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揭秘斯大林希特拉聯盟 鐵人政治的二皮臉

1939年8月23日,蘇聯和納粹德國在莫斯科簽訂了《蘇德互不侵犯條約》和瓜分波蘭的秘密協定。一周後,9月1日清晨,蘇德兩國兩面夾擊,同時進攻並佔領波蘭,完成了對波蘭的瓜分。英國和法國因此向德國宣戰,二戰爆發。 此時,雖然蘇聯沒有公開與英法為敵,但事實上卻是德國的盟友。

斯大林,俄文“鋼鐵”之意。由於宣傳和灌輸,斯大林也確如鋼鐵一樣屹立在我們的腦海中——具有鋼鐵般堅強的意志、鋼鐵般冷酷的性格、鋼鐵般堅定的信仰、鋼鐵般嚴苛的政治原則。總之,斯大林很牛,從不會放棄原則去迎合任何人。

可是,當我們回顧蘇德戰爭前夕這位“鋼鐵”的所作所為時,就會驚訝地發現,“鋼鐵”竟然也會露出諂媚的笑臉,而政治也絕非鐵板一塊,有時就是一張二皮臉。

1939年8月23日,蘇聯和納粹德國在莫斯科簽訂了《蘇德互不侵犯條約》和瓜分波蘭的秘密協定。一周後,9月1日清晨,蘇德兩國兩面夾擊,同時進攻並佔領波蘭,完成了對波蘭的瓜分。英國和法國因此向德國宣戰,二戰爆發。

此時,雖然蘇聯沒有公開與英法為敵,但事實上卻是德國的盟友。

社會主義蘇聯怎麼會是納粹德國的盟友呢?這簡直匪夷所思!可是,歷史有時候就是如此的荒誕。當所謂的意識形態,也就是政治,成為利益的走狗時,那麼根據需要耍耍二皮臉又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呢?

作為盟友,蘇聯對德國的支持主要表現在宣傳上。掌握着國家所有宣傳機器的蘇聯在這方面具有任何國家也無法比擬的優勢。

斯大林向希特拉示好的第一步,是在蘇聯全境禁演反德影劇。

1938年,享譽世界的電影導演愛森斯坦的歷史巨片《亞歷山大•涅夫斯基》上映,該片講述的是13世紀的俄羅斯在亞歷山大•涅夫斯基大公的領導下擊潰德國侵略者的故事。影片上映後受到熱烈歡迎,斯大林親自接見愛森斯坦,並拍着愛森斯坦的肩膀誇獎說:“你是個好布爾什維克!”

然而,僅僅幾個月之後,這位“好布爾什維克”的這部影片就成了禁片。蘇德已經成為盟友,豈能再上映反德影片?二皮臉一翻——現在是向德國大唱讚歌的時候了!

作曲家普羅科菲耶夫,一位斯大林的忠實追隨者,他先後寫過兩部歌頌斯大林的聲樂套曲《紀念十月革命20周年》和《為斯大林乾杯》,那時正在着手歌劇《謝苗•科特科》,作品描寫1918年德軍佔領烏克蘭時對那片土地和人民的蹂躪。——蘇德結盟之前,這部歌劇政治正確,而結盟之後,立即轉為反動。斯大林指示:“如此描寫德國人是不能容忍的!”並派出官員對歌劇進行“指導”。最後,總檢察長維辛斯基靈機一動:把德國人改成白匪軍不就行了?於是,歌劇完成後,德軍變成了國籍不明的土匪。

1940年7月,作家愛倫堡從被德國佔領的法國巴黎回到莫斯科,開始寫作長篇小說《巴黎的陷落》,書中講述了納粹德國進攻並佔領巴黎時的種種暴行。書稿第一部完成後,交由《旗》雜誌發表,編輯接到上級指令:書稿中“法西斯主義”的字詞必須全部刪掉,把“打倒法西斯分子”等口號改成“打倒反動分子”。

“法西斯”一詞在那時的蘇聯竟然都成了禁忌。

在禁演禁印反德影劇書籍之後,接下來當然是“歌德”。

希特拉是德國音樂大師瓦格納的狂熱崇拜者,以瓦格納的作品向希特拉獻媚再好不過了。於是,斯大林下令,在莫斯科大劇院隆重上演瓦格納的歌劇《女武神》,並指定導演為愛森斯坦。

愛森斯坦是電影導演,對歌劇一知半解,怎麼竟會指定他去導演歌劇呢?原來,“鋼鐵”斯大林還有着繡花針般的心機:愛森斯坦的母親是俄羅斯人,父輩為德國移民,十月革命後,父親反對革命,移居德國,成為德國公民。由愛森斯坦這樣一個俄德混血兒執導瓦格納的作品,不是正體現了蘇德友好聯盟、血濃於水嗎?

《女武神》首映式,包括斯大林在內的蘇聯黨和國家領導人全部隆重出席,第二天的報紙雜誌上,對《女武神》的吹捧簡直到了肉麻的程度。

與此同時,一列列滿載着橡膠等戰略物資的火車源源不斷地開往德國……

然而,斯大林的獻媚和二皮臉政策,並沒有籠絡住希特拉的野心。

1941年6月22日凌晨,德國對蘇聯發動閃電進攻。蘇德戰爭爆發。

演砸了的斯大林精神崩潰。據克格勃頭子貝利亞講述:當時斯大林目光獃滯,他對政治局委員們說:“戰爭爆發了,它的發展將是災難性的。列寧給我們留下了無產階級的蘇維埃國家,而我們卻……我辭去領導職務。”然後他乘車前往郊外別墅。政治局委員們去找他,他驚恐萬狀,以為大家是來抓他的……經委員們勸說,斯大林才重返克里姆林宮辦公室。

可是,“鋼鐵”斯大林承認,自己沒有勇氣向國民宣布戰爭爆發,於是委託國防副主席莫洛托夫向全國人民發表廣播演說。

由一個副手宣戰,這在世界各國絕無僅有。

盟友一夜之間變成了敵人,於是——

瓦格納的《女武神》立即停演,不久前剛剛對這部歌劇肉麻吹捧的評論家們,連夜趕稿對其口誅筆伐;

立刻解禁抗擊德國鬼子的《亞歷山大•涅夫斯基》,在全國放映;

重新排演揭露德國人暴行的歌劇《謝苗•科特科》,不過最終沒有排成,因為導演梅耶荷德已經在幾個月前被槍斃了;

馬上開印《巴黎的陷落》一書,書剛一出版立刻授予斯大林獎金;

……

有人把1939年8月23日到1941年6月22日的蘇德同盟稱為“荒唐的伴侶”,那是一出雙方共同上演的、將政治玩弄於股掌之間的二皮臉醜劇。

原標題:斯大林告訴我們——政治就是一張二皮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陋蘭的速朽文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