梅香清新素淡,符合重慶冬日微冷的特質,與濃郁的火鍋香味形成反差。”

“每年初冬,大街小巷都有賣臘梅的農民,背着大背簍沿街兜售,那香味隨着賣梅人的腳步而飄開去,輕輕一嗅,很是愜意。”

-上海:煙火氣-

文藝又複雜,氣味成了玄學

說它文藝,是因其有“書墨香”。@梧桐記憶中“最上海”的味道,是“小時候姐姐寄來的書信里濃郁的墨香味。”@毛毛記得每到飯點時,鄰居家飄出的各種糖醋味,像極了上海這個城市的酸甜氣質。

上海確實是甜的,“小時候一回到上海,街上就飄着那種甜甜的奶油味,讓人垂涎欲滴。”(@曹楓)

道路兩旁花樹散發的抹茶紅豆味,隨處可見的咖啡館飄來的醇香,摩登都市特有的金屬汽油味,玉蘭、桂花、青草香……種種一切混雜出最面貌多變的上海

-北京:土味-

不是那個土味,是真的土味

有人曾說:霧霾,我只吸北京的。相比於冀霾的厚重、晉霾的激烈、粵霾的陰冷,京霾顯得更為正統醇厚,還有獨一無二的鄉土氣息。

@蔡蔡、@Ls和@房房,都對北京的塵土霧霾味印象深刻。不止土味,“除了四月的槐花飄香,其餘月份還都是尾氣味兒的”(@小蛇丸),不愧為“首堵”。

只有@願有歲月可回首記得,“北京的市花是月季,五六月份街道里都是月季花香。現在在外面上大學,很少可以聞到月季花的味道了。想念家鄉。”

哎,北京,讓人又愛又恨的北京。

-廣州:煙火氣-

氣味依附於食物才有意義

廣州作為吃貨之城,幾乎是各種食物香氣混雜的南方廚房。

“記憶中的廣州,是空調冷氣混雜茶樓點心的味道”。(@yyy)是早茶,是老火靚湯,更是糖水的味道。(@helen)甚至是最簡單的醬油味:“廣州人口味都比較清淡,家裡用的最多調料品就是醬油。”(@奶瓶)

如果按前面的香水理論,@逃學書童的廣州香是這樣的:前調蝦餃燒賣布拉腸;中調地鐵逼仄的汗臭,混合越秀老城的小葉榕青味;後調老火湯、珠江邊的水氣和炒牛河味。“廣州烹調食物散發出來的香味,是所有城市中最為與眾不同的。”

也許只有廣州,最能把這份烹調的煙火氣保存完整吧。

-哈爾濱:丁香花-

紫色的香氣瀰漫在每一個五月

哈爾濱的冬天,擁有最特殊的混着煤煙與白酒的味道。@tng認為這是最實在的生活氣,走進任何一家餐廳,都能聞到家鄉才有的酒味。

然而到了夏天,丁香花開始盛放。“每當這種氣味香滿城街,就意味着冰城另一個最美季節的開始。”(@檸檬片)@徐子迪說,丁香是哈爾濱的市花,一聞到丁香的氣味就會深深懷念哈爾濱,對於一個北方人來說,丁香盛放的季節最有活力。

四季分明的冰城,此時正散發著另一種魅力。也不知還有多少人,像@伽藍、@姚小漾這樣,還記得五瓣丁香花能帶來幸運……

-杭州:潮濕青草香-

確認過香氣,是初戀的味道

杭州是雨水過盛的濕味。卡爾維諾在《看不見的城市》中,形容空曠疆域有種“雨後大象的氣味”,可能杭州也帶有這種開闊清朗的特質。

@我最喜歡春夏倒是不討厭梅雨天,它潮濕粘膩的氣息,讓人想起暗戀的學長,和他校服上的洗衣粉味道,連帶梅雨氣味都顯得乾淨清新。

西湖邊特有的雨後青草香,和濕潤泥土混合起來的清爽,則讓@春香從疲倦的試卷中清醒。杭州的城市氣質,正像這沁入心脾的淡淡草香,讓人沉靜、舒服。

-大連、青島:海洋與魚-

海的味道他們最知道

海濱城市離不開海,海風吹來,自帶鹹鹹的味道(@李豆豆)。青島有泛着啤酒沫的海風氣息(@漁家老七)。

哈啤酒,吃蛤蜊,一句話印在每個青島人的心裏。啤酒的麥香和蛤蜊的鮮美,成為青島人的四季標配(@AnthonyLin)。

大連則更多是牡蠣海膽的鮮美腥味,再加上路旁的槐花,像極一道甜品:“焦糖海鹽槐花馬卡龍。”(@Caroline)“下飛機後撲面而來一股烤魚片味兒,就知道到家了。”(@一二三)

或許就像@Jane所說,海濱城市,就連話語中都帶着獨有的海蠣子味兒。

對一個城市、一個地區的印象,光憑眼睛不能識全局。也許視覺會為美景傾倒,也許味覺會對美食臣服。但要真正喜歡上這座城,甚至留戀它,還須嗅覺的認可。

下次旅行,不妨試試用鼻子感知城市,看看會帶來什麼別緻的感官體驗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東方頭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飲食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