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王一然:一千多萬「北漂」返鄉後的北京

滴滴司機李闊見過很多人離開北京過年。一位60多的老太太,每年帶孫子飛加拿大,買的公務艙,來回機票得好幾萬;買了10幾個大柚子的民工,和別人拼車去北京西站,覺得北京水果不一樣,‌‌“畢竟是北京買的,回去分分。‌‌”還有個小夥子,南方口音,上車沒多久就自己說開了話,李闊開始沒認真聽,突然聽到‌‌“所以這次回去應該就不回來了‌‌”,細搭茬兒,才知道小夥子剛分手,矛盾是女方要求買北京的房子。

2月1日,臘月二十七,李闊在西直門接了個姑娘,姑娘買了高鐵票,說‌‌“明天就回武漢‌‌”,他一腳油門,半個多小時就從西直門到了天通苑,後排的姑娘來了句:‌‌“師傅咱們原路返回!‌‌”李闊替姑娘糟心,她下午公事外出,沒和領導請假,按照公司規定,不請假必須要打卡,不然算曠工,曠工一天扣除月工資的百分之八,相當於姑娘過年回家往返的高鐵票價。

據媒體報道,2月1日是春運的高峰日,預計發送旅客將突破106萬人。但李闊覺得今年比去年打車的人少了差不多三分之一,他開的是專車,年前最慘的一天,只接到了9單。

有人選擇捨棄大年夜。某互聯網公司的運營人員張玲發來菜單,公司為春節加班的員工準備了豐盛的年夜飯,十個涼菜,九個熱菜,六種主食。‌‌“回家就是人擠人,呆不了幾天又要擠回來。‌‌”張玲說,有些年輕人選擇留守,避免被催婚和介紹對象。

北京的節奏變了。地鐵站的人潮首先褪去,露出少有的冷清;飯店熱鬧起來,東城區一家涮肉館,一直到初五包間都滿位;晚高峰期,共享單車一排一排停在寫字樓下,車筐匆匆丟下的煙盒裡,還有沒拿走的打火機;國貿橋下,十點以後,回燕郊的黑車幾乎絕跡,沒有往常熱鬧的‌‌“十塊一位‌‌”。連天通苑也抓不到幾個人影,只有外賣的摩托偶爾穿梭而過,出來遛狗的小李說,很多狗主都回家過年了,自己住的這片兒,只剩下一隻拉布拉多的主人還在一起堅守,他們都打算三十晚上再坐火車回家。

大年三十,司機李闊打算只拉一上午活兒,‌‌“三十打車無非就是半夜回家喝多了,開不了車,沒什麼人了。‌‌”這座城市容納一千多萬北漂族,迎來送往,吞吐夢想和現實,不動聲色,包容汗水和淚水。一切在今晚結束,也在今晚又重新開始。

北京市朝陽區青年路地鐵站曾因早高峰限流,每3列車從草房、常營通過停車後,就會有一列車通過不停車。2月2日(臘月二十八),早高峰時段,6號線青年路站乘客寥寥無幾,乘坐6號線通勤上班的許先生說,往常工作日,7點以後最少要等五六趟地鐵才能擠上去。

40多歲的黃鶴來北京十多年,長沙人,近兩年做滴滴司機,車是公司租的,每年收入有五六萬塊錢,寄回家裡三四萬給妻子和兩個兒子,兒子們沒來過北京,黃鶴也沒買過北京的特產,回家需要六個小時,他打算到站了給孩子買點東西:‌‌“北京太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後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