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吳惠林:另眼看「國家獨佔貨幣」

了解“貨幣國家化”、“政府獨佔貨幣”正是“國家偷走人民的錢”,乃至貧富懸殊、社會不公不義的真相。(余鋼/大紀元)

前一陣子全球股市哀鴻遍野,由美國總統川普帶頭,幾乎全球一致的將箭頭直指美國聯準會(Fed)。因為Fed執行升息,而Fed主席鮑爾竟然不甩川普的一再警告,仍然堅行其主張,凸顯Fed獨立,不受行政部門的干預,逼得川普揚言要找鮑爾談話,目的無非是希望Fed升息步伐放慢,甚至停止升息或降息。

雖然Fed的微幅升降息為何會如此引發股市的大幅波動令人費解,但股民已深信不疑,於是紛紛採取買賣行動,如此也可顯示股市是“投機炒作”市場,而股票買賣並不是“投資”行為了?那麼,要問的是,政府有必要去干預嗎?如果股市因炒作而崩潰,甚至消失,情況又會如何?畢竟我們也看到經營很好的公司,堅持不讓股票上市呢!在金融面和實質面愈離愈遠的現代社會,這個問題是不是應該嚴肅的思考呢?其實,股市的蓬勃好像並不表示經濟的繁榮,也不能反映人民的生活福祉,倒是比較反映人民對“政權”的信任度,所以為了選票,政府已經不得不要支撐股市往上並防阻下滑。這是不是坊間所說的:“股市已不是經濟櫥窗,而只是信心指標而已”呢?

回到Fed這個機構,它也就是美國的中央銀行,而當今各國也都有中央銀行,只是名稱各有不同。我們也都知道,各國中央銀行光明正大道道地地“獨佔”印製各國的“鈔票”,而且這是“人為獨佔”並非“自然獨佔”,也就是說,並非自由市場“自然演進”而成的獨佔,而是政府保障的獨佔。眾所周知,央行獨立實施貨幣政策,現今最常用的是“利率升降”的政策,其實最終都是“貨幣供給或數量的增幅”,亦即“寬鬆或緊縮貨幣”。我們也都知道,自1930年代以來,寬鬆貨幣政策一直是主流。以往的貨幣供給變動,經由財政赤字、金融赤字,以及國外資產凈額增加三個管道進行。已故的蔣碩傑院士就曾對金融赤字大加撻伐,更有“五鬼搬運就是金融赤字”的說詞。而金融赤字就是金融機構以“低利率”大筆貸款給業者,是政府“紓困”的寫照,由而形成的龐大債務,或者形成呆賬,或者因貨幣供應增加引發的通貨膨脹而減輕,這是蔣先生所說“將債務推卸去”的“金蟬脫殼法”。到21世紀,Fed已換用QE(量化寬鬆)法來“印鈔救市”。如此一來,金融風暴、經濟蕭條、低薪、貧富懸殊、社會不公不義的現象也就與人類常相左右。

企業獨佔,公營事業獨佔、寡佔,一直以來已都飽受詬病,而“政府獨佔貨幣”更是老早就受到批判了。已故的一九七四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海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早在一九七六年就寫出《貨幣非國家化》(Denationalization Of Money)這篇長文,提出“貨幣非國家化”主張,要求貨幣發行市場自由化,也隱含中央銀行民營化。他指出,整個政府管理貨幣的歷史,簡直就是一部詐欺和矇騙的歷史。海耶克的學生羅蘭.巴德(Roland Baader)也說: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不幸就是讓國家成為貨幣的獨家供應者。不過,這些奧地利學派學者的言論卻不受重視,而該學派也在當代主流經濟學中被排斥,甚至消失了。因為他們的文章艱澀難讀又難懂,其學理很難被參悟。於是可憐的世人就長期受到壞理論的洗腦,受到壞政策的毒害,如今各國政府QE(寬鬆貨幣或量化寬鬆)和低利率政策被當作救經濟、救人類的救命符,殊不知世人正不斷地被餵食劇毒而被戕害呢!

可憐的世人如何覺醒、如何自救呢?了解“貨幣國家化”、“政府獨佔貨幣”正是“國家偷走人民的錢”,乃至貧富懸殊、社會不公不義的真相,讓奧地利經濟學派的理念廣為人知曉,就是最好的方式。而閱讀這本兩位奧地利學派學者著作的《國家偷走我的錢》深入淺出、淺白易懂的書就是終南捷徑,它是讓被矇騙的世人清醒過來的苦口良藥,讓我們大力的將它廣傳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