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環球旅遊 > 正文

文明古國 熱帶天堂 驚艷斯里蘭卡

達拉達・馬利嘎瓦寺供奉釋迦牟尼的一顆佛牙舍利。

大象孤兒院。

聽說我們要去斯里蘭卡,幾乎每位朋友都會問:“斯里蘭卡有什麼可看的地方呢?”我說:“它是佛教古國,有許多文明古蹟;自然風景也美;鳥獸生態亦頗可觀。”然而行前看了美食旅遊家安東尼·波登(Anthony Bourdain)介紹斯里蘭卡的專輯,顯露該國落後的市容,不禁對即將開展的旅程心懷忐忑。幸好八天遊覽下來,經濟發展和硬件建設猶嫌粗陋的斯里蘭卡,在古蹟、風景和生態三方面,多次令我驚艷,果然如行前所料,沒有令我失望。

●佛教文明古蹟瑰寶

斯里蘭卡(Sri Lanka)是1972年才更改過的新名,之前稱為錫蘭(Ceylon),明代已見文獻記載此名,宋代叫“細蘭”,更早的中文名分別是《漢書地理志》的“已程不國”、《梁書》的“獅子國”和《大唐西域記》的“僧伽羅”,是一個文明發展甚早的古國。

斯里蘭卡位於印度東南方的印度洋上,和印度隔海相望,距離最近處只有12公里,歷史上斯國和南印一直互動密切,深受印度文化影響。西元前5世紀,僧伽羅人從印度遷移到斯里蘭卡,逐漸取代原住民成為島上主要族裔。西元前247年,印度孔雀王朝篤信佛教的阿育王,派子渡海前來傳教,僧伽羅人遂舍婆羅門教而改信佛。西元1世紀,佛教分流為大乘與小乘兩派,斯里蘭卡和許多南亞國家都屬小乘國度。島上頗多寺廟和高偉的釋迦牟尼佛像,其中規模最大、歷史最久遠、保存最完整的是丹布拉洞窟寺(Dambulla Cave Temple)。

丹布拉洞窟寺包括一字列開的五座洞窟。西元前1世紀,斯里蘭卡的一位國王瓦拉乾巴(Valagamba)擊退來自南印度的入侵者,在此洞窟內建立佛像還願謝恩。此後眾多國王仿而效之,至11世紀,丹布拉洞窟寺已是斯里蘭卡最重要的佛教勝地。歷史長河在五座洞窟內沉澱下153座或大或小的釋迦牟尼佛像、2100平方公尺描繪佛祖故事的壁畫,和少數國王與印度教神祇之像。第一座洞窟內有一座長達14公尺的巨大卧佛。第二座洞窟最大,16站佛與40坐佛環窟林立,雖然都是釋迦牟尼,但容貌不同,表情各異;敘說佛祖生平的壁畫也是此窟的特色。第三座石窟有50座佛像,洞頂和壁上的彩繪表現康提(Kandy)風格,此風格盛行於斯里蘭卡的佛教中興君主Kirti Sri Rajasinha(1747-1782)統治時期。

斯里蘭卡的另一名剎是位於南部康提古城的佛牙寺(Dalada Maligawa),供奉釋迦牟尼的一顆佛牙舍利。主體建築始建於1595年,歷經數世紀增修,全白色的外觀堂宇軒昂,內則敞朗寬闊,莊嚴而華美,既是宗教殿堂,也具博物館功能,更彰顯了斯里蘭卡的國族意義。

釋迦牟尼涅槃後留下兩顆佛牙舍利,成為各方爭奪不休的聖物。其中一顆原存於印度羯陵伽國。西元311年左右,該國為了躲避敵軍覬覦,由公主將其藏於髮髻內,在王子護衛下帶進斯里蘭卡,從此受到篤信佛教的僧伽羅人歷代國君敬為鎮國之寶,屢屢興建佛牙寺專供。然而,西元前2世紀左右,從南印度渡海遷入的泰米爾人信仰印度教,和僧伽羅人從5世紀到16世紀不斷爭戰,泰米爾人千方百計想奪走佛牙消毀,僧伽羅人則全力護之。

1521年葡萄牙人入侵斯里蘭卡,荷蘭、英國隨後次第殖民斯土,島上內戰停歇,僧伽羅人得以再建佛牙寺,坐落於風景明秀的康提湖畔。直至今日,任何一位新上任的總統都要到佛牙寺拜祭,猶如中國古代皇帝朝拜天壇。

因着佛牙,斯里蘭卡儼然擁有佛教的正統傳承地位;也因為宗教信仰,歷經400年的西方殖民統治,斯里蘭卡依舊完整地保存了傳統文化,成為吸引觀光客的寶貴資產。

斯里蘭卡人入廟必攜帶蓮、茉莉等鮮花供佛,不燃香不供食物,多麼清雅而智慧的哲學。佛,本來就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呀!

斯里蘭卡還有一處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古蹟──西格利亞(Sigiriya),當地語言意為“獅子岩”,是一座高約200公尺的巨大砂岩,褚紅底色上交布著斑駁黑紋。西元5世紀,達都舍那王朝的卡西雅伯國王(Kashyapa),耗時15年在它的平頂上建立宮殿。遊客必須攀爬窄陡的石階,氣喘吁吁方能登頂,可想而知1500多年前勞役修築這座空中宮闕何等艱辛。可惜頂上3公頃的瓊樓玉宇早已傾頹風化,僅剩一方方的磚基顯示舊日格局。

獅子岩的半山腰有一處平地,是登頂石階的出發點,曾經依山雕鑿出一隻巨無霸雄獅,人們必須從其胯下通過。雄獅的軀體不敵時光催老,也已化為塵土,只剩一對龐大的三趾獅足,分踞步道兩側,氣勢依然懾人。

傳說卡西雅伯國王弒父篡位後,恐懼弟弟從南印度回來興師問罪,特在視野一覽無遺的獅子岩頂建宮居住。他請人在半山峭壁彩繪裸體女像,希冀安撫父王索命的亡魂,殘存的壁畫乃是獅子岩無價的文化資產。

●山海美景心曠神怡

除了悠遠的文明古蹟,斯里蘭卡極具山海之勝的風景也是重要觀光資源。

斯里蘭卡面積6萬5610平方公里,形同一顆浮在印度洋上,朝西北傾斜的大梨子。中部、南部多山,層疊交錯的山稜線剛勁有力,披覆著溫潤蒼綠的叢林。位於中央高地的霍頓平原(Horton Plains),海拔2100至2300公尺,草原起伏如浪,叢林相連成帶。旅遊團天剛破曉即入園,趕着在起霧前去觀賞所謂的“世界盡頭”(End of the World)峽谷,雖然山峻谷凹,臨崖俯看萬丈深淵感到驚心動魄,然而世間此等山景並不罕見,腿腳不好無法來回走上四小時的人,錯過了並不可惜。

真正讓我鍾情難忘的山區是中央省的努瓦拉埃利亞(Nuwara Eliya),海拔1868公尺。昔日英國殖民者來此種茶,在山坡上留下一列列茶樹梯田,生產的錫蘭紅茶迄今聞名全球。

斯里蘭卡平地和沿海地區終年濕熱,氣候涼爽的努瓦拉埃利亞,遂成為英國人酷愛的休閑桃源。山上小鎮頗多英國風的老房子,公眾綠地處處可見,繁花碧草老樹,充滿令人心曠神怡的莊園情調。

另一處漂亮的山景是旅遊團觀賞過高達25公尺的拉瓦納瀑布(Ravana Ella),由懸崖頂峰沿着石坡奔騰而下。下山路上,團員們正準備打個小盹,此時卻驚訝地瞧見山路左側峽谷對面的群山,全都露出寬敞開闊的山腹,上面既無茶叢梯田,也沒有密密麻麻的原始森林,僅僅披覆著一層草氈,點綴著稀稀落落的樹木,然而在晴空艷陽下,呈現春天新生楊柳般如煙如霧的嫩翠,迤邐伸展不斷,既柔媚也壯闊,無邊似海的秀色讓眼睛忙着打轉,瞌睡蟲一掃而空。

在斯里蘭卡不必登高跋遠,平地上即處處可見濃茂植被,但和高山的亞熱帶林不同,平地乃熱帶雨林,尤多高瘦窈窕、婀娜多姿的椰樹,垂掛著金黃色的累累果實;木瓜、香蕉也無處不有,展現非常典型的熱帶“天生天養”景象。

海岸線美得讓人目瞪口呆。奔馳的遊覽車窗外,不時從熱帶雨林中冒出一大片寶藍海水,將鮮乳色的浪頭推倒於金黃色的沙灘上,碎裂成一長帶參差殘雪。不及細觀,車子呼嘯而過,道旁叢林又將海景遮掩,只能從枝枒葉片間的空隙,窺看到一抹又一抹的海藍,告訴你印度洋仍與道路並肩同行。雨林和海景輪番競現於路旁,吊人胃口,直到車子抵達旅館,遊客方得以悠哉地走到海邊,踩在鬆軟的沙灘上,了無滯礙地飽覽橫在面前、漫向天際的印度洋。

沿海興建了許多豪華的五星級濱海旅館,吸引那些缺乏沙灘國度的人們,或者冬日只能蟄伏於室內的北國民眾,不辭千里來此享受陽光下海天同藍的亮麗。

對當地人而言,靠海吃海的漁業乃生存所寄。舊時當地人在靠近海岸處架設固定的高蹺,漁夫坐在上面,伸出一根細竿垂釣,這種釣魚方式已經走入歷史,現今成為給觀光客看的表演。撲岸的波濤翻滾出藍白相間的浪花,一把把高蹺破水矗立,和漁人的垂竿構成我從未見過、靈秀的釣魚畫面。

在我們住的豪華酒店後面沙灘上,50餘人分成兩列,將漁網拖拉伸展開來,拉進海中,再齊力拖上岸,一來一往間網內跳躍着白花花的魚群,他們不是在表演,而是在為薄酬幹活。

●生態保育用心周全

斯里蘭卡擁有豐富多元的鳥獸物種,設有不少野生動物國家公園和禁獵區。旅行團安排我們在該國首屈一指的亞拉(Yala)國家公園乘坐吉普車,到處尋找鳥獸,先後看到鹿、個子比非洲象較為矮小的南亞大象、瞪着一對大眼珠憨態可掬的灰色蜥蜴、羽色絢爛如煙火的孔雀、穿着黑白相間舞衣亭亭玉立如芭蕾舞伶的野鶴、泡在水裡涼快的大群野水牛、父親開道母親殿後確保兒女們能安全通過馬路的野豬家庭、毛色淺灰卻有一張黑臉膛的猴子……可惜和絕大多數來亞拉的遊客一樣,沒能與身手矯捷如電、皮毛斑斕似花的豹子不期而遇。

農業國度斯里蘭卡,近年體認到觀光可帶來源源財流,因此致力生態保育,確保觀光業永續長存。

我們在斯里蘭卡的八天中,參觀過品納維拉(Pinnawela)一處象群孤兒院,專門收容受傷或失去母象照顧的小野象;也前往寇思勾達海龜保育中心(Kosgoda Turtle Hatchery)了解人工如何介入海龜的存續繁殖。

原來海龜每年10月到次年4月在海灘上交配後,母龜產下卵埋上土即離開,由陽光孵化。幼龜出殼後,往往來不及爬到大海就被沙灘上空的飛鳥吞下肚,只有少數幼龜得以入海。保育中心的工作是將沙灘上的龜卵帶回孵化,再把剛破殼的幼龜放入池內觀察,三天後將健康的幼龜直接放入海中,避免海鳥捕食;有殘疾難以在大自然中生存的幼龜,則留在保育中心養育。中心也收容被船隻傷害造成肢殘或基因突變的海龜做研究用。在保育工作的周全上,斯里蘭卡展現了罕見的努力。

霍頓平原國家公園保護環境的用心,簡直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入園時每位遊客都需要通過檢查,不準帶進會污染環境的物品如塑膠袋,礦泉水瓶上的塑膠套也要移除。

幾天後在西南海岸的加勒(Galle)古堡,我們漫步於葡萄牙人16世紀始建,爾後歷經荷蘭和英國增修的濱海城牆上,欣賞著印度洋的無邊浩瀚和近岸的奇礁怪岩,卻見到一路都是塑料垃圾,看了真是痛心。它們一旦被大風吹到海里,必造成魚類誤食而亡。可惜放眼周遭,居然找不到一個垃圾桶供人投置垃圾。之前對斯里蘭卡環保意識的良好印象為之改觀,不能相信該國何以無法達成環保共識。

獅子岩是一座高約200公尺的巨大砂岩。

長達14公尺的巨大卧佛。

斯里蘭卡獨有的高蹺釣魚。

站佛與坐佛環窟林立。

高達25公尺的Ravana Ella瀑布,由懸崖頂峰沿着石坡奔騰而下。

日守護獅子岩的雄獅巨雕只剩一對龐大的三趾獅足。

丹布拉洞窟寺包括一字列開的五座洞窟。

海灘遍布椰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世界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環球旅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