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被監禁的中國維權者的母親們抨擊司法不公

近幾個星期來,兩位被監禁的中國維權者的母親沒能在農曆新年到來之際跟她們的兒子團聚。她們是劉飛躍和黃琦的母親。

“全璋,我們來陪你過年了”

近幾個星期來,兩位被監禁的中國維權者的母親沒能在農曆新年到來之際跟她們的兒子團聚。她們是劉飛躍和黃琦的母親。

上個星期二,湖北隨州法院判處劉飛躍五年徒刑,罪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民生觀察網的創始人劉飛躍的母親丁啟華打破沉默,對外譴責中國司法不公。

中共當局在判處48歲的劉飛躍5年監禁的同時,還對他課以罰款101萬元。中國人權捍衛者組織稱,這是中國政府在打壓提倡人權、法治和民主的公民社會組織的過程中所實行的最嚴厲的懲罰。

與魔鬼做交易?

先前丁啟華跟中共當局合作,試圖說服兒子認罪。丁說,她現在後悔跟當地法院官員和警方做交易,以她家人保持沉默、努力說服她曾經擔任學校教師的人權活動人士認罪為代價爭取他獲得自由。

上個星期,丁啟華通過網絡發表公開信,公開了有關的詳細情況。

丁啟華告訴美國之音說,“他們欺騙我幫助他們給劉飛躍做工作,這樣他就可以獲得緩刑。但是,他們破壞了承諾,給他判了最高的5年徒刑。我們非常氣憤,準備上訴。”

她接著說,在劉飛躍去年8月被審判前,她家人還天真地準備劉飛躍獲得釋放,相信了有關官員做出的寬大處理的空洞承諾。

丁啟華現在表示為兒子挺身而出、表裡如一譴責不公而驕傲。

她說,她的兒子沒有做錯任何事情,只是發佈了中國的踐踏人權的報告。

大膽直言的勇氣

她說,在聽到法院的判決之後,“他非常激動。他大聲對法院說,這是暴政,獨裁,政治迫害。他堅持自己無罪。儘管我們試圖勸說他認罪,他堅持信念,認為自己無罪。”

美國之音打電話給湖北隨州中級人民法院發言人程相林要求發表評論。但電話沒有人接聽。

一個要求不透露姓名的律師告訴美國之音說,劉的上訴只能是一種象徵性的行動,表示不同意發言的判決;法院是中國共產黨控制的,不會修改對那些批評一黨制的人的判決。

劉飛躍在2016年11月被捕,要到2021年才會獲釋。

跟丁啟華不同,網絡人權活動認識黃琦的母親蒲文清一直堅定地伸張他的兒子無罪,譴責她所說的當局對兒子有政治動機的審判。她反覆努力確保讓世人聽到她對兒子在監獄中健康惡化感到嚴重擔憂。

她經常接受媒體採訪,通過書面或網上視頻的方式透露兒子的案情詳情以及審判的進展情況。

她還發出請願,要求法院和中共進行全面調查。

她說,她有一次坐火車10個小時從四川到北京去,在火車上受到詢問,並在北京火車站被截訪人員推倒在地,因為他們發現她要向中共領導人呼籲釋放她兒子。

創辦64天網的黃琦已經被拘留兩年多,據報道上個星期被秘密審判。

黃琦和陳天茂、楊秀瓊被控向外國實體泄露國家機密。這種模糊的罪名經常被中共當局用來打壓異議。

在審判前夕,蒲文清突然失蹤。目前沒有人知道她的下落。

黃琦還沒有得到宣判。人權組織國際特赦駐香港的中國問題研究員潘嘉偉說,他的母親只能大聲宣揚兒子的案件,這種做法不僅可以讓真相在政治恐嚇之際大白於天下,而且也能讓人們注意到中共當局的權力濫用情況。

他說,“中共當局就是要讓中國人知道,假如你大聲抗議,就會面臨更嚴重的後果。但實際上我們看到,來自公眾的和國際社會的壓力會有助於受迫害的人,而不會帶來負面影響。”

記錄監督權力濫用

潘嘉偉說,被監禁的人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是另一個大聲抗議給當局造成壓力的榜樣。

他說,李文足長期以來一心一意暴露國家安全機構為了限制她的表達自由而對她進行騷擾和施壓,以阻止公開她的丈夫被不公平審判以及受到虐待的情況。

因為她這麼做了,人們認為先前為政治異議人士辯護律師的王全璋在上個星期一得到了比較寬大的判決。當時,天津的一家法院判處他四年半監禁,罪名是顛覆國家政權。

中共當局在2015年7月對人權律師進行大搜捕。王全璋是最後一個被審判的人。他可能在2021年獲釋。

很多國際人權團體跟美國政府一道譴責中國對人多人權捍衛者實行任意判決,呼籲立即釋放王全璋、黃琦和劉飛躍。

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帕拉迪諾發表聲明說,“我們仍然對中國法治、人權和基本自由惡化的情況感到擔心,並將繼續敦促中國旅行國際人權承諾,尊重法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