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洪博學: 拒絕被操控的歷史

台灣的危機和困境,多數來自歷史教育和媒體傳播,這個假設從最近一項民調獲得驗證。

台灣制憲基金會於1月18日發佈一項民調:高達57%以上的人民,並不知道現行的憲法就是“一個中國”憲法,高達53%的人民,不知道現行憲法國家領土包含中國和外蒙古。我的天,也難怪台灣人民的無知,排名全球第三名,只比中國第二名好一點,台灣人不重視國際事務變遷,也不關心世界上的各種議題,甚至不關心自己生活的地方,坦白說,台灣人的國際視野,比起非洲國家人民還糟糕,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呢?

1月12日,中時電子報公布一項民調結果更好笑:11%的人支持台獨,但是卻有68%的人支持歐盟共同體或國協方式。這些人難道不知道,成為國協組織或所謂共同體,先決條件就是自己必須先成為獨立國家嗎?真的有夠離譜。這些離譜,全部是教育養成的誤差。

1月2日,中國習大王威脅武力并吞台灣,發佈“中國不打中國人”之後,台灣長老教會,一百多位原住民教會牧師召開記者會,直接向習大王嗆聲:拒絕中國以“血統論”,作為并吞台灣借口,並強調台灣原住民,當然不是中華民族成員。會中有台灣血液學家林媽利,以基因研究結果,反駁中國血統論,林老師認為,台灣目前住民85%,屬於南島民族血統,比較純化的漢人,大部分是1949年大逃難的中國移民,此話一出,自然又引發正反雙方的論戰。

台灣人的血緣問題,事實上就是歷史教育操控的結果。從小,我們的教科書就是教導我們成為堂堂正正中國人,歷史書上也不斷告訴我們,台灣人祖先大部分來自唐山的福廣地區,問題是到底是多大的一部分呢?清帝國對台灣實施200年的“渡台禁令”,到底有多少漢人偷渡入台,也是一團迷霧,歷史書總是如此矛盾,卻又語焉不詳、含糊不清,有人甚至以族譜為證,證明自己是中國漢人,以此反駁所謂南島民族來源論。

統治者對台灣人民進行另類種族清洗

但是,現行的歷史教科書,所進行的洗腦,並無法提出合理科學數字,更無法解釋,本來在島上居多數人口的平埔族人,為什麼在1905年日治時代首次人口普查中消失了,為什麼在日治時代初期,實施的歸化政策中,願意回到祖國唐山的人卻如此稀少?而本來島內居於少數的漢人,卻突然增加了,這兩者的相互關係是什麼?於是,我們不得不懷疑,種族頭銜的轉化,其實是統治者對島上族群,所進行的另類的種族清洗。目前老共對新疆維吾爾人,所進行的“集中營再教育”手段,與早期鄭清兩朝時代,如出一轍,先消滅維吾爾族語言,然後消滅宗教、飲食習慣、文化,以及歷史。最後,維吾爾人就變成漢人了,台灣島上這些平埔人,很可能也是在這種手段下消失了。

台灣本來的平地平埔族人,漢化後變成漢族,拒絕被漢化者就躲入山區,這種推理合乎科學,也相當合理,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平地人和原住民基因相近。但是,卻和中國漢人基因差距甚大,簡單說,從明鄭時代到清治時代,長達200多年,統治者有計劃,對島上平埔族人施行全面漢化,利用減輕傜役的利誘,以及武力打壓,迫使平埔人變成漢人,而當時平埔人缺乏可記錄的文字,歷史也變成唯有統治者擁有解釋的權力,因此發掘歷史真相,只好從血液的研究,或者從人口學的變遷研究,才可能為台灣人極大多數,不具有漢人血統事實,找到科學證據。

但是儘管如此,仍然無法排除爭議,這也是台灣土地上族群認同,甚至國家認同,產生分歧的原因所在。

太平洋戰爭結束後,捲入戰爭的日本、韓國、台灣,都在歷史教育上產生疑問,日本比較簡單一點,所爭論重點就是侵略中國的歷史書寫,必須如何下筆才能符合客觀、多元原則,又不至於傷害下一代的認知,但是韓國和台灣就比較複雜,尤其是台灣,比起韓國的歷史教育,還多出族群真相的追尋。

韓國人不管屬於南韓或北韓,對於自己是朝鮮族人,並沒有太大疑問,政治上的左派或右派,只有描述北韓時在用字上有歧見,其所爭論的就是日治時代和軍事獨裁時代的歷史書寫,應該如何才能更客觀,更接近事實真相。

2015年,南韓總統朴槿惠一上台,為了美化過去父親統治的歷史,不只微調了課綱,還把審定版的教科書改成國編版,立即引發全國反彈這個歷史教科書事件,加上貪腐事件爆發,也直接導致朴槿惠下台。2017年文在演上台後,國編版又被廢除。南韓從1974年後,全國歷史教科書全部改為國編版,一直到1990年南韓徹底民主化,教科書又回到審定版,但是25年後朴槿惠一意孤行,企圖為父親翻案,卻只是曇花一現。

南韓歷史教育的爭論,從“韓國近現代史”開始,這裡也關係著很大一部分的轉型正義,例如光州事件的定位、濟州島事件的定位,甚至國家的光復日,改為建國日等等議題,2004年以前金大中執政,對於轉型正義的問題,實施保守主義作法,不去碰觸,但是盧武鉉之後,由於新右派的政治力強大,面對政治壓力,盧武鉉通過四大改革立法:國家安保法,私立學校法,歷史真相清查法,與論關係法,在這些法律之下,由國家政府組成各種歷史真相清查委員會,包括軍事事件調查和解委員會、歷史真相調查和解委員會、親日反民族真相調查委員會。

南韓歷史教育和台灣同樣,面對威權統治者的歷史書寫問題,過度美化威權領袖,會遭來自由派的反對,對威權統治者過度貶抑,也會激怒保守派,就好像台灣對於蔣介石的功過,還存在二元極端的論述,甚至包含對孫文的定位,也是隱惡揚善,缺乏客觀,例如:孫文和陳炯明“聯省自治”的衝突,以及未來中國走向的論述,只見一面彰顯孫文、貶低陳炯明,並不公允,台灣史方面爭論最大的228事件的真相,應該如何定位,到現在還無法定案。

公民有權拒絕被操控的歷史

南韓處理歷史爭論的方法,就是取消國編版,由民間出版商自訂內容後送審,採取自由開放價值,兩種書寫可以並列,讓學生自由研判,這才是符合自由主義的立場,但是,台灣目前教育對自己國家的定位,尚且含糊不清,甚至把自己裝成鴕鳥,忽視國際的視野,所以,培養出一堆人民,對自己國家流於無知,這當然值得教育部大大反省了,我們的教育真的有問題,南韓歷史學者金正仁說:“公民有權拒絕被操控的歷史”,這句話也可以讓台灣人民三思。“詳見金正仁所寫:歷史課的攻防戰”。

事實上,被歷史教育扭曲的現狀,並無礙於國家的建立,而且血統並非建立新國家的阻礙,歐洲在羅馬帝國敗亡後,主宰國家界定的所謂“單一民族觀”,西發利亞條約,也已經隨着歷史浪潮遠去,否則,英國人就不可能在美洲建立新的國家,有80%華人的新加坡,難道也變成中國一部分?黑白混合的多族群共處的美國,又應該如何稱呼?那麼就算台灣人被迫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又如何有礙建立另一個國家呢?問題其實不在於台灣,而在於中國腐朽的大一統價值觀,讓自己身陷偉大的迷霧之中,無法自省。

建構國家的條件,應該是價值認同,包括自由、民主、人權的認同,這種認同比起血緣認同更堅強,尤其是全球化運動普及後,台灣的新增住民超過數十萬人,這些人也不是漢人,更不是廣義的中國人,難道台灣人就沒有資格和責任,給這些新住民一個可以安身立命新的國家嗎?

理性主義大師康德說:“如果所有國家都是民主共和,那麼世界就再也不會出現戰爭了”,康德的夢想,在二戰後的歐盟建立,已經看到逐漸落實,但是,中國卻還維持專制獨裁,洗腦人民陷入血統論,以及大國主義泥淖,至今無法自拔,實在可悲。

美國建國先賢發動脫離英國的獨立運動時,英國80%的人喊打喊殺,但是,輝格黨國會議員艾德蒙柏克,卻支持美國應該獨立,他在下議院演講時說:“武力作為一種國家政策,必須謹慎使用,暴力可以剝奪人的身體自由,卻無法剝奪心靈自由,暴力連一段失去感情的婚姻,都無法維持,又如何可以維持千萬個已經離異的民心呢?”。

乘着“五月花號”到達美國的拓荒者,大部分是英國人,現在世界上,卻是英美兩國共存共榮,那麼渡過黑水溝來台的漢人,自立成為一個國家,也是順應歷史時代潮流罷了,樹大分枝、家大分房、各奔西東,符合自然道理,也印證了即便血統同樣,也無法保證只能建立一個國家,國家奠基於民主自由和人權的價值結合,比起血統更可貴,也更堅定。

被歷史教科書洗腦的大國一統論,正長期傷害中台兩國人民心智,台灣在威權政府轉型民主之後,正在努力逃脫這種大國一統宿命,公民社會已經對國定教科書說不,我們更期待中國,也有如同柏克的人物出現,告訴所有中國人:“并吞台灣是災難的開始,而不是結束”,那才是中國之福,也是台灣之福,讓我們可以遠離:誰是中國人?或誰是台灣人的無聊爭論,讓中台兩國,真正變成平等往來的兄弟之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