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王友群:習近平的家鄉陝西省官場已經爛透了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大紀元資料庫)

1月21日,中共舉辦黨政軍高官“專題研討班”,習近平在講話中談到,中共面臨七大風險。據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高新透露,據說習近平的講話特別提到,對以趙正永為代表的陝西全省集體塌方式腐敗案的爆發深受震撼,深感憂慮。隨着趙正永案不斷被起底和曝光,陝西省官場嚴重腐敗的亂象,不僅讓習近平震驚,也令全世界人民震驚。

一、原陝西省的第一把手“爛透了”

1月15日,中紀委網站通報,原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趙正永被查的直接原因至少有二:一是對習近平3年4次“拆除秦嶺違建別墅”的批示陽奉陰違;二是涉嫌違法干預陝西千億礦產權案。關於這兩個問題已有諸多報導,這裡着重談一談趙正永與美女港商劉娟的關係問題。

劉娟17歲初中畢業後進陝西安康文工團;19歲進入陝西省農業機械化領導小組辦公室;22歲辭職到陝西電視大學中文系學習3年,後就讀於深圳經貿大學涉外經濟法律系。1990年畢業後,在陝西省政府當了兩年打字員。1992年後,劉娟突然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打字員變成腰纏萬貫的港商,當上了陝西省海外聯誼會副會長、香港陝西省聯誼會副會長、陝西省政協常委。

據凱奇萊公司法定代表人趙發琦2016年10月22日寫給時任陝西省委書記婁勤儉的實名舉報信介紹,2006年至2007年,劉娟在陝西省註冊多家皮包公司。2006年11月至2007年5月,劉娟在沒有探礦權的情況下,私刻印章,偽造申報資料,向中共國土資源部、國家環保總局、水利部、國家安監總局,為她的益業能源公司騙取了設計年產1,000萬噸陝西橫山波羅煤礦的“路條”、“土地預審”、“環評”、“水評”、“安評”等採礦權相關批文。隨後幾年,劉娟至少與境內外5家公司合作倒賣這些批文。2014年4月24日,劉娟以波羅煤礦採礦權相關批文為籌碼,將煤制甲醇專案和波羅煤礦項目的兩個項目公司——益業投資公司和益業能源公司100%的股權全部賣給香港秦皇集團有限公司,獲利21億元人民幣。

上述所謂千億礦產權案,是指陝西橫山波羅煤礦的採礦權。2003年,凱奇萊與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以下簡稱“西勘院”)簽訂民事合同,凱奇萊出資1,200萬元,由西勘院負責探查;收益按8:2分成,凱奇萊得80%,西勘院得20%。經探查,發現這個無毛之地下面竟是一個含量極高的大煤田。得知這個消息,美女港商劉娟眼紅了。於是,劉娟運用“美女”這個特殊資源,在陝西省大搞“公關”,美女走到哪裡,哪裡的官員就給她開綠燈,最後,西勘院將凱奇萊撇到一邊,跟美女簽訂協定,將原本屬於凱奇萊的採礦權轉給美女。美女轉手便將採礦權倒賣給港商,發了一大筆橫財。而時任陝西省長,之後的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正是幫助美女劉娟奪得採礦權的關鍵人物。這背後有多少故事,等趙正永案水落石出後,大家就都知道了。但是,不管這些故事多麼離奇曲折,都跑不出“權色交易,權錢交易”8個字!

二、原陝西省一批官員都“爛透了”

時任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帶頭貪腐,下面的人也跟着貪腐。就近兩年陝西查處的腐敗分子來看,完全可以說,陝西官場確實爛透了。

趙正永落馬後,大陸財新網報導說,陝西當地多名消息人士表示,陝西省人大副主任、原西安市委書記魏民洲與趙正永關係密切。魏民洲曾向趙正永輸送利益。2018年11月20日,魏民洲,因受賄1億9千多萬元,被判處無期徒刑。

已被查處的陝西省官員還有:副省長馮新柱,省政法委副書記、省610辦公室主任吳新成,省委秘書長錢引安,省扶貧辦副主任陳肖坪,省衛計委黨組書記胡志強,省國土廳廳長王登記,國土廳副廳長梁楓,省地礦局局長張寬民,中陝核工業集團公司紀委書記楊建勛,省地礦局綜合地質大隊隊長韋永智、副隊長趙選政,陝西日報社社長張仁華,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院長陳磊,西安市委書記孫清雲,西安市長上官吉慶,西安市委秘書長楊殿鍾,西安市委組織部長鍾健能,西安市政協副主席趙紅專,西安市秦嶺辦首任主任和紅星,西安市國土局長田黨生,西安市環保局長羅亞民,西安市政府秘書長焦維發,西安報業傳媒集團總經理苟立武,西安市人大常委會秘書長王德安,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局長唐建平,西安旅遊集團董事長李大有,西安市戶縣縣長張永潮,西安市臨潼區委組織部長萬舟,西安市文廣新局局長吳逸倫,西安市委副秘書長吳智民,西咸新區涇河新城管委會主任李益民,延長油田公司總經理王書寶,銅川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史敏,佳縣縣委書記辛耀峰,岐山縣委書記何宏年等。

據傳趙正永被抓當天,陝西省副省長陳國強也被帶走。近日,又有報導稱,秦嶺辦副主任王聰林等31人被查。

三、現任陝西省官員對冤假錯案麻木不仁

從上述情況看,陝西省抓的腐敗分子還真不少。但是,沒抓的,就不腐敗嗎?非也。在陝西省,除了原省委書記趙正永對習近平3年4次批示一再軟頂硬抗外,繼任的兩位省委書記也一樣。習近平第4次批示是2016年2月作出的。他要求對秦嶺違建別墅問題,“要扭住不放、一抓到底,不徹底解決、絕不放手”。2016年3月,趙正永不再擔任陝西省委書記,婁勤儉接任。對習近平的第4次批示,新任省委書記婁勤儉理當“貫徹落實”。但是,婁勤儉照樣敷衍了事。2018年4月,習近平作了第5次批示,這時的陝西省委書記已換成胡和平。胡和平照樣糊弄完事。陝西三任省委書記對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接連5次批示全都不當一回事,他們對普通百姓的訴求,就更不會當一回事了。

過去20年來,陝西省積累了一大批冤假錯案。1月18日,陝西省515個冤假錯案當事人在海外媒體上發表致習近平的公開信。信中寫道:“我們是陝西各地有不同嚴重冤情的515名當事人及其親屬。之所以採取這種集體連署形式來反映大家的問題,是因為我們被黨政領導權力干預、司法枉判等造成的冤假錯案,經個人長期上訴、申訴根本得不到解決。”

“陝西省政法委和聯席辦搞違法終結(案件),絕大多數案件在當事人完全不知情下被暗中終結並層報中央,封死了當事人訴求表達的合法管道。”“本次連署的515起案例當中:有62起命案,其中47起不被立案,15起被枉法重罪輕判;有33起實名舉報職務犯罪案例,被舉報人無一例被立案追訴,舉報人無一例外遭受打擊報復。輕者被辭退公職,剋扣工資及各種福利待遇。重者被強加莫須有的罪名判刑入獄,致傷致殘甚至致死;有350起訴訟參與人數年、十數年、數十年奔命於訴訟、上訴、再審、申訴等的惡性循環中;其餘上百起的財產侵害及強征血拆案例中,合法財產所有人被官商勾結的黑惡勢力肆意欺凌,人身財產被任意侵害而沒有任何的法律救濟管道,長年被堵死在信訪口上。相反,被侵害人膽敢奮起反抗,隨時可能招致更嚴重的人身傷害或牢獄之災。”“一件件血淋淋的案子,把最普通的人逼到絕望,逼到絕境!”

2017年和2018年,他們向陝西省委書記兼人大主任婁勤儉及其繼任者胡和平都遞交《連署信》,請求他們履行監督“一府兩院”的法定職責,督辦並落實中央巡視組交辦的《連署信》所有案件。“可時至今日,都沒得到兩位書記為首的陝西省人大、省委省政府任何部門隻字片語的答覆。《連署信》所有案件,也無一解決或有進展。”“省監察委拒絕受理(我們的)舉報控告材料”。2018年10月22日中央第四巡視組進駐陝西後,陝西省政府對巡視組駐地戒備森嚴。“不準上訪群眾面見中央巡視組、不收材料、不準喊冤、不準靠近、不許拍照。若有不從者,或被圍追野蠻驅趕、或被搶奪手機強刪照片、或被推搡架抬到派出所里毆打拘禁!甚至有人被屬地政府截回,非法拘留至巡視組工作結束!”

“本次連署的515起案例僅是陝西冤假錯案的冰山一角。我們及全省的冤假錯案長期得不到糾正,原因就是陝西黨政組織政治紀律被踐踏,公檢法司成為領導幹部踐踏法律的工具,導致陝西政治不清明,法治環境一片黑暗,人民感覺不到公平和正義,沉冤積怨沸騰!”“我們515起冤假錯案,在陝西省範圍內是不可能得到糾正的。”“請求異地審理515人《連署信》全部案件”。

習近平家鄉的父老鄉親還在給習近平寫信,還對習近平抱着最後一絲希望。一旦這最後一絲希望破滅,他們會怎麼做?

四、陝西省最基層的村官也爛透了

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欺上騙下,陽奉陰違,上不把習近平放在眼裡,下可能把老百姓放在眼裡嗎?上樑不正,下樑能不歪嗎?

關於陝西省基層腐敗的案例有很多報導,這裡只舉一例。陝西省神木市神木鎮南關村村民蘇水霞等人,曾實名向最高檢察院舉報中心舉報村黨支部書記李雙田的嚴重腐敗問題。李雙田在當村幹部之前,日子艱難,連豆腐都吃不起。當上村幹部20年,李雙田有了金鵬商務酒店,雷克薩斯570轎車、賓士敞篷轎車、保時捷轎車、寶馬、奧迪、皇冠、豐田霸道、大眾甲克蟲豪車數輛,私人財產數億元。多年來,村民先後300多次向有關部門反映,李雙田所有嚴重違法問題一直無人查處。

習近平家鄉陝西省官場的腐敗是整個中共官場腐敗的一個縮影。問題的根子在哪裡?在於中共一黨專政的體制就是一個不斷滋生腐敗的體制。黨管立法,黨管執法,黨管司法,黨管公安局,黨管檢察院,黨管法院,黨什麼都管。黨既當運動員,又當教練員,又當裁判員,如此一身而三任,不腐敗才怪了。

中共現在只信兩樣東西:權和錢,以權謀錢,以錢換權,惡性循環,最後,當官的,都變得鼠目寸光,上不見習近平,下不見老百姓,今朝有酒今朝醉,混到哪天算哪天!#

——轉自希望之聲,發表時作者作了修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