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委內瑞拉告訴中國人兩個道理 中共為何膽顫心驚?

委內瑞拉發生劇變後,很多中國人很振奮,因為中國與委內瑞拉都很多相似處,如都是所謂社會主義國家,都是專制獨裁統治,也都是瘋狂印鈔票,人民都沒有辦法通過選舉等體制內手段改變政權。不少中國網民對委內瑞拉和平過渡速度之快感到新奇驚奇,讚嘆不已。但客觀說,委內瑞拉與中國只是相似,還是有很大不同。嚴格說委內瑞拉是威權主義國家,而中國是極權主義國家。

 

習近平怕什麼來什麼委內瑞拉告訴中國人兩個道理

俄羅斯偉大作家托爾斯泰在他的名著《安娜•卡列尼娜》開頭寫到“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這句話用在國際政治上恰恰相反,不幸的國家都是相似的,幸福的國家各有各的幸福。歷史經驗證明,凡是實行社會主義制度,推行獨裁專制的國家,人民都會與苦難相伴。今年是2019年,中國有逢九必變的政治傳統,但不曾想這個傳統在全球化的時代也有了國際性。這不,南美洲的社會主義國家委內瑞拉發生了政治巨變。

1月23日,時值委內瑞拉希門尼斯獨裁政權倒台61周年,現年35歲的反對派領袖胡安‧瓜伊多發起了全國性的示威遊行,他自行宣布就任臨時總統,承諾組成過渡政府,再次舉行總統大選。他說,這是把委內瑞拉從“獨裁”里拯救出來的唯一方法。瓜伊多的振臂一呼,得到了委內瑞拉人民的積極響應,數十萬民眾走上了街頭,要求現任總統馬杜羅下台。美國川普總統發佈聲明,宣布美國承認瓜伊多為委內瑞拉臨時總統,並稱馬杜羅是“非法政權”,同時表達美國支持委內瑞拉民眾追求自由、法治的勇氣。各國隨即紛紛響應,包括歐盟、巴西、哥倫比亞、秘魯、加拿大、巴拉圭、智利等國家,也相繼跟進,承認瓜伊多出任委國臨時總統。

委內瑞拉現總統馬杜羅這氣可就大了,因為1月10日,馬杜羅才正式宣誓就職,正野心勃勃開始其第二個為期六年的總統任期。不料想,人民和國際社會不讓他玩了。他憤然宣布與美國斷交,限制美國外交人員72小時離境。但美方官員則說馬杜洛已非總統,無權與美斷交及驅逐外交官。這不尷尬了吧。瓜伊多向馬杜羅喊話,提議如果馬杜羅退出權位,未來民主權力將給予他特赦。目前委內瑞拉的局勢頗有喜感,出現了兩個總統:一個由本國議會和國際社會支持,一個由本國軍隊和官僚系統支持。

委內瑞拉政局的改變,其實在去年委內瑞拉舉行大選之時便已有苗頭。2018年,馬杜羅在總統大選中再次獲勝。在僅有32.3%的投票率當中,取得68%的選票,順利連任。然而,美國、歐盟及14個拉丁美洲國家,共同譴責委內瑞拉這場投票“非民主”。

為什麼委內瑞拉政權會出現如此巨變呢?我的看法是嚴峻的經濟危機,而造成經濟危機的根本原因在於胡折騰、自作虐,選擇了一條完全錯誤的政治路線。委內瑞拉窮嗎?答案是否定的。因為它曾經是南美洲最富裕的國家,其石油儲量超過沙特,全球第一。其他資源也很豐富,如鐵礦、天然氣、肥沃的土地、2000多公里的海岸線。對於只有3000多萬人口的這個國家來說,基本上是躺在財富上、抱着金飯碗生活。但不幸,馬杜羅的前任查韋斯執政後改弦易轍,決定走社會主義道路。他將所有的私企充公,在全國推行公有化和計劃經濟,將社會的生產效率降到了最低值。由於委內瑞拉極度依賴石油出口,2014年國際石油市場波動引發全國經濟崩潰,外資撤離,外匯儲備枯竭。加上,馬杜羅執政後堅持國有計劃經濟,並延續前總統查韋斯的長期反美路線,遭到美國制裁,處境雪上加霜。為了應對經濟衰退,馬杜羅這哥們瘋狂印鈔,使該國通貨膨脹高達百分之130萬。即使馬杜羅將最低工資標準提高了34倍,底層人士的月薪仍然只夠買一片麵包。最近幾年,委內瑞拉全國平均物價每19天就要上漲一倍,委內瑞拉人已經實在活不下去了。全國人口3000萬人的委內瑞拉就已經有300萬人逃離國家,成為難民。

目前,委內瑞拉的政權輪替是否能夠順利實現,還是未定之數。因為馬杜羅還掌控國內許多單位,尤其是軍方,專家認為除非美國打算直接出手介入,否則馬杜羅不太可能很快倒台。根據聯合國報告,委內瑞拉4天以來的反對派示威,已經有26人喪生。而過去一個星期,示威人群中有350人被警方逮捕。目前,墨西哥、玻利維亞和俄羅斯選擇支持馬杜羅。委內瑞拉最高法院裁定議會自行當選的行為無效,軍方也表示委內瑞拉官兵不承認非法自行宣布就任的“臨時總統”瓜伊多。但是不管怎麼說,長期困擾委內瑞拉的政治僵局,目前看已經有了解開的希望。失去國際主流社會的承認,面對大規模的街頭抗議,現任總統馬杜羅的未來前景不妙。縱使他能夠勉強維持着自己的職位,但是他的統治也已經不可能順利進行下去了。

中國與委內瑞拉查韋斯政府及其繼任的馬杜羅政府,都有着了緊密的聯繫。作為全面戰略合作夥伴,中國是委內瑞拉第二大貿易夥伴和第二大石油進口國。據《金融時報》統計,2002至2016年的十五年間,中國累計為委內瑞拉提供約1,250億美元貸款。委內瑞拉也是美洲少數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協議的國家之一。委內瑞拉發生劇變後,很多中國人很振奮,因為中國與委內瑞拉都很多相似處,如都是所謂社會主義國家,都是專制獨裁統治,也都是瘋狂印鈔票,人民都沒有辦法通過選舉等體制內手段改變政權。不少中國網民對委內瑞拉和平過渡速度之快感到新奇驚奇,讚嘆不已。但客觀說,委內瑞拉與中國只是相似,還是有很大不同。嚴格說委內瑞拉是威權主義國家,而中國是極權主義國家。委內瑞拉早就有了較完整的憲政民主制度而憲政民主對中國人還是一個玫瑰夢。儘管憲政制度在查韋斯四任總統任期內被破壞,但政治反對派一直公開存在。這與中國共產黨具有絕對統治和不允許政治反對派存在是完全不同的。同時,中國封鎖輿論,網絡上有柏林牆,西方的信息不能自由地進入,中共可以對人民進行洗腦。當然,中國的經濟和委內瑞拉也不可同日而語,習近平印鈔也還沒有馬杜羅那麼嗨。

但目前中國正在發生改變,習近平的極權主義路線是對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路線的改變,對毛澤東路線的回歸。目前習近平的政治倒行逆施已經使國內政治、商業和知識群體成為了他的對立面。習近平的意識形態外交和因報復孟晚舟事件而實施的人質和行刑外交使國際社會與中國開始劃清界限,中國與西方文明世界的冷戰正在形成。著名慈善家及金融投資家索羅斯,本周四在出席瑞士達沃斯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一個晚宴時表示,習近平已經成為自由世界最危險的敵人。目前中國經濟下滑嚴重,危機重重。21日習近平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研討班上也不得不承認中國在房地產市場、金融市場、中小微企業和“殭屍企業”等經濟領域存在重大風險。

委內瑞拉政局巨變,告訴我們兩個道理:一是獨裁暴政不可怕,人民可以改變政權。馬杜羅政權是強大的,但在瓜伊多的振臂一呼下,成千上萬的民眾走上街頭,巨變就發生了。古往今來,絕大多數的政權輪替都是在人民走上街頭的情況下發生的。沒有人民街頭抗議的強大壓力,很少有統治者會主動下台。同時我們也看到,體制內改革派在沒有人民示威的支持下,也很容易被保守派所擊敗。人民的街頭抗議會為體制內的改革派提供機會和動力。二是理性、非暴力運動是有效的。川普總統在2018年聯合國大會上的發言指出:“在每一個試圖實行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的地方,都產生了痛苦、腐敗和衰退。社會主義對權力的欲求導致擴張、侵入和壓迫。世界所有國家都應當抵制社會主義,及其給每個人帶來的痛楚。”委內瑞拉人民不願在忍受社會主義獨裁專制的痛苦,勇敢走上街頭,對馬杜羅政權說不,改變就出現了。中國上至知識精英、下至黎民百姓,歷經中共的長年腐敗與壓迫,早已認清中共專政的本質與中共體制的百般弊端。人民怨氣蒸騰,對中共的不滿與反對,對自由、人權、法治的渴望與期盼,絕對不下於委內瑞拉。正如辛可先生所言:建立王朝何其艱難,多少人拋頭顱撒熱血、橫死法場,但王朝垮塌,不過是瞬間的事。但凡到了臨界點,任何一個小火苗,都會讓看似巍峨的大廈片刻化為灰燼。

黎明前的黑暗也是至黑至暗,但越黑越暗,就越接近天明。苦難的中國人只要不失去信心,像委內瑞拉人民一樣走上街頭,就會迎來燦爛的光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