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女子DNA測試 發現女兒精子捐獻者竟是直系親屬!

CBS報道,全世界有成千上萬名兒童是母親通過匿名捐獻者的精子受孕而出生的,丹妮爾·特舒亞5歲的女兒就是其中之一。但當她想要了解更多關於女兒的血統和潛在的健康問題時,她和家人決定做DNA測試,她也為女兒佐伊做了測試,結果卻發現這名捐獻者是佐伊的直系親屬。

捐獻的精子來自Northwest Cryobank,為捐獻者提供匿名保護,但特舒亞稱這名親屬提供的信息稱可以聯絡。

“我說我不想越界,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們在這裡,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與我們聯繫,”特舒亞說。

這名親屬回復“我不懂”之後特舒亞決定不再追究。但是她收到了來自精子銀行的警告信,告訴她不要聯繫捐獻者或者試圖“了解他的身份信息,背景或下落。”精子銀行警告稱它可能會“尋求2萬元的損失賠償。”

“毀滅性的打擊!我非常震驚,我哭了好幾天,吃不下東西,”特舒亞說,“我感覺很難堪。我以為我是在做對我女兒好的事情,然後就事實就以這樣殘酷的方式回擊我,讓我覺得我做了很可怕的事情,就像我是一個罪犯。”

精子銀行稱雖然不禁止進行DNA測試,但是“當一個人使用DNA測試結果去聯繫捐獻者或其家人時會增加擔憂。”特舒亞卻說,“我的女兒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是一個能夠呼吸,有感覺的人,她沒有簽那份合約。”

事實上,這樣的例子有很多。溫迪-克萊默就經營着一家公司,幫助通過捐獻精子受孕出生的孩子和他們的家人取得聯繫。她自己的兒子就是通過DNA測試發現有18個同父異母的兄弟姐妹。

“我們所有人,成千上萬人已經找到了這種聯繫,”克萊默說,“這是每個人的權利去了解他們DNA、他們的背景、親戚和遺傳病史的真相。”

但精子銀行表示,不是所有捐獻者都希望被聯絡,“這些人可能有伴侶、父母、工作和他們自己的孩子”,這種不請自來的聯絡“可能會危及這些關係和他們的家人。”

不過專家稱現在這種聯絡幾乎不可避免,科技的發展已經不能保證捐獻者匿名。

“問題是我們現在的科技已經超過了我們的法規,”不孕不育專家麥高文說。

而對於特舒亞來說,這件事最壞的結果是精子銀行收回了她購買的其它精子,她原本打算再生幾個孩子。“他們奪走了我的孩子,我未來的孩子。”

精子銀行表示會退款給特舒亞,但不會再把那些精子給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華西都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