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共產主義黑皮書》:游擊隊與解放陣線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二部分 革命、內戰和恐怖(31)

作者:雷米‧考夫(Rémi Kauffer)

因此,“莫斯科之手”並非無所不在。但它在支持某些中東恐怖組織方面扮演了活躍的角色。蘇聯認為,那些巴勒斯坦組織代表了一場可與阿爾及利亞FLN相提並論的民族解放運動。從這一觀點出發,蘇聯迅速出來支持亞西爾.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alestine Liberation Organization,PLO)及其主要組成部分法塔赫(El Fatah)。但KGB還關注另一個巴勒斯坦民族主義組織,即由喬治.哈巴什(George Habash)醫生領導的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陣線(Popular Front for the Liberation of Palestine,PFLP)。自稱是一個激進的馬克思主義組織,這個高度結構化的運動對實施恐怖襲擊和引人注目的劫持事件,一點也不覺得良心不安。它的首次襲擊是1968年7月劫持了以色列航空(El Al)的一架飛機,隨後是12月襲擊了雅典機場。這些行動於1970年達到高潮,就在侯賽因國王的軍隊擊潰約旦的巴勒斯坦人之前。3架飛機在約旦的扎爾卡(Zarka)被炸毀,包括環球航空(TWA)一架波音飛機、瑞士航空一架DC-8以及英國海外航空(BOAC)一架子爵(Viscount)VC-10。它們在那裡被改變航線,乘客遭到囚禁。

PFLP的一名幹部納耶夫.哈瓦特邁赫(Nayef Hawatmeh),對自己所認為的過度暴力的恐怖主義感到擔憂,於1970至1971年成立了一個分裂出來的組織,名叫解放巴勒斯坦人民民主陣線(DPFLP)。持續從事了一段時間的恐怖主義活動之後,DPFLP以國際無產階級和勞動群眾的名義宣布放棄暴力,並與更加正統的共產主義路線保持一致,從而原則上成為蘇聯在巴勒斯坦問題上的主要盟友。然而,情況並非真的如此,因為與此同時克格勃正加緊支持PFLP。哈巴什本人很快就被自己的助手兼行動主任瓦迪.哈達德(Wadi Haddad)架空了。哈達德是一位退休牙醫,曾在貝魯特的美國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接受過培訓。

哈達德醫生是個經驗豐富的人。法國特工機構對外安全總局(DGSE)前首腦皮埃爾.馬里恩(Pierre Marion)認為,哈達德是現代恐怖主義的真正發明者:“是他設計出它的結構,培訓了它的主要實踐者;是他完善了招募和訓練方法,是他改進了策略和技術。”1973年末和1974年初,他脫離PFLP,建立了自己的組織PFLP-EOC(PFLP外部行動司令部)。該組織完全致力於從事國際恐怖主義活動。而哈巴什的組織則進行其它活動,包括針對以色列軍隊以及巴勒斯坦難民營合作計劃的游擊隊行動。

蘇聯克格勃決定支持哈達德的恐怖組織。從1974年4月23日的一則直截了當的信息(文件命名為1071-1/05)中,可明顯看出這一點。克格勃的這則信息是寫給蘇共總書記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Leonid Brezhnev)的:“自1968年以來,國家安全委員會(譯者註:克格勃的全稱)一直與PFLP政治局委員和PFLP-EOC首腦瓦迪.哈達德秘密接觸。去年4月,瓦迪.哈達德會見黎巴嫩地區的克格勃首腦時,私下披露了PFLP顛覆活動與恐怖主義的計劃,其要點如下。”

接下來是一份清單,涵蓋以色列境內恐怖襲擊的目標、計劃對以色列領土進行的顛覆行動、對鑽石公司和以色列外交官的襲擊、對沙特、波斯灣乃至香港的煉油廠和超級油輪的襲擊。克格勃報告繼續說道:“哈達德要求我們,幫助他的組織獲得某些對於這種顛覆行動不可或缺的特殊材料。儘管與我們合作並要求我們幫助,但哈達德很清楚,原則上我們不贊成恐怖,關於PFLP活動,他沒什麼可要求我們做的。我們與哈達德之間關係的性質,使我們得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PFLP-EOC的活動,對它施加有利於蘇聯的影響,並利用該組織的武裝力量,以適當方式展開積極的行動,如果這些行動符合我們的利益的話。”

撇開含糊其辭不論,結論是顯而易見的:只要能夠在不被捉住的情況下襲擊敵人,原則就算不了什麼。該文件傳給了蘇斯洛夫、尼古拉.波德戈爾內(Nikolai Podgorny)、柯西金和葛羅米柯,於1974年4月26日獲得批准。

哈達德最有天賦的學生是一名委內瑞拉年輕人──伊里奇.拉米雷斯-桑切斯(Ilyich Ramirez-Sanchez)。他以卡洛斯(Carlos)的名字更為人所知。他們兩人與亞洲恐怖組織日本赤軍(JRA)的倖存者合作。該組織的歷史很有啟發性。JRA創建於上世紀60年代末。當時日本的學生激進主義達到頂峰,毛澤東主義也在傳播中。JRA迅速與朝鮮特工取得聯繫(在整個日本列島,韓裔社區是相當龐大的)。朝鮮特工向他們的幹部下達指令,並帶來了JRA所缺乏的武器,但他們無法防止70年代初該組織內部的分裂。這種分裂導致了異議派和正統派之間的血腥衝突。於是,一些幹部索性叛逃到朝鮮,在平壤避難,在那裡一直從商並充當西方的中介人。另一派系決定進一步將其事務國際化,並與瓦迪.哈達德結盟。由於這個聯盟,1972年5月,JRA的3名成員代表PFLP行動,在特拉維夫的盧德(Lod)機場殺害了28人。#(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

譯者:礪真、言純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