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經濟是否景氣?看你的年終獎就知道了

年終歲末,在中國,回家過年的都市白領,最頭疼的可能是親戚朋友的“催婚”。其次,可能就是圍繞年終獎多寡的各種吐槽。

2018年,中國經濟經歷了貿易戰、增速放緩、股市低迷,這些經濟事件在年終獎上多多少少都能看到影響。

根據不同機構近期發佈的年終獎分析報告,或許可以折射出中國經濟的現狀和前景。

叫苦不迭:互聯網、影視、金融

過去十年互聯網是中國最具成長性的行業,也是高工資集中的領域。今年關於年終獎的大事件卻最早從這裡發端。

2019年初,知識服務公司“得到”在內部宣布,取消公司產品技術團隊今年的年終獎,並稱不是為了節約成本,也不是因為經濟寒冬或者裁員,而是因為認為年終獎制度不合理,對真正表現突出的同事是不公平的,是所謂的懶政。

這一解釋未能說服外界,還在社交媒體上引來一片指責。然而,緊接着,網約車公司滴滴宣布年終獎減半,高管更是一分不拿,而在此前一年,滴滴年終獎最高檔達到10個月工資,平均也有2-4個月工資。美團和網易則身陷“年終獎前裁員”的質疑。

中國最大的社交平台微信據稱將發“人均280萬元的年終獎”,不過,騰訊公關總監張軍隨即闢謠“年終獎有增長是真……人均280萬?那是不可能的,醒一醒!”

同樣“哀嚎一片”還有影視行業。名為“圈裡人的隱藏者”的網友在微博上表示,“基本行業里有名的影視公司都在裁員和降薪,平台也在忙着反腐自查同時裁員。年終獎問了身邊的人,基本各家都縮水,有的甚至縮了一半。”

影視業的寒冬指的是,范冰冰逃稅案後,中共政府規範影視行業稅收秩序,要求自查自糾。根據官方數據,截至2018年底,自查申報稅款117.47億元,已入庫115.53億元。有資深從業者在其朋友圈感嘆,“不到規模一千億的行業,補了一百多億的稅”。正因如此,新片的開機率銳減,相關從業者的年終獎也就沒了着落。

另一個可以從側面反映中國經濟的數據,是香港金融從業者的年終獎。《南華早報》報道,由於去年股市行情慘淡,今年香港銀行從業者的“花紅”較往年少了20%。

拿到年終獎者下降11%

整體趨勢也與個體感受相符。中國一家人力資源服務網站智聯招聘在針對中國2萬名白領調查後,發佈報告稱,參與調查者中有55.17%表示能拿到年終獎,比例較2017年的66.1%下降近11%。

分行業來看,商業服務行業的白領能拿到年終獎的比例最多,為75.90%,其次是政府/非營利機構和金融業,分別為64.90%和63.14%,IT/通訊/電子/互聯網行業墊底,僅有46.49%的白領能拿到年終獎。

不僅拿到獎金的人少了,數額也少了。調研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白領年終獎總體均值為7100元,低於2017年的7278元。

發17個月工資的年終獎還不知足

往年,經常有中國公司發高額年終獎而成為熱點話題,今年也不例外,但主角換成了外國公司。

美國電子煙公司Juul Labs拿出了20億美元作為年終獎,1500員工平均每人能拿130萬美元(合人民幣近900萬元)。Juul是全球最受歡迎的電子煙品牌之一,市值已達380億美元。

而韓國一家公司海力士圍繞年終獎的風波更讓人羨慕。據《韓國時報》報道,1月23日,海力士稱,公司在2018年創下歷來最好業績,決定向員工發放每月基礎工資17倍的績效獎金。

這麼高的獎金卻被員工工會否決——原因是2017年就發了16個月工資的年終獎,而2018年公司整體無論是銷售還是利潤都增長率幾乎50%,相比之下,年終獎沒有同比例增長,因此不滿。報道引述韓國其他公司的員工讓海力士的員工“當心懷感激,停止抱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B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