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專訪川普競選顧問邁斯特 談邊境安全戰略

據川普(特朗普)2020年競選顧問委員會成員傑森.邁斯特(Jason Meister)透露,川普總統決定重開政府的背後有一個明顯的策略。在對邁斯特的採訪中,他展示出了對共和黨和民主黨在當前圍繞邊境牆辯論中的更深層次政治作用的洞察力。他還透露川普作出重新開放政府的決定可能使他獲得重要優勢,並對他如何在「修建隔離牆」和再次當選總統的前景中站穩腳跟等問題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據川普(特朗普)2020年競選顧問委員會成員傑森.邁斯特(Jason Meister)透露,川普總統決定重開政府的背後有一個明顯的策略。以下為英文大紀元記者Jan Jekielek對傑森.邁斯特的獨家專訪全文。

在對邁斯特的採訪中,他展示出了對共和黨和民主黨在當前圍繞邊境牆辯論中的更深層次政治作用的洞察力。他還透露川普作出重新開放政府的決定可能使他獲得重要優勢,並對他如何在“修建隔離牆”和再次當選總統的前景中站穩腳跟等問題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記者:請您先說說下面這個問題。有人說,川普在重新開放政府這個問題上失敗了。你認為這種看法是正確的嗎?

傑森.邁斯特:我不認為還有什麼能比這種說法更偏離事實真相的了。川普很善於談判,他知道如何做交易,(通過這件事)他獲得了一個非常具有戰略意義的位置。他有效地從民主黨手中奪走了籌碼。民主黨希望利用因關門而休假的聯邦僱員作為籌碼,但總統通過重新開放政府並支付這些僱員未來三周的工資,實際上剝奪了民主黨手中討價還價的籌碼。現在,民主黨人必須以一種有意義的方式坐到談判桌前,最終做一些兩黨的政治家都還沒有做的事情——保護我們的邊界,保護美國人民;把美國民眾放在第一位。這是人道主義危機,也是國家安全危機,總統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他將保護我們的邊境,我認為民主黨將不得不坐到談判桌前。

記者:您提到了一個國家安全危機的概念,這個危機,有些人稱之為“人為的”危機。你對此有什麼看法?

邁斯特先生:這不是人為的危機。就連民主黨人也在過去幾十年里承認了這一點——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他們都曾在某個時候明確表示,他們希望在邊境建立一道物理屏障。不存在所謂人為製造的問題。你可以去和那些因非法移民謀殺而失去孩子的父母們談談;與那些因為阿片類藥物、芬太尼以及其他各種跨境毒品而有吸毒問題的人的家庭成員談談;與那些受到MS-13幫派影響的人的父母談談,MS-13就是那些跨境犯罪團伙。所以這不是一個人為的問題。這個問題已經持續了幾十年,必須得到解決了。

記者:也有人說總統有點孤立主義,他反對移民。這是怎麼回事?

邁斯特先生:是的,這是我們今天在媒體上經常能看到的觀點,這很不幸。現在已經沒有傳統的新聞報道了,他們都在傳播自己的觀點,這是非常不幸的。因為川普一次又一次地明確表示,他所談論的是非法移民,他說的不是合法移民。我們是一個由合法移民建立的國家,我們依靠合法移民。看看民意調查,每個人都信任並歡迎合法移民。因此,當《紐約時報》或《華盛頓郵報》發表報告說總統反對移民時,這是不正確的。他反對非法移民,而不是合法移民。

記者:所以,也許你可以重申一下總統對“童年入境暫緩遣返”計劃(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 DACA)的立場,這是怎麼回事?

邁斯特先生:關於DACA,很明顯,川普已經做出了一些姿態,他願意與民主黨人談判,這樣我們就能最終確保我們的邊境安全。這是我們必須做的事情。所以他願意與他們就DACA問題進行談判,以換取一堵邊境牆。如果你觀察一下邊境沿線那些已經建起實體屏障的地方,你會發現,那裡已經減少了近90%的非法移民。

記者:非法移民能帶來什麼好處嗎?

邁斯特先生:沒有好處。這實際上是這個國家中產階級的一個巨大負擔,我認為從全球主義者的角度來看,我理解他們為什麼想要非法移民、廉價勞動力等等。但是中產階級公民,那些基本上選舉了川普的勤勞的美國公民,這些人受到非法移民的負面影響最大。總統說過,“如果你不保護你的邊界,你就不成為一個國家”,就是這麼簡單。這不是腦外科手術,這是常識。川普不會再允許這個國家還存在沒有被保護的邊界了。

記者:你如何看待(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和(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過去對邊境牆的(支持)立場變為現在的貌似絕對反對。

邁斯特先生:從整個談判和美國政府關門的一開始就很明顯,民主黨人已經下決心,他們決不會允許川普修建一堵邊境牆。為什麼?因為他們知道,這是川普在2016年競選時最重要的議題之一。他們知道,如果他們放手讓他解決邊境安全和建設一堵邊境牆,那麼毫無疑問,川普將在2020年再次當選總統。所以對他們來說,這些都是政治問題,這都是政治遊戲和策略。

對於川普總統來說,這卻關乎著美國人民,關乎着邊境安全。這是關於做一些幾十年來民主黨和共和黨都沒有做的事情。川普是個實幹家,他是個善於解決問題的人,那是我們選出來的總統。他是一個來自紐約市的商人,一個房地產開發商,他知道如何按時按預算完成建造,現在他將要建造這堵邊境牆。

記者:也有人說,有一些技術解決方案不需要邊境牆來減少非法移民和跨境犯罪等等。這個問題你怎麼看?

邁斯特先生:我認為我們必須做上面所提到的各方面的事情,我不認為應該分成只做一件事或只做另一件事。但無疑,我們需要一個實體的邊境屏障。邊境隔離牆起作用,看看以色列,看看南部邊界上那些有實體屏障的地方,正如我之前所提到的,高牆已經在那些地區減少了近90%的非法移民。所以上面提到的問題都是一樣,我們應該關注每一個方案,我們需要有安全的邊境才能有合法的移民。

記者:你提到從一個全球主義者的角度來看,這可能有一種好處。你能解釋一下嗎?

邁斯特先生:我們看待移民問題的方式,或任何與此相關的問題,都是我們如何才能使美國更安全,我們如何讓美國變得更好。不幸的是,在移民問題上,左派和自由派實際上提出了另一個不同的問題。他們不關心如何讓我們更安全,或者什麼讓我們更好。他們關心的是怎樣才會對非法移民更好,怎樣才會對移民的祖國更好。這就是分歧所在。

記者:你能為我概述一下擁有一個開放的或漏洞百出的邊境所要付出的代價嗎?

邁斯特先生:幾十年來,我們的邊界實際上就是像瑞士奶酪上的洞眼一樣漏洞百出,它奪走了美國中產階級的就業機會;它把毒品帶到了邊界,還有幫派,你可以看到犯罪率顯著上升。所以我認為這些是我們在保護邊境時必須考慮的問題。

記者:你最近在市政廳寫了一篇專欄文章,你談到(因政府關門)被臨時解僱的美國政府工作人員是如何被用作討價還價的籌碼或工具,某種政治工具。你能詳細說明一下嗎?

邁斯特先生:從這個美國政府關門一開始的時候,民主黨人就立刻到處宣揚,說是川普關閉了政府,是川普妨礙了美國家庭獲得工資,妨礙他們去支付抵押貸款和撫養他們的孩子。他們基本上是把這些臨時休假的僱員作為籌碼和壓力來對抗政府,試圖阻止川普解決邊境安全問題。通過上周重新開放政府並向這些僱員支付工資,川普已經在在未來三周內從戰略上奪走了民主黨手中討價還價的籌碼。現在輪到他們了,球在他們那邊。他們需要以一種有意義的方式來到談判桌前。我們來看看他們是否真的想要保護邊境。

記者:假設我們未能在2月15日前達成協議,會發生什麼?

邁斯特先生:如果民主黨人在邊境安全和邊境牆等方面根本沒有達成任何協議,總統已經多次表示,他將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他能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並調取資金來建造我們迫切需要的邊境屏障。川普不會允許民主黨人阻撓像保衛邊境、保衛我們的國家這樣的對美國人民來說如此重要的事情。

記者:你認為最好的結果是什麼?你提到了為期三周的談判,你心目中的理想結果是什麼?

邁斯特先生:理想的結果是,民主黨人決定不再玩他們一直在玩的政治遊戲,並且意識到,就像他們過去多次說過的那樣,希拉里.克林頓、佩洛西和舒默都說過——你已經看過這些視頻了,這些錄像都在那兒,這些視頻不會從互聯網消失——他們一次又一次地說,我們需要一個邊境實體屏障。所以,如果他們能把政治把戲放在一邊,以一種有意義的方式坐到談判桌前,把美國公民放在第一位,把邊境安全置於政治之上,那將是最好的結果,我們同意一點他們要求的東西,然後我們築起一堵邊境牆。我們將有一個安全的邊界,我們將有合法的移民,而不是非法的移民。

記者:你看起來對這個問題很有熱情。為什麼?

邁斯特先生:我有孩子,我是一個父親,就像總統試圖把美國放在第一位一樣,我很看重我的家庭。這不僅在今天是一個重要問題,也是未來幾十年的一個重要問題。我希望我的孩子在一個安全的國家長大,在一個有法治的國家。我的意思是我們必須有法律,我們是一個法治的國家,我們是一個有邊界的國家,我們是一個有法律的國家。沒有理由去違反法律,去非法地移民,我們可以擁有合法的移民,就像我們幾十年來所擁有的那樣,我們需要保護我們的法律,我們需要保護我們的孩子的未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英文大紀元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高杉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