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再教育營學員遭虐待致殘

清河縣醫院護士長薩吾列.米勒太被送入改造營智殘。(記者喬龍)

哈薩克族阿斯亞.阿合買提怒乎合女兒,被新疆當局關押。(記者喬龍)

清河縣醫院護士長薩吾列.米勒太被捕前。(家屬提供/記者喬龍)

新疆政治再教育營多名被羈押者的親屬,上周在哈薩克斯坦講述其家人的遭遇。新疆清河縣醫院護士長沙吾列.米勒太的丈夫金格斯.扎爾汗說,他的妻子被送入再教育營後,因受到虐待,下半身癱瘓。當局要求她自己支付醫藥費和6名政府人員的監控費。

一個月前從新疆再教育營獲釋的穆斯林上周六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被羈押在教育營內的大部分人是維吾爾族人,其次是哈薩克族人,然後才是其他信仰伊斯蘭教的少數民族。在羈押期間,一日三餐主要是米飯和饅頭,還有蔬菜。營內的窗戶被黑色紙張密封,被羈押者分辨不清白天與黑夜。管教人員每天要求被羈押者高呼“熱愛中國共產黨”、“消滅伊斯蘭信仰”等違反穆斯林意志的口號。否則會受到處罰。

現旅居哈薩克斯坦的金格斯,本周一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他任職護士的妻子沙吾列,早前被送入再教育營:“我妻子沙吾列.米勒太,她是新疆阿勒泰地區清河縣人民醫院護士長,曾在單位獲得很多榮譽和獎狀獎勵。清河縣人民醫院院長叫夏瑞理,我妻子曾在工作單位,對夏瑞理的胡作非為,嚴重違反紀律等行為,向上級部門反映過。夏瑞理受到縣紀委通報。夏瑞理組織手下兩個護士給縣領導寫信,把我的妻子關進了再教育集中營。”

金格斯說,2018年1月10日,當局把他的妻子沙吾列關入再教育營,因公安找不到她的問題,15天後放人。但不久,又將沙吾列關入再教育營,而這一次羈押,造成妻子近乎殘疾:“這一次,我的妻子被關9個月,一天有時候只給她一個饅頭,又是爛白菜,有時候挨餓。從6月份開始,我的妻子下半身癱瘓,只能用‘尿不濕’解決大小便問題。沒有任何醫生護士去給她治療。當地政府不讓我妻子出去治療。”

醫藥費一萬七千美元由受害者自付

由於他妻子病情越來越嚴重,當局終於將她送到烏魯木齊醫院治療,但為時已晚。金格斯說:“9月28日終於將她轉到了烏魯木齊市的(新疆)自治區人民醫院救治。短短24小時內給我的妻子做了腰部大手術,鋼板固定手術。短短17天手術費花了83106元,腰椎兩側的鋼板兩萬多元人民幣。合共一萬七千多美元。”

更令金格斯憤怒的是,清河縣政府派出所謂維穩官員到醫院監視手術後的沙吾列,並要家屬負擔維穩費用。他說:“當地政府派了清河縣旅遊局局長姓侯的一位漢族人等共六個人,其中也有哈薩克族,到醫院監視我的妻子,他們的來迴路費、住宿費,一天三餐飯全由我們家,我的妻子和我的兒子承擔。”

本台記者致電清河縣醫院,但始終無人接聽。金格斯通過自由亞洲電台向全世界發出求助,他說,政府派人要在他家看守一年:“現在就剩一個人,他們要在我們家待一年,現在我媳婦和我的兒子成重點管控對象,出清河縣城必須要請假,跟我們來往的親戚全都是重點監控對象。你把我的聲音轉達給整個社會,讓全人類知道我們的處境。”

另外,新疆塔城居民阿斯亞.阿合買提努乎的丈夫說,他的妻子與兒子遭到當局羈押。他說:“2017年12月8日,中共官方把我的妻子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關押在新疆塔城的集中營11個月,2018年11月25日獲釋,但她還是沒有行動自由。”

阿斯亞的丈夫希望國際社會關注新疆少數民族被關再教育營的情況,呼籲中國政府讓他的妻子和孩子早日離開中國,到哈薩克斯坦與家人團聚。目前,新疆仍然有一至兩百萬少數民族穆斯林遭到羈押,他們沒有聘請律師的權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