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共軍高官和國軍高官在危難時的區別

抗戰勝利後,第74軍軍長張靈甫(前排左二)跟所部軍官合影。(網絡圖片)

看國共兩軍相鬥,國軍將領被俘或殺身成仁,通常都是跟其總部在一起;而共軍首領被圍都是扔掉總部自己逃命。

先看國軍的兩例。據《國共蘇北會戰》:“當天(1947年1月17日)下午3點,整11師利用解放軍1縱被吸引到張林、高家窪一帶的機會,派一支小分隊穿過解放軍的陣地間隙進到人和圩,給整69師師部送來了兩卡車彈藥,並從那裡帶走了一部分重傷員。這個行動使得整69師的情緒稍稍安定”,當時師部和一個團堅守人和圩,共軍二、九兩個縱隊合攻,一天半後被攻破,師長自殺。如果換成共軍,師長肯定在前一天坐車溜號。再看孟良崮:張靈甫下面有9位作戰團長(除此還有一位輜重團長),其中三位留在臨沂訓練新兵,其餘6位參戰團長除周少賓和師長一起自殺外,其他全部突圍而去,這說明如果師旅長想跑,肯定跑得掉(張師長腿腳不便,但副師長蔡仁傑和旅長盧醒等人肯定能跑掉)。

共軍就不一樣,中原軍區六萬多人除了打掩護的“皮旅”被劉峙故意放走外,基本全殲,最強的副司令王震手下359旅只剩千把人(國軍估計只有幾百),但如此大敗,旅長(軍分區司令)及以上的高官只死了兩名(鄂皖軍分區司令黃世德和幹部旅旅長張文津),司令李先念和旅長張體學分別化妝逃命,後來任“副總參謀長”的張才千帶一百來殘兵逃到鄂西。再如,原南京軍區副司令肖永銀,在1948年與國軍交戰時“旅政治部、衛生部和直屬隊連同傷員三百多人,全部被丟下,結果,他們全部被胡璉手下的18旅活捉”——這跟上述國軍69師師長送走傷員而自殺真有天壤之別。

再看韓戰之中,共軍高官的逃跑之術。

《漢學研究》第34卷第2期(民國105年6月)刊載了香港科技大學常成的文章《“新中國”的叛逃者》。文章疏理五名反共戰俘領袖的叛逃過程,裏面提到吳金鋒記錄整理的一本書《安德舍筆記》,這本書的一些具體內容在匪區文章《這是志願軍損失最慘重的1個師,海量資料還原失利真相》有所披露(以下簡稱《真相》)。

據《真相》根據《安德舍筆記》整理的資料,偽“志願軍”損失最大的180師在突圍過程中,師領導不顧掩護的戰士,只管自己逃命。[55]師代政委吳成德因停留片刻處理傷員的請求,其他師領導即棄之不顧,揚長而去。副師長段龍章為掩護自己突圍命令部隊堅守某高地,突出去後竟顧不上通知掩護部隊撤收,聽任其被敵人包圍消滅。[56]師政治部主任兼代政委吳成德遇見538團團長龐克昌,要求他帶上同行的師政治部宣傳幹事張城垣,龐克昌卻只答應帶上吳成德一人,吳稍一猶豫,龐竟連吳成德也一起甩下不顧而去。[57]第538團參謀長鬍景義嫌突圍時帶的人多目標大,逐漸將所有跟隨的人甩掉,最後甚至把跟他一起的同級幹部也丟掉撒腿就跑。[58]

注釋:

[55]吳金鋒記錄整理:《1983年9月16日對蔡德榮的訪談記錄》,《安德舍筆記第一集》,第52頁。蔡德榮系段龍章副師長警衛員,在掩護師首長突圍時受傷被俘。

[56]吳金鋒記錄整理:《被俘回歸的原538團1營3連排長郝明昌1954年自述材料》,《安德舍筆記第一集》,第83頁。

[57]吳金鋒記錄整理:《1983年10月對張城垣的訪談記錄及張城垣1954年自述材料》,《安德舍筆記第一集》,第54頁。張城垣為原180師政治部宣傳幹事。

[58]吳金鋒記錄整理:《被俘回歸的原180師炮兵主任郭兆林1983年6月20日訪談記錄及1954年自述材料》,《安德舍筆記第一集》,第32-33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