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不起眼的黃土 居然能當作葯 救人無數

黃土除了生養萬物以哺育人類,還能用來救急以起死回生。(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尚書洪範》云:“土爰稼穡”,能化生萬物。中國作為一個古老的農耕文明國度,國人對黃土的崇拜由來已久。黃土,除了生養萬物以哺育人類,還能用來救急以起死回生,是一味可以就地取材的良藥。

最早對黃土的使用,見載於《金匱要略》,在此書第二十四篇《禽獸魚蟲禁忌》中有治療吃生肉中毒的方子,這個方子就是由單味黃土組成。要“掘地深三尺,取其下土三升,以水五升,煮數沸,取澄清汁,飲一升,即愈”。食物中毒的典型表現是上吐下瀉,古代沒有靜脈補液技術,嚴重的食物中毒屬於急症,若不及時止其吐瀉,難免脫水而亡。

急救時,來不及去掘地三尺和煮取數沸。所以通過歷代演變,只需要在黃土地上挖個坑,將新汲的井泉水倒入攪拌,等待片刻取澄清液服用即可。這種黃土拌出來的湯液,陶弘景給其取了一個雅名——地漿。經後世不斷發展,黃土涉及的急救病種不斷增多。

到了宋代神宗年間,兒科醫生錢乙便藉着一味黃土而名聲大震。錢乙早年自學《顱囟方》,因善治兒科疾病而名聞當地。一次,錢乙治好了長公主女兒的病,被留在了京城。不久,宋神宗的皇子得了驚風而抽搐不止,眾太醫屢治不愈,病勢緊急。這時,長公主向宋神宗推薦了錢乙。錢乙診視之後,認為皇子的病屬於水氣上泛所致,遂以單味黃土煮水為葯。給皇子喂下後,抽搐漸漸緩解,再經調治旬日便痊癒了。神宗大喜,便將錢乙提升為太醫丞,並賜以紫金,這在當時是莫大的榮譽。一時間,公卿爭相拜訪求治,錢乙名聲大震。

到了明朝,李時珍總結歷代經驗,認為黃土做成的地漿水,可以“解一切魚肉果菜藥物諸菌毒,療霍亂及中喝卒死”。

李時珍所提到的霍亂,包括烈性傳染病霍亂和暴瀉暴吐症。黃土做成的地漿水,除了對暴吐暴瀉症有效,對真性霍亂也有神效。真性霍亂可見嘔吐泄瀉,極短的時間內,將全身的水分傾瀉殆盡。醫書雖然有四逆湯等經方可用,但病人往往等不到醫生來診治或者來不及煎藥,已瀕於死亡。

據陳存仁先生記述,用溫水調和黃土,取清液灌服,一邊吐一邊灌,大約灌到八杯的時候,吐瀉可止,霍亂癥狀也就消除了。一戰期間,軍隊因流行霍亂傷亡慘重,阿拉伯人用中國傳去的灌地漿水法,使霍亂的死亡率降低為百分之三,而用鹽水灌救的死亡率是百分之三十。軍醫們紛紛研究這種方法,最終將其命名為“陶土療法”,被收入美國醫生霍華德的《最新治療學》一書。

隨着現代醫學的發展,黃土地漿水所能治療的食物中毒、真性霍亂、暴吐暴瀉症,若及時給以靜脈補液支持,已罕有死亡病例了,加之完備的防疫體系,真性霍亂也很難流行開來。此時,曾經為拯救黎民做出極大貢獻的黃土地漿水,是不是就要進入歷史舞台了呢?我曾經也是這樣認為的。某天,偶然翻閱沈洪主編的《急診醫學》,我改變了這種看法。

在“百草枯中毒”一節,中毒急診處理的第一條云:“百草枯無特效解毒劑,必須在中毒早期控制病情發展,阻止肺纖維化發生。一經發現,即給予催吐並口服白陶土懸液,或者就地取材用泥漿水100~200毫升口服。”

讀到這段文字,我最先有些驚訝,緊接着是興奮。驚訝於衛生部“十一五”規劃教材竟然收錄了“口服泥漿水”這樣的解毒方法;興奮於幾千年前先民智慧之餘蔭,仍在千餘年後庇佑着子孫。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國醫在線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