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女兒獲9萬澳元獎學金 澳洲母女感恩法輪功

圖為珍妮一家四口合照。(珍妮提供)

當珍妮路過位於墨爾本Essendon區Buckley St街的魚薯店時,不禁往裡看了又看。裏面店員忙碌的身影彷彿又讓她看到了從前的自己,一段摻雜着五味的過往又湧上心頭。

曾供職於中國電影藝術研究中心外聯處的珍妮是“六四”親歷者,從第一天遊行到最後中共開槍血腥鎮壓,她全程目睹。當“六四”的槍聲響徹北京城,珍妮心中對這個政府僅存的一點希望也被擊碎了。

“六四”過後的一天,珍妮和先生站在自家的陽台,望着灰濛濛的北京城,她對先生說:“這個地方,怎麼能是人待的地方呢?!我看到過外面的世界,人家的那種生活方式,至少可以過人的正常生活。”

“我絕對不會在這個地方生一個小奴隸出來,我一定要離開這個地方!”

就這樣,珍妮於1990年到了澳洲。兩年後,丈夫來澳與她團聚,在1999年女兒四歲時,他們買了一個魚薯店生意。

珍妮的先生身體一直不太好,小時候得過軟骨病,腰總是很酸很酸,經常讓他疼痛難忍,“有時他疼得只能在地板上睡覺,連床都上不了。他拔過火罐,扎過針灸,但都不管用。醫生叮囑他只能拎5公斤以下的東西,而且要非常非常小心。”珍妮說。

“他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經常頭疼。頭痛到什麼程度?一般人吃Panadol就行,但他要吃Panadeine(比Panadol藥性更強的一種止痛藥),而且別人吃一片,他要吃兩片。所以無論在家裡還是店裡,都放着這個葯。”

因為魚薯店大多都是體力活,搬貨物,換油,這些在珍妮眼中本該是男人的工作就只能由她來做,生活的重擔,未來的渺茫讓珍妮心力交瘁。“那時候我心情特別不好,再加上還懷着第二個孩子。”

一本奇書撥迷惘

“1999年,我姐夫的弟弟來澳洲,我姐姐給我打電話說:‘什麼都沒給你們帶,就帶了一本書。’我當時還覺得特別奇怪,就給我帶一本書幹嘛啊?我現在養孩子需要的是錢啊!”

珍妮把書取回來一看,原來是當時傳遍中國大江南北的法輪大法著作《轉法輪》。“當時我們還去了在墨爾本維多利亞市場的一個煉功點,還拿回了煉功帶。”但是夫妻倆都沒怎麼去看這本書,尤其當時在珍妮的頭腦里只有賺錢和養孩子。就這樣,一晃好幾年過去了。

後來促使先生拿起這本書是因為晚上開始失眠,“原來無論他是腰痛還是頭痛,他還可以忍,晚上可以倒頭就睡,但是現在開始失眠,他心裏就着急了。”珍妮說。

一天晚上,為了幫助睡眠,先生就想去書櫥拿本書看看,誰知一拿,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拿起了這本《轉法輪》,“沒想到一看,哇!他一晚沒睡,一氣呵成就把這本書看完了。看完後他當時就按照《大紀元時報》上面登的煉功點廣告,給一個聯繫人打了電話,問:‘還有什麼書?我一次性全買!’然後他就開始到煉功點煉功。”

“我記得很短的時間內,大概煉功三天,我先生說他有一天晚上煉功的時候,就覺得腰被杵了兩下,從此以後,腰病就再也沒有犯過了,幾天後他的頭痛病也好了!”

就這樣,神奇的事情接二連三在珍妮面前上演,“他真的是身心全變。首先是他身體上的改變對我的衝擊蠻大的;然後就是,因為我在家裡是很強勢的,說一不二,有時候我也知道自己很不講理,但因為我覺得壓抑,所以我也得讓別人和我一起難受。”

“那當我和他發生爭執時,從前呢,因為我先生脾氣特別好,我要和他鬧急了,他就是抽煙,等第二天早晨起來就看煙灰缸里全是煙頭;那現在我發現,我和他發脾氣,他也不抽煙了,也不會像原來那樣感覺很痛苦無奈。我就覺得他變得特別平和。”

將“真、善、忍”的理念根植於孩子心中

圖為珍妮的一雙兒女觀看神韻演出時的合照。(珍妮提供)

先生得法後,2014年,珍妮自己也走進了法輪大法,親身體會到修煉的殊勝與美好。隨即,她的最大心愿就是想讓兒女也在法中身心受益。

熟悉珍妮的朋友,都誇獎她把一雙兒女教育得非常出色。特別是女兒,在澳洲頂級學府——墨爾本大學本科畢業後,又繼續攻讀法律研究生,並獲得了3年共計9萬澳元的獎學金。

當朋友問珍妮是如何培養孩子的,珍妮常會講出友人從未聽說過的道理:“我在修煉法輪大法後,發現我原來的很多觀念全都顛覆了。現在我發現,其實人的生活當中,有更重要的東西,是在學業之上的,就是——德。你首先要做一個好人,然後才能做一個好律師、好醫生。但如果你的德跟不上,即使你成為了一名律師或醫生,也不會是一個好律師或好醫生。”

“所以現在我覺得學業並不是最重要的,我現在對孩子們的要求很簡單,你是學生,你就把書讀好,這是你的角色。至於說你們長大以後做什麼,其實做什麼都可以,但是無論你們以後做什麼,我都希望你們能在你們的位置上做一個好人。這就是我現在最基本的要求,沒有任何其它要求。”

珍妮知道,雖然話是告訴他們了,但是如何引導他們去做一個好人,做一個有德行的人,讓他們知道什麼是好人,是有德行的人,這是一條艱難的路。

“因為我的兩個孩子都在澳洲出生、長大,接觸的都是西方文化,那作為父母,我們的話孩子能聽進去多少,怎麼去引導他們?我只能用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告訴他們怎麼去做一個好人。”

所以在生活中的點滴小事中,珍妮都會注意從中教育引導孩子。

也許大家依稀還記得震驚中外的“小悅悅事件”,“有一天我女兒從學校回來就特別不高興,看樣子像哭過,我就問她怎麼了?當時她帶着哭腔問我:‘為什麼中國人是這樣子的?’我就問她出什麼事了,她就說是同學發給她小悅悅的視頻,當時她就哭了。

“後來我就和她講,你知道爸爸媽媽在做什麼嗎?其實我們在做的這件事情(向民眾講清法輪功真相),就是希望在中國能儘可能少發生“小悅悅”這樣的事情。這個事情本身看上去很殘酷,很不好,但是這樣的事情在中國還在以另外的形式發生著,只是你不知道。那它反映出來的就是中國現在整個社會,人的那種道德觀念已經崩潰了,做人的底線沒有了。”

珍妮繼續對女兒說:“其實你們很幸運地出生在這樣一個自由的地方,爸爸媽媽也很幸運能來到這個地方,但是你要知道,大陸那個地方的人和你是一體的,他們也是你的親人,所以爸爸媽媽現在在外面做很多法輪大法講真相的事情,很多的活動要參加,有時候照顧不到你們,你們一定要正確地去理解爸爸媽媽,做人一定要正義、善良。”

珍妮回憶說,這一次談話,給女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還有一次,一部記錄高智晟的影片《超越恐懼》放映後,珍妮夫婦帶著兒女去觀看。珍妮想起他曾經看過的高智晟和他女兒有一段對話,他的女兒問高智晟,每個家庭都有一盞燈,父親就是這個家裡的那盞燈,為什麼別的家庭都有,而我沒有?高智晟告訴女兒,他就是為了千千萬萬家庭都有這盞燈。

當時那種觸動心靈的震撼令珍妮感動無比,珍妮對女兒講:“麗莎,你的爸爸媽媽雖然很普通,但是我們做的事情和高智晟所事情的意義是一樣的。你和弟弟支持我們,我們所做好的那一切都有你們的一份。”

“爸爸媽媽在外面講真相,沒有一分錢可拿,每年爸爸去世界各地參加法輪大法遊行,我們都是付出自己的金錢和時間,但共產黨就造謠說我們是拿錢的。你們要知道我們現在所做的是為什麼。”

就這樣,女兒在父母的正向引導下,也慢慢走進了大法中。2016年麗莎放假時,她告訴媽媽,她要看一下爸爸媽媽一天到晚熱衷讀的書到底是在講什麼。一個假期,麗莎將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40幾本著作全部看了一遍,她明白了大法的法理就是自己做人的準則。

對此,珍妮也倍感欣慰,“我覺得麗莎有了一個做人的標準,‘真、善、忍’在她心裏已經扎了根了。對於我們做父母的來說,值得欣慰的是,她現在在這樣一個複雜、道德在急速下滑的社會,因為大法這個根扎在這裡了,她才能夠不被別人帶動。”

修煉大法不再焦慮女兒如願獲9萬澳元獎學金

當女兒麗莎2016年拿到墨爾本大學法律研究生的9萬澳元獎學金時,她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感謝李洪志師父。要知道,能夠拿到這樣高額獎學金的學生,可謂鳳毛麟角。

報考墨爾本大學法學院的學生,都需要出色的法學院入學考試(LSAT)成績。

“我第一次考LSAT(本科的最後一年有三次考試機會),成績並不理想,因為在2015-2016時,我患了嚴重的焦慮症。在LSAT考試現場,我感到焦慮症發作了,像是犯了心臟病一樣,呼吸困難,當時我感覺糟透了,”麗莎說,“雖然考試結果不算太差,但我覺得可能拿不到獎學金。大約半年後,我開始修煉大法,從那以後我就再也沒有犯過焦慮症。當我第二次考LSAT時,我發揮了自己的真實水平,一切都非常順利。”

“在申請獎學金的過程中,還發生了一個有趣的小故事,”麗莎說,“2016年11月左右,我和媽媽還有其他一些大法學員去堪培拉支持一項議案。第二天,我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覺得應該查一查法律研究生申請書。這一查才發現,我在學院網站上提交的LSAT成績是第一次的分數,我馬上打電話到大學,把成績更新為第二次考試成績,我猜這一定是師父提醒了我。”

“當我接到獎學金的通知時,我正和媽媽在舊金山參加法輪大法遊行。我發現,在我每個人生重要的轉折點,獲知好消息時,我都是在參加大法活動。當時我沒有立刻告訴媽媽這個好消息,因為我想讓自己保持冷靜,讓自己對結果不那麼太執著。後來我很隨意地告訴媽媽我考上了的時候,我一直在心裏不斷感謝師父。”

麗莎說:“我覺得自己在大法中慢慢地獲得了更大的智慧,使我能夠冷靜地掌控每一種情況,相信自己有足夠的能力面對一切。因為我相信,師父不會讓我面對任何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談到兒子,珍妮更是十分感慨:“我兒子10歲開始學中文時,我沒有讓他上中文學校,我就是帶他學中文《轉法輪》,帶他背《洪吟》,讓他手抄《轉法輪》,就是那樣一段時間,我覺得大法也在他心中扎了根。我記得有一次我和他爸爸生氣,我兒子就抱着這本《轉法輪》走到我面前,說:‘媽媽,真、善、忍!’哇,這真的讓我印象特別深刻!”

2018年底,兒子Lyon的高考成績也超過了全家人的預期,考上了澳洲頂尖學府——墨爾本大學。

珍妮說:“所以我覺得對孩子的教育應該是潛移默化的,而且父母的行為對兒女的影響也是最大的。孩子很不喜歡父母說那種很教條的東西,但是父母的言行和變化他們都看在眼裡,就這些已經足夠改變他們了,他們也覺得我的變化太大了。”

孩子讀過《轉法輪》變得更加善良寬容

圖為珍妮的先生與兒子在參加香港大遊行時的合照。(珍妮提供)

“孩子們看過《轉法輪》後,我覺得他們最大的變化就是平和、寬容了許多。我記得有一次,女兒給我打電話,因為我女兒和我一樣,很少哭,但那次我聽見女兒在電話里先是哭了一會,然後才告訴我說弟弟不聽話。後來我下班回家就把他們叫到一起,要是從前沒修煉時,我肯定會發火,是要叫起來的,但這次沒有,我真的很平和。”

“我就提醒他們,師父在《轉法輪》中是如何教我們的。最後我說,如果你們想明白了,我想你們就應該知道該怎麼去做了。我沒想到,女兒竟然站了起來,給了弟弟一個擁抱,還說對不起!你知道這對我女兒來說,如果不修煉的話真的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一定是要弟弟先說對不起的。那一次對我真的是蠻觸動的。”

新年謝師恩歌聲傳遞內心的幸福

2019年中國新年的鐘聲即將敲響,珍妮特別想對李洪志先生說:“師父,過年好!謝謝師父!”她由衷感謝法輪大法帶給她全家人的變化。這時的她也了解到,真正的幸福,一定是來源於內心強大的力量。

現在的珍妮每天容光煥發,笑容總是掛在臉上。雖然經常被家人笑稱五音不全,卻常常唱歌給家人聽。

珍妮最喜歡《讓生命去感受》這首歌。她說:“那是一種真實心情的寫照,我的心情特別愉悅,修煉真的是讓人特別高興。”

珍妮收回了停留在魚薯店的目光,回過神,陽光灑在周身;珍妮低下頭,邊走邊微笑,嘴裏又哼出了那首歌,歌聲飄得很遠很遠:

打開窗,讓清風吹拂你;

推開門,讓陽光擁抱你。

走出去,讓生命感受永遠;

閉上眼,讓神思帶着你自由的飛。

那是生命的春天,那是歸真的理念。

真善忍凈化了心靈,

讓我們感受生命更加美麗。

……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林芷青墨爾本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