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需有前提條件 川習二月再會有難度 (圖)

可以說,無論從白宮的聲明還是川普在會見劉鶴時所言看,美國絕不會在迫使北京進行結構性改變方面退縮,兩個結果也明確告訴北京:一是達成一個前所未有的協議,川習再會;一個是按期加征關稅,川習難會。而選擇權就在中南海的習近平手中。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被喻為貿易戰場上的巴頓將軍。

歷時兩天的美中高層官員貿易談判於美國當地時間1月31日結束,從隨後美國白宮的聲明和中共新華社的通稿看,雙方沒有達成任何協議,只是就相關問題進行了討論,而且分歧並不小。

不妨先對照一下雙方各自的表述。白宮聲明在讚賞中共副總理劉鶴和其團隊的充分準備和敬業問題後,列出了雙方討論的問題,包括美國公司被迫向中國轉讓技術的做法;在中國境內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和執行的需要;美國公司在中國所面臨的大量關稅和非關稅壁壘;中國對美國商業財產進行的網絡盜竊所造成的傷害;扭曲市場的力量,包括補貼和國有企業,如何可能導致產能過剩;取消限制美國向中國銷售製造業、服務業和農業產品的市場壁壘和關稅的需要;貨幣在美中貿易關係中所起的作用。

聲明還稱雙方還討論了減少美國對中國的數額巨大且不斷增長的貿易逆差的需要。中國從美國的農場主、牧場主、製造商和公司企業購買美國產品是談判的關鍵部分。“美國尤其側重於就結構性問題和減少逆差達成有意義的承諾。雙方同意任何解決方案都將得以全面執行。”

而新華社的報導是雙方討論了貿易平衡、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服務業、農業、實施機制等共同關心議題以及中方關切問題,“取得重要階段性進展”。至於談判中提及的“中國對美國商業財產進行的網絡盜竊所造成的傷害”、“補貼和國有企業”等是消失得無影無蹤。這顯然是避重就輕,並有意規避貿易談判中美方需要北京進行的結構性改革。中共的誠意由此可見。而所謂的“取得重要階段性進展”不過是冠冕堂皇之語,表面上的進展並不意味着中共在關鍵問題上的妥協。

報導還稱,雙方同意,將採取有效措施推動中美貿易平衡化發展。中方將有力度地擴大自美農產品、能源產品、工業製成品、服務產品進口等。在此,中方又通過玩弄文字,掩蓋了中美貿易不平衡的罪魁禍首是中共,而其擴大美國產品的進口,不過是其重壓下不得已的舉措。

值得注意的是,對於“川普總統重申的在布宜諾斯艾利斯達成的90天進程是硬期限,而且除非2019年3月1日之前美中達成滿意結果,美國將提高關稅”的說辭,北京同樣避而不談。北京難道是沒有信心在該日期前滿足美國的要求?

無疑,對於談判中的分歧,川普總統心知肚明。在談判結束會見劉鶴一行時,川普的態度十分明了。首先對劉鶴的2月下旬“川金會”後,可以在海南舉行“川習會”的建議,川普直截了當地提出了條件,即是否舉行“川習會”,要視談判進展而定,“當我們會面時,我們會想要有一些可以討論的具體事項。”潛台詞是如果雙方無法在美方關注的關鍵問題上達成協議,“川習會”也沒必要舉行,因為沒有什麼實質的問題需要討論。

其次,對於中美貿易談判結果,川普表示,“如果能達成協議,我們將會得到一個很重大的貿易交易,我們已達成很多進展。”他同時補充道,有進展並不代表達成協議,目前並未談到是否要“延長停火時期”。這與白宮聲明所傳遞的是一樣的意思,即要麼達成前所未有的協議,要麼如期加征關稅。

第三,對於中方承諾要加購500萬噸美國大豆,川普僅僅表示“我們的農民會很高興”。顯然,美國人更看重的是中共的結構性改革和如何保證實施。貿易戰打了這麼長時間,中共還想拿增加大豆購買量來騙騙美國人,應該是打錯了算盤。

另有知情人士向《華爾街日報》透露,劉鶴此行帶來的承諾,主要是購買更多的美國農產品及能源產品,以及對美國的製造業和金融服務業提供更開放的市場准入條件。但這些承諾不符合美國的結構性改革要求。北京的誠意在哪裡呢?

第四,在中方一成員應川普要求宣讀習近平的來信後,川普只是禮貌且簡單地回應說:“這是一封美麗的信。”這封“美麗的信”中所言的兩國應該“各退讓一步,以早日達成協議”,並稱這是“符合雙方最佳利益⋯⋯且將給我們兩國和國際社會帶來積極信息”,毫無疑問又是在誤判美國、高估了自己。估計川普和其幕僚們都在內心慨嘆中共領導人的自不量力。

不久後將飛去中國談判的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也釋放了與川普近似的信息,那就是“我們正處在一個成功或失敗的階段,如果能順利解決,那麼就會成功”。

可以說,無論從白宮的聲明還是川普在會見劉鶴時所言看,美國絕不會在迫使北京進行結構性改變方面退縮,兩個結果也明確告訴北京:一是達成一個前所未有的協議,川習再會;一個是按期加征關稅,川習難會。而選擇權就在中南海的習近平手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