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共推老賴地圖 被指藉大數據監控人民

中共正在全社會建立所謂誠信系統。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與騰訊公司合作正測試一種新應用軟體,讓手機用戶通過微信“老賴地圖”核查身邊人的社會信用。專家表示,中共利用這張地圖完善大數據,以建立一張全方位無死角控制每一個老百姓的大網。

被稱為“老賴地圖”測試版的應用軟體1月中旬已在河北省啟動測試。手機用戶登錄該程序可掃描到方圓500公尺內“老賴”(個人或單位欠賬不還,信譽不好)的相關信息,包括名稱、地址,以及違規內容。用戶還可以通過分享功能將這些內容分享給朋友或微信群。另外,該程序還可以將“老賴”新的線索信息編輯提交給後台,進行在線舉報。

“老賴地圖”測試版應用軟件1月中旬在河北省測試。(微博)

網路自由觀察人士古河對大紀元說,“這個程序主要的目的不是用來舉報老賴,它可能是一個陷阱,就是為了搜集大量個人信息,因為大數據需要這些信息,而大數據從整個監控來說總有盲角、死角,通過這個APP,讓每個人都去使用、去舉報,用人工智能(AI)方式把這些死角彌補、堵上,達到全方位無死角控制每一個老百姓的真正目的。”

古河進一步說,人工智能發展是中共大數據其中一個手段,“大數據必須要依靠AI才能發揮更大的效益,如果沒有AI的參與,這個大數據就會有一定的漏洞缺陷等等,而除了AI,還有人肉的檢舉、搜索的補充,所以,這都是中共技術手段的一種擴張,是控制全民的一種模式。”

對於大數據本身,古河說,大數據不是用於真正的犯罪分子,“它是針對每一個對現政權不滿的人而設立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它推出各種APP(微信、QQ,包括舉報老賴的軟體)都是為現政權服務的。”

維護統治迫害異己的手段

河北高等法院表示,“老賴地圖”是網際網路技術在司法領域的應用,讓公眾了解周圍的信用狀況,通過監督、舉報,進一步壓縮“老賴”生存空間,威懾“老賴”履責。

古河認為,管不管老賴是政府推行公信力當中的一個步驟,“普通的公民有權力去管老賴嗎?所以,這是假借檢舉老賴的情況去對公民隱私權的嚴重侵犯、對公民政治權利的侵害。”

古河表示,“老賴地圖”是中共為維護統治,迫害異己採取的一種冠冕堂皇的措施。

“誰是老賴?這是非常關鍵的問題。比如他是一個異議人士,然後給捏造一個罪名說是老賴,不但上飛機上不了、上火車上不了,住高檔賓館住不了,出行辦事處處受限制,甚至被舉報遭到抓捕,這不是非常明顯的一種政治迫害手段嗎。”

舉報人本身也面臨危險

古河說,這個“老賴地圖”對舉報人也有危險,“舉報人的資訊也會被採集,另外,如果你舉報了警方不要的,就是有些警方知道的,但是故意不抓的,你舉報了,那警方的一些人會把這個舉報通報給老賴,舉報人反而會受到威脅。”

古河表示,其實無論是“老賴”或是舉報人,在大陸的現實情況下,已經沒什麼隱私,“只要你輸入任何一個數據,或者你的臉出現在他們的監控畫面上,都會很快找到你是誰及你所有的信息。”

中共製造不穩定因素

中共從2011年開始發展全社會信用體系,以打分的形式將個人或單位分出可信者和失信者,用分數的等級來決定失信者是否能夠使用諸如貸款和交通等具體的服務。而“老賴地圖”也是北京當局推動的社會信用體系之一。

據稱,在這種“一處失信、處處受限”的社會誠信格局下,“老賴”將面臨四面楚歌的境地,不僅個人在衣食住行方面會受到限制,家庭子女方方面面都會被受限,包括子女不能上私立學校,考大學可能被拒絕錄取,子女也能無法通過公務員、事業單位、軍校等的政審。

北京的董律師對大紀元表示,作為民事案件中不執行法院判決裁定的人去發動人揭發舉報,將來會涉及隱私權、人權等問題,另外,用發動輿論、群眾斗群眾、檢舉的方式現在也不能達到目的,“因為人家也會想,我今天揭發了他,說不定,我哪一天也會被人揭發。”

而更重要是,在經濟不景氣的今天,“老賴”可能會越來越多,“社會上大量的人被不良記錄懲罰,就業、學習、生活、發展通道一切都被切斷、生計遇到嚴重困難,當這部分人數量越來越多的時候,就會對社會造成強烈的不穩定因素。”董律師說。

據河北高院網站披露的信息,從使用社會信用體系到目前為止有超過1800萬失信者被禁止乘坐飛機,550萬人被禁止使用高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