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709案非正式完結 第二波打壓已接踵而來

當局的抓捕行動始於2015年7月9日,此宗被稱為「709律師大抓捕」的事件曾震驚國際社會,直至案中最後一位律師王全璋被判刑,歷時三年半的歲月中,包括律師、維權人士和公民等,超過300人被傳喚和抓捕。有維權律師及被捕者家屬均稱,當局把維權律師塑造成反對者的角色,不會因最後一人被判刑而停止打壓,呼籲外界持續關注。(文宇晴報道)

2015年7月9日開始,涉及超過300位律師、維權人士和公民被傳喚和抓捕,其中近20人被扣押半年後分別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等罪名逮捕。

不少關注「709案」的人士認為,隨著王全璋案周一(28日)宣判,並不代表當局打壓維權律師的行動已經告一段落。曾因為涉及「709案」一度被限制自由的廣東維權律師隋牧青,去年初被吊銷執照,他的妻子其後亦因為代理案件而被刁難和誣陷拘禁。

隋牧青指出,過去維權律師代理了不少被當局指是敏感的案件,與官方產生矛盾也因此愈來愈多。他認為,「709案」只是觸發官方打壓維權律師的其中一個大型行動而已,相信今後類似的行動還會陸續有來。

隋牧青說︰受難者還沒出來,營救者已進去(監獄)。營救者會不會再進去,我們都不知道。作為律師來說,並不是一個政治反對派的角色,但為反對派做辯護的時候,一個負責任的律師不會先考慮政治立場,首先考慮的是當事人的利益。不排除有一些部門的人,為了擴充自己的重要性而願意製造這様的敵人。

王全璋原本所屬的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在「709事件」中被官方定性為「犯罪平台」,透過糾集少數的「死磕」律師,專門選擇熱點案件進行炒作,所內包括主任周世鋒、律師王宇、王全璋等多名律師和工作人員在事件中被逮捕,50多名員工被迫解散。被捕者被羈押以來,當局以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為由,一直拒絕律師的會見。

曾任職鋒銳律師事務所的福建維權人士屠夫(原名︰吳淦),因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重判8年。一直為他呼籲的父親徐孝順向記者表示,「709案」是徹頭徹尾的政治迫害案件,不但違法拘捕,更在無法得到法律的保障下枉法判刑。

徐孝順說︰709案件主要是不按照憲法履行,才出現打壓的現象。以各種手法來操控,對於「709案」的家屬來說,是作為他們派別鬥爭的犧牲品。我也知道屠夫被判得太重;王全璋是沒有罪,但是以莫須有的罪名來定罪,我們也沒有辦法。主要是政治迫害的案件他們有把權利握在手上,愛怎樣做便怎樣做,我們是沒有辦法的。

除了維權律師在「709事件」中被直接打壓外,因護送被捕律師王宇兒子出國讀書的維權人士唐志順、幸清賢,在緬甸被中共警察越境帶走200多天後,官方才公布二人被以涉嫌「組織他人偷越國境」罪羈押,2017年初獲取保候審。

隨著「709案」被捕者的案件逐一開庭及判刑後,當局未因此而停止打壓維權律師,另一波針對維權律師的打壓行動已經默默開展。曾代理過「709案」的李昱函律師,於2017年10月底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拘留;律師余文生在2018年初被註銷執照後,更以「煽顛」和「防害公務」罪拘捕關押至今。李和平、文東海、楊金柱、隋牧青等律師亦先後被司法部門裁定吊銷律師執照。

余文生律師的妻子許艷向記者說,「709案」未結束,呼籲各界持續關注。

許艷說︰王全璋律師今天有了判決結果,但在判決之前,就是1年多之前辯護律師余文生失去了自由,也包括「709案」的辯護律師李昱函也被抓捕了。文東海、程海等很多律師被吊銷或註銷執照。余文生也是先被註銷律師證再被抓捕,等於是「709」的打壓還在繼續,所以還需要大家的關注。

亦有為數不少的維權律師,受到所屬地區的司法部門刁難和打壓,甚至被指因涉及國家安全等為由,拒絕他們出境。大陸律師界瀰漫著一股白色恐怖,人人自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