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外媒:中國的人體器官摘取是一場噩夢

英國人權活動家本尼迪克特·羅傑斯(Bennedict Rogers)周二(2月5日)在《華爾街日報》發表題為“噩夢:在中國的人體器官摘取”(The Nightmare of Human 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的文章。

文章中,羅傑斯指出,中國良心犯被迫接受當局的體檢、然後他們的器官被強摘。

“中國(中共)被指控在進行可怕的人體器官交易。雖然這一點很難被證明,因為受害者的屍體已經被處理,而唯一的證人是牽涉其中的醫生、警察或獄警。”他寫道,“但即便如此,仍有證據支持這一確鑿的指控。”

“中國國內的患者,也包括外國患者,可以獲得(中國醫院)幾天內就能配對器官的承諾。”羅傑斯寫道,“而在大多數西方發達國家,患者需要等待數月甚至數年才能進行移植手術。”

他的結論是:“中國器官移植量遠超官方的捐贈量,很顯然從良心犯身上摘器官才能解釋這種差異。”

十年調查良心犯是器官的最主要來源

羅傑斯在文中引用加拿大前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加拿大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美國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一組研究人員以患者身份向中國多家醫院進行的調查結果。

在2016年,喬高、麥塔斯和葛特曼發表了一份報告,題為“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殺:更新版”,報告涵蓋了從2006年以來的十年調查研究。在最新報告中,三名作者估計中國醫院每年移植的器官數量在6萬到10萬之間。

外界一直在質疑,中國的這些移植器官來自哪裡?中共官方稱,它擁有“亞洲最大的自願捐獻器官系統”,並於2015年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但中國沒有自願捐獻器官的傳統。

2010年,中國(中共)官方自願捐獻器官的人數是34人。2018年,中國有大約6,000名官方統計的器官捐獻者,據說捐贈了1萬8千多個器官。

但是,“血腥的器官摘取”研究人員發現,只要少數幾家醫院的移植量就能“很輕易”地超過官方公報數據。比如:天津第一移植中心每年進行六千多例移植手術,可是調查發現中國共有712家醫院在進行肝、腎移植手術。調查人員與這七百多家醫院都一一進行了“驗證和核實”。

所以問題再次回到原點,移植量遠超官方的捐贈量,如何解釋這種差異?“能夠在數天內、為數百家醫院的患者提供健康、匹配的器官,而另一方面,在中國的捐贈器官人數沒有增加,每年只有數千名器官自願捐獻者的情況下”,羅傑斯寫道,這意味着中國“必須有另一個額外的、非自願的器官來源”。

而死刑犯無法解釋所有器官來源問題。即便中共每年處決的人口總數超過世界其它地區的總和,但每年也只有幾千名。此外,中國(中共)法律要求被判處死刑的囚犯要在七天內被處決,這意味着沒有足夠時間將他們的器官與患者去進行配對,也沒法做到中國器官供應現在的“隨要隨到”。

調查人員得出的結論是,良心犯是中國大多數神秘器官的來源。這方面的證據眾多,包括:曾被拘押過的多名良心犯證實,他們在監獄裏接受血液檢查和不尋常的身體檢查。

這些良心犯包括法輪功學員、維吾爾族穆斯林、西藏佛教徒和“地下”基督徒,他們都在監獄被反覆驗血以及接受非常規的體檢。此外,據悉,這些良心犯的體檢結果隨後被添加到器官活體來源數據庫中,可根據需求進行移植——當患者需要器官時,就從名單中摘取良心犯的器官。

法輪功自1999年以來一直受到中共當局的鎮壓和迫害後,法輪功學員也成為中共摘取器官的來源。2006年,講中文的國外研究人員扮作器官買主,直接向中國醫院詢問是否可以安排移植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中國各地的醫院都證實他們有這樣的器官提供,“沒問題”。

醫生證人:摘取器官時“他還活着”

這些故事聽起來很殘酷。維族前腫瘤外科醫師安華托迪·博格達(Enver Tohti Bughda)曾在英國、愛爾蘭和歐洲議會作證,講述他於1995年強行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的經歷。

“我們被告知要在山後等候,聽到槍聲後,就快速進入刑場。”他回憶說,“片刻之後,有槍聲。不是一聲,而是很多。我們沖入刑場。一名警察走近我們,告訴我要去哪裡。他讓我們走近一些,然後指著一具屍體說,‘就是這個’。那時,我們的主治醫生突然出現,告訴我去摘下肝臟和兩個腎臟。”

博格達作證時說,他在縫合傷口時注意到,那名男子的血管在搏動,那是心跳的跡象。“那個男人還活着”,他說,傷者試圖掙扎,但全無抵抗之力。

“每次我追述這件事,都像是一次懺悔。”博格達說。

圖為2018年12月英國倫敦“獨立人民法庭”法律顧問Hamid Sabi(左)和法庭主席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就“中共活體摘取器官”宣布臨時判決草案。(Justin Palmer/大紀元)

國際社會在行動希望拯救無辜者

目前,全球不同地區的專家都證實了中共的這一罪行。以色列、台灣和西班牙已經禁止“中國的器官旅遊”。聯合國報告員呼籲中國(中共)對器官來源負責,但沒有得到中共官方的答覆。

英國“獨立人民法庭”(People’s Tribunal)從2018年展開一項聽證,調查中國是否存在國家或者國家允許團體機構或個人、強制摘取人體器官的行為(The Independent Tribunal Into Forced Organ Harvesting From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in China)。

法庭聽證由英國御用大律師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主持,他曾主導國際刑事法庭對前南斯拉夫總統米洛舍維奇的起訴。法庭的其餘五名成員均是國際法、醫學、商業、國際關係和中國歷史方面的專家。

去年12月10日,他們發佈了一項罕見的臨時判決草案,專家組“一致同意,而且無可置疑地——在中國,從良心犯身上強行摘取器官已經實施了很長一段時間,並涉及到數量非常龐大的受害者。”

尼斯爵士表示,希望判決結果能“拯救無辜者、免受更多的傷害。”

羅傑斯最後寫道,對尼斯爵士等作出的臨時判決,他想聽聽中共會作出什麼回應。

羅傑斯的文章還提及其它的不能得到合理解釋的現象。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兼器官移植委員會主席黃潔夫本人在2005年的一次醫療手術示範活動中,下令準備兩隻備用肝臟。在他下令後的第二天早上,備用肝臟就被送達手術現場。

而黃潔夫還說過,到2020年,中國將是世界上進行最多移植手術的國家,超過美國每年4萬人的移植量。

外界一直質疑,中國這麼大的器官移植量,所需器官數量遠遠超出官方公報的捐贈量,這些供體器官從何而來?

羅傑斯是人權組織CSW的東亞組負責人、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以及國際停止移植濫用聯盟的顧問。

看完整影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林燕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