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親爸才是爸:那些被大叔傷害的女留學生

最近著名演員吳秀波的桃色事件鬧得沸沸揚揚,除了名譽掃地外,伴隨而來的後果還有吳秀波人設的崩塌和事業的終結。曾經這個一直以儒雅大叔自居的“好男人”,被公眾不斷扒皮後一直刷新着人們的三觀。這不禁使人反思:一個人的責任感和道德觀並不是與年齡直接掛鈎。

曾因吳秀波而一度風靡的“大叔潮”使得很多年輕的小女孩們對中年男人痴迷,只想找事業有成的男人們談戀愛,彷彿只有“大叔們”才能給她們帶來幸福。記者也在近日聯繫到了幾名曾和“大叔們”有過情感糾葛的女留學生們,來講她們的經歷。

“你以為你給自己找了個爸,後來才發現,真正能像你爸對你那麼好的只有你親爸!”

這是記者在與小A聊天時小A爆出的一個金句。小A曾是個在洛杉磯藝術學校上學的留學生,在大三時她被朋友帶去參加了一個活動在那裡認識了她的大叔男友。她說:“我從小就是個很早熟的人,心理年齡比同齡人都要大。之前一直都不想找比自己大至少八歲的人,我覺得那樣的男人才能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能和我有共同語言。就在那個活動上我認識了他。他比我大了十八歲,一開始雖然聽別人說他是單身,但我對他也沒什麼想法,只是想多認識些人。很巧的是,那會兒我租房出了些問題,他知道後什麼也沒說,第二天就給我安排了一個新住處,而且比我之前的要好很多。我要給他房租他拒絕了,說他只是舉手之勞。我當時心裏就被暖到了,後來我找到了合適的房子就搬出去了,他也沒有攔我,但總是對我噓寒問暖,和他出去吃飯見我咳嗽了二話不說就藉著出去打電話的名義給我買了葯,讓我對他漸漸依賴上了。跟他的言談中他會不經意間提到這個城市一些權貴圈子的事情,會讓你覺得他有着廣闊的人脈,使得我對他越來越着迷。認識了差不多兩個月後,有一天他告訴我說,他知道我是藝術生想畢業後留在美國,可以幫我弄到O1簽證,但是我必須要當他女朋友他才會幫我,於是我就答應了。後來你也看到了啊,他只是在給我畫餅,說認識地方政府官員,可以幫我把身份解決,白占我便宜。我做他女朋友後不到一個月就閃人了,再見到他就看到他在和別的像我這麼大的女生約會。分開後我曾找他理論,他跟我說他沒有說過要幫我辦簽證,讓我拿出證據來,要不然就是我聽錯了。可惜我當時太相信他,沒有錄音也沒有旁人作證,要不然我一定狠狠的打他的臉。”

“不要想着去和中年男子算計,你在算計他的時候很可能他也在盤算着你。”

小B現在在洛杉磯一所大學讀研究生,她告訴記者她本沒有打算本科畢業後要繼續讀書的,但無奈遇人不淑,被一個中年男人玩弄了感情。和小A一樣,小B覺得同齡的男生不夠成熟,責任感不夠強,而且容易激動和情緒化。“我之前談的男朋友都是和我差不多大的,總是我去哄他們,我實在太心累了就想找個比我大可以去哄我的,於是我就在玩微信附近的人時遇到了這個男的。他比我大15歲,據他說他是搞投資理財的,離異,所以現在單身,但有一個女兒還很小。每次見面他都會準備些小禮物,然後見面活動也是不是帶我去打高爾夫,就是去某個酒庄品品紅酒。交談的時候,他總是告訴我他身邊的趣事,人生哲理,讓我對他產生了崇拜。認識沒多久,他說他想讓我做他女朋友,他也會幫我,知道我畢業後想留在美國,本身他就想娶我,所以我畢業後可以跟我結婚,幫我拿到綠卡。於是我們就在一起了,我那會兒真的是像個兼職的看孩子的保姆,一下課就去他家找他,幫他帶孩子陪孩子玩,後來他忙,我還幫他接送孩子。當初我學校的指導員問我,要不要申請OPT,想着馬上就要有綠卡拿了,我就放棄了申請,結果快畢業的時候我發現,他也在和別人曖昧着。他跟我說我們之間就是各有所需,我想通過他認識人拿到身份,而他也只是需要有個人幫他帶孩子,照顧他的飲食起居,我們之間不存在感情,所以我不該干涉他,就這樣他把我甩了。那會兒錯過了申請OPT只得找一個不需要GRE成績的學校申請拿到學生簽證,可以繼續合法留在美國。”

律師:對婚姻情感的欺騙不違法

律師說,O1與F1是兩種完全不同的簽證類型。F1是學生簽證而O1是傑出人才簽證。O1的簽證要求可以說是非常高的,只有在科研、教育或者藝術等領域有很高造詣和成就的人才能拿到O1簽證,比如獲得過國際大獎(如諾貝爾獎)或者專利。如果沒有像諾貝爾獎這樣的國際性大獎,起碼滿足O1簽證要求的其中3個才能辦理O1簽證。

對於科學、教育這些領域的“特殊技能”人才來說,他們必讀能夠證明自己在自己的領域內是頂尖人才。如果沒有獲得過這樣的國際性大獎,就要列出以下至少3項證明來證明自己的“特殊技能”。

對於藝術、電影界的“特殊技能”人才要求是該申請人在藝術界必須證明自己已經有了非常高的聲望可以說是領軍人物,也就是說自己的水平和技能要明顯高於平均水平。這些領域的“特殊技能”人才要提供的證明材料的形式是相同的。都要證明自己曾經獲得過一些國際重要大獎,或者曾被這些獎項提名(比如奧斯卡獎)。如果沒有這些獎項,也是要列出3項證明來證明自己具備高於別人的能力。

律師說:以上的兩件事情,不論從民事還是刑事中都沒有構成違法犯罪。因為這兩位案件中的女生看似只是被欺騙了感情,而並沒有被騙財,也沒有受到人身傷害。美國法院明確規定,凡是對婚姻和感情的承諾欺騙均是道德層面的,不是法律層面的。尤其是第一個案子中,該女生不符合辦O1簽證的條件,如果那個男子真的給她辦了O1簽證才是真正的犯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情感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