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專家驚曝:美國公司有共諜v中國公司拿美基因庫

戴蒙德教授說,在科技方面的滲透是非常廣泛和深遠的,已經到了很令人警覺的地步。但是很多高科技公司不願意承認,比方說他們都雇了什麼樣的員工。幾天前(註:本採訪時間在2018年12月初),包括推特在內的網絡上廣泛流傳一條消息說,美國安全部門調查發現,谷歌僱用了一批中共間諜,名義上是員工,卻都為中共官方服務,他們還鼓動谷歌員工反對美國。當然這事還有待相關方面的核查。

美國加州的硅谷是全球科技創新的前沿。

最近幾天,美國對中國電信巨頭華為公司提出幾十項刑事訴訟,並向加拿大正式要求引渡孟晚舟,接着美中貿易又一輪談判在華盛頓舉行,川普總統繼續向中方施壓,如果中方不真正開放市場,就達不成協議。可以看出,中共想在川普總統這裡混過關可是不容易了。

從川普政府這兩年里對中共的一系列反制政策,很多評論認為川普真正打到中共的“七寸”了,而中共也算是真正碰上“剋星”了。那麼,美中關係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關於中共對美國的滲透和影響,美國人究竟意識到多少?

美國著名智庫,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在去年11月29日發表了一份200多頁的報告——《中國影響與美國利益:提高建設性警惕》(Chinese Influence&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以下簡稱“報告”或“胡佛報告”),正好發表在川普總統和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阿根廷G20峰會上的雙邊會晤前。

希望之聲電台記者在去年12月初採訪了該報告的幾位資深合著者,他們都是美國知名的“中國問題”專家,與他們的系列訪談錄當時就在希望之聲電台的電台直播節目中播出過。

現在,我們把這個系列訪談錄用文字的形式整理出來,不僅僅因為他們談論的話題在一個很長時間內都會有效,而且還因為他們向希望之聲電台記者透露了一些該報告之外的驚天秘聞,但是到目前並未見到有其他媒體報導出來。我們希望藉助文字形式可以更方便這些信息的廣泛傳播,讓更多人了解美中關係中真實的情況。

接上文:美國智庫專家談美中關係(中):美中關係到拐點看美國中文媒體淪陷

在上文的最後,我們提到,胡佛報告的共同主席、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斯坦福大學社會政治學教授戴蒙德(Larry Diamond)先生告訴希望之聲電台記者,這份報告的涉及面雖然已經很廣泛、深入,但是在報告公開發表後,又有很多人來找他,告訴了他更多的信息和實例,讓他感到更加觸目驚心。這是怎麼回事呢?

首先,戴蒙德教授認為,中共政府對美國民主自由制度和機構的滲透影響到底有多嚴重簡直無法想像。

科技滲透:谷歌僱用中共間諜

戴蒙德教授說,在科技方面的滲透是非常廣泛和深遠的,已經到了很令人警覺的地步。但是很多高科技公司不願意承認,比方說他們都雇了什麼樣的員工。幾天前(註:本採訪時間在2018年12月初),包括推特在內的網絡上廣泛流傳一條消息說,美國安全部門調查發現,谷歌僱用了一批中共間諜,名義上是員工,卻都為中共官方服務,他們還鼓動谷歌員工反對美國。當然這事還有待相關方面的核查。

美國方面形成一種不好的風氣

戴蒙德說,這在美國的公司、大學和智庫里形成了一種風氣,就是任何人在他們的文章里、言論里如果要批評中國方面的話,要三思而後行,因為他們知道這可能造成無法拿到中國簽證、無法去中國旅行、或者即使到了中國也無法去某些地方。這對我們開放和自由的文化是一種影響。

那麼,美國的各種機構和大眾對這種情況有多少認識和覺悟呢?

美國人沒有意識到面對的是什麼人

戴蒙德表示,直到最近,對中共方面的滲透有認識的人並不多。但是對於中共如何進行影響力活動、用什麼方式,很多美國人只是模糊地意識到,但有些人甚至是令人驚訝得天真,根本意識不到他們所面對的是些什麼樣的人。

胡佛報告的寫作團隊希望這份報告能夠教育美國大眾,了解中共政府的系統是什麼樣的,怎麼運作的,然後人們可以得出自己的結論,到底該怎麼應對。戴蒙德說,報告發表後,很多人來找他,告訴了他更多的相關信息,讓他很驚訝。

中共經常戲弄美國機構

戴蒙德介紹說,中共方面經常在戲弄美國機構,包括州級和地方政府,例如,他們會派人來說,我們準備在你們當地社區做數百萬元的投資,或者買下你們出產的天然氣等等。當地社區的人就會覺得,哇哦,聽起來很不錯啊,這樣我們就不需要加稅了。

但是中方人士就會回來說,如果我們要發展這種友好關係的話,你們得針對貿易和進口限制方面去向聯邦政府遊說,如果不改變美國的貿易政策的話,那會傷害美中之間的關係等等。

然後這些州政府、地方政府或商會就變成了為中共政府遊說美國聯邦政府的說客了,但最後中方所說的投資根本就無影無蹤,美國人被耍了。美國人需要了解這些情況。

這個例子是戴蒙德在發佈報告後才聽說的。讓他感到心裏很不安的就是,這份報告在11月29號公佈於眾之後,很多人來找他告訴他更多的相關實例和信息。

最令人不安的是關於美國基因庫

讓他感到最不安或驚訝的例子是什麼?戴蒙德說,是關於基因數據庫的問題。美國近年來流行檢測DNA,例如去年有一陣子民主党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做DNA檢測想看看她是否有美國原住民血統,當時搞得沸沸揚揚。

美國有一個基因分析公司叫“23andme”(註:該公司的名稱翻譯是“23和我”,其中的數字23指的人類擁有的23對染色體),專門從人的基因來分析他的基因背景、基因成分、祖先的族裔組成是什麼,比方說可以檢測出你有25%的歐洲血統、25%的法國血統,等等

問題是,當每個人的基因被收集起來後,誰來做分析?戴蒙德最近聽說——他現在對希望之聲的聽眾講出來,請大家可以去調查——這種分析是送到中國的實驗室去做的戴蒙德被告知,因為有一些,甚至幾乎所有的美國醫院為了省錢,當他們拿到病人的活組織樣本後,都拿到中國去做分析檢測。

但是,當中國醫院做完了美國院方要他們做的這些樣本分析之後,他們還拿這些樣本做些什麼?他們分析出遺傳結構並儲存在超級電腦里,建立一個美國人口數據庫,最後有可能對美國國家安全產生影響,包括生化戰。

在戴蒙德教授看來,美國公司、大學和機構,現在也包括醫院,大家有一個非常天真的假設,以為當你跟中國的公司打交道時,與跟美國公司或德國公司打交道是一樣的。但事實上,在中國,沒有哪一個公司是可以避免這種情況的:中國共產黨政權對他們拍拍肩膀,他們就得乖乖地交出他們所擁有的數據。

戴蒙德說,在基因數據這種敏感方面來說,我們知道中共政府已經在存儲自己民眾的數據,至少在新疆已經這麼做了,我們可以想見他們為什麼這麼做,所以我們必須對中共在它自己的超級電腦里建立美國人口數據庫非常、非常警惕。這是不是很恐怖?真是非常嚇人的。

中共在新疆的試驗和“社會信用”系統

根據多方報導,中共當局在新疆拘捕大批維吾爾族人、關進集中營或勞改營的時候,維吾爾族人被嚴密監控,不僅失去宗教信仰和思想自由,而且很多政治犯被收集DNA,被中共政權用來在那裡編製一個監控人民的所謂“社會信用”系統,是為整個中國在進行試驗。

“社會信用”系統是中共國務院2013年提出的建議,中共認為每個公民都應當根據他的經濟和社會地位的政府數據得出他本人的社會信用評分。為了評估一個人的信用分數,中國政府將通過監管體系自由地收集每個人在社交網絡、公共和私有機構等平台上留下的數據軌跡,從而獲得完整的社交檔案,包括:所在位置、健康記錄、保險、私人消息、財務狀況、遊戲時間、首選報紙、購物記錄、好友、以及約會行為。如果有相關言論如批評當局領導人或是議論政治等行為,將會導致扣除個人的信用評級,還會導致他無法使用購票、坐車等基本服務。中國的“社會信用”系統被批評是中共政府大規模監控民眾和社會的計劃中的一部分。

中共的“社會信用”系統也在向其他國家推行

其實不僅是整個中國,在其他國家,尤其是拉丁美洲和非洲,中共政府都在推行這種“社會信用”。根據路透社2018年11月14號的特別報導,中國電信巨頭中興通訊公司在幫助委內瑞拉開發新一代身份證的同時,也為當權者建立了一個監控公民的系統,類似中國的社會信用系統。

路透社記者伯偉克(Angus Berwick)2018年5月在委內瑞拉發現,當政的統一社會主義黨在競選時,掃描選民手中的“祖國卡”,並承諾給他們食品做獎勵。

伯偉克花了幾個月的時間調查,他發現這種“祖國卡”效仿了中國的社會信用體系,記錄了公民從家庭信息、僱主、收入、個人財產、醫療歷史、社交媒體、所屬政黨、投票與否等包羅萬象的信息。這個系統的創建者正是中興通訊。

委內瑞拉當地一名華人說,“祖國卡”最大的作用就是加油優惠,而且也越來越多地跟食品補助、健保和社會(福利)項目掛鈎。有媒體報導說,這是逼着人們“要麼投票給一個獨裁政權,要麼餓着肚子睡覺。”目前,已經有兩名美國參議員表示要求川普政府調查中興幫助委內瑞拉建立這個監控公民數據庫的案子,因為這違反了美國對委內瑞拉的制裁。

中共企業收集數據對全球安全是威脅

戴蒙德認為,在這個大數據的時代,中共政府統治下的中國企業和機構所做的這些事情不得不讓人警惕,因為現在數據是經濟的新動力,就像在他們的胡佛報告中指出的,在中國共產黨國家裡,那些通訊公司(如中興、華為)也好,非政府組織也好,其實是沒有區別的。在他看來,這些公司到處收集的數據儲存到超級電腦里,不僅是對它本國民眾的安全威脅,也是對全球民眾的安全威脅。

中共也在輸出政權統治模式

中國問題專家、對外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易明(Elizabeth Economy)女士說,中共政府是否在向外輸出它的政治模式,目前在美國智庫和政界有很多討論,她的看法是,目前中共至少在輸出部分的政權統治模式,而且用的絕對就是高科技和政治相結合的手段在幫助獨裁專制政權的統治。

易明研究員說,在拉丁美洲,不僅在委內瑞拉,還有秘魯、厄瓜多爾,華為在玻利維亞也在做同樣的事;另外在非洲市場,北京的電器和媒體公司四達時代,在肯雅通過提供數字網絡架構,同時把BBC和其他媒體擠出去,使得中共媒體獨佔當地市場。

還有中共官員培訓坦桑尼亞官員如何監管英特網和媒體,限制公眾的不滿言論。所以易名不能不覺得,中共的影響力活動是非常活躍的。那麼,這些活動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

中共的政權輸出是對民主國家的巨大挑戰

易明研究員表示,中共這麼做的結果,即便不是建立一個同盟網絡,至少也是建成了一個支持者網絡,加上他們已經在聯合國所建立的全球性治理法規,結果就出現了一連串支持中共監管網絡和人權方面做法的國家。因此,她認為中共在拉丁美洲和非洲這些發展中國家的動作,對美國等民主國家來說是相當大的挑戰。

戴蒙德教授表示,這也是把他們這33位來自美國和世界各個國家的中國和東亞問題專家們聚在一起,寫這份200多頁報告的一個主要原因。

戴蒙德說,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中共不僅在美國,而且在世界各地,影響民主程序、滲透和動搖民主機構,所用的方式不是傳統的光明正大的軟實力手段,而是隱蔽的、甚至有時是強制的和腐敗的手段。

讚賞川普政府反擊中共的大力作為

戴蒙德教授表示,川普政府絕對是在提升美國人和美國社會對中共影響力滲透程度的認識方面起到了作用。雖然他們這一組學者中,對於川普總統的對華貿易談判方式有不同的看法,但總體來說,他們都認為一味地向中方傾斜的貿易政策對美國是危險的,

另一方面,中方還一直在採取不公平的貿易手段,尤其在科技領域,因此胡佛報告的專家學者們一致認為在這方面、還有中共的影響力方面給與對方回擊,不僅很恰當而且很有必要,所以他們很讚賞川普政府在這方面的大力作為。

美國兩黨對中共的警惕越來越有共識

雖然美國新一屆的國會參眾兩院分別由共和黨和民主黨掌控,但是在對待中共貿易和影響力問題上,戴蒙德認為,在對待中共政府滲透和腐蝕我們的民主體制、濫用我們的科技方面要更加警惕,採取更有力措施方面,兩黨越來越有共識了。

戴蒙德說,中美兩國關係現在到了一個拐點,不能再像原來那樣繼續下去了。作為美國,應該要求更加透明、更加堅定地維護本國制度和機構的誠信,以及要求美中兩國之間更加對等公平的關係。

本系列上集:美國智庫專家談美中關係(上):中共滲透美國之厲害美國要警醒

本系列中集:美國智庫專家談美中關係(中):美中關係到拐點看美國中文媒體淪陷

(全文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 希望之聲 記者馨恬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