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聶樹斌殺人冤案平反兩年 至今無一人被追責

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婦女冤案平反已過去兩年,但是,至今為止,沒有一位參與制造這起重大冤案的官員被追究任何責任。相反,一位辦案警官升任石家莊市中級法院副院長。

1995年被中共冤殺的聶樹斌平反兩年無人擔責

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婦女冤案平反已過去兩年,但是,至今為止,沒有一位參與制造這起重大冤案的官員被追究任何責任。相反,一位辦案警官升任石家莊市中級法院副院長。

2016年12月2日,中共最高法院第二巡迴法庭對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婦女再審案公開宣判,宣告撤銷原審判決,改判聶樹斌無罪。在獲得國家賠償後,聶樹斌母親張煥枝於2017年8月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分別寄去一份“關於敦促啟動聶樹斌冤案追責程序的申請”。

兩年前河北省高級法院表態要調查違法審判問題

最高法院於2016年12月2日上午宣布改判聶樹斌無罪,河北省高級法院立即通過官方微博表態稱:“河北高院將汲取此案的深刻教訓,並就是否存在違法審判問題及時展開調查。在今後的審判過程中,我們將嚴把案件事實證據關、程序關、適用法律關,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

2017年3月,河北省高級法院對聶樹斌父母作出國家賠償決定,決定支付國家賠償金共計268萬多元。

2017年8月,張煥枝曾就“是否已經放棄追責”接受媒體採訪時其表示:絕無可能(放棄),相關責任人必須嚴懲。張煥枝說:“聶樹斌冤案的追責我沒有放棄,(為了平反)我奔波了20多年,為什麼在追責這裡放棄?既然最高法院認定了聶樹斌案是冤案,就應該公開追責的結果並告知全社會,讓老百姓心裏更明白,促使之後的‘聶樹斌案’不再發生,這是我的願望。”

2017年8月30日,張煥枝曾向最高檢、最高法分別寄去一份《關於敦促啟動聶樹斌冤案追責程序的申請》。其中寫道:“迄今為止,無論是最高法院,還是河北省政法部門,尤其是冤案的製造機構河北省高院,並沒有查清和指明是哪些人製造了這一冤案並應對此負責。我們認為,要追責首先就要查清並追究那些製造這一冤案的人和部門的責任。”其次,“我們所說的追責,也包括對這12年來所有對抗、阻礙複查平反的陰謀的追查和責任追究,即使無法追究他們的法律責任,也應追究他們的政治責任。”

上述督促申請寄出近一年後,聶樹斌的父親聶學生即於2018年8月25日去世,他生前一直未能見到追責結果。

至今製造聶案的官員無一人被追責反倒有人陞官

至今為止,河北省公檢法系統均未就聶案公開過任何追責信息。卷宗材料顯示,辦理聶樹斌案的公安人員包括:石家莊公安局原郊區分局和留營派出所警察尚中華、張日強、杜同福、魯嘉亮、陳勇、谷鐵盈、劉生吉等。

其中,尚中華是聶樹斌案偵破的總指揮,時任石家莊市郊區分局負責刑偵的副局長,後任石家莊市公安局經偵支隊長、河北省公安廳經偵總隊調研員等職。張日強、杜同福是聶樹斌案的主要承辦人,杜同福現任石家莊市橋西公安分局副局長。

谷鐵盈時任郊區分局刑偵科長。劉生吉時任郊區分局四科副科長,負責案件偵查工作,魯嘉亮和陳勇系留營派出所警察,三人參與聶樹斌案初審,聶樹斌被突審5天5夜後,作出第一份有罪供述。

檢察院和法院系統參與聶樹斌案審理有:一審審判長康平平,代理審判員梁建琴,代理審判員張貴軍,書記員高雷,一審公訴人田麗媛,二審法院審判長趙桂雲,審判員王振平,審判員姜楓等。

公開資料顯示,負責聶樹斌案初審的劉生吉,後來擔任石家莊市公安局副局長,現任石家莊市中級法院副院長。

中共“黨大於法”決定製造冤案容易追責難

聶樹斌案發生於1994年8月5日,當時石家莊市西郊一塊玉米地里發生一起強姦殺人案。隨即,聶樹斌被警方認作嫌疑人。1995年3月,聶樹斌被石家莊市中級法院判處死刑。2005年,在聶樹斌被執行死刑10年後,真兇落網並認罪,聶家請求重新審理案件卻遭拒絕。又過了近10年,2014年12月,最高法院指令山東省高級法院對此案進行複查。2016年6月6日,最高法院決定重審聶樹斌案。同年12月2日,最高法院對該案公開宣判,推翻原審判決,改判聶樹斌無罪。

聶樹斌案是震驚世界的重大冤案。在社會各界長時間強大輿論壓力下,中共為了拿一個典型案例的平反來裝點“依法治國”的門面,在拖了很長時間後,總算平反此案。但是,追究責任卻難於上青天。為什麼?

關於錯案追責問題,北京理工大學法學教授徐昕表示,不只是聶樹斌案不見追責,近些年來,國內絕大多數的案件糾錯後都沒有追責,與聶案類似的“內蒙古呼格案”追責也就是搞了個罰酒三杯,都是紀律處分,沒有一位官員因為錯殺呼格而受到刑事處罰。徐昕認為,追責要付出實際行動,有明確的具體訴求,不能空喊空等。

時政評論員陳厚德表示,中共是一黨專政,黨高於法,黨大於法。中共的公、檢、法都處在黨的統一領導下,並不能獨立辦案。相反,有時候,中共政法委書記會直接主持召開公安局局長、檢察院檢察長、法院院長所謂“三長會議”聯合辦案,實際上是政法委書記定調,三長“貫徹落實”。因此,在中共統治下,公、檢、法,表面上是三家,實際上是一家,穿一條褲子。如果這個案子是政法委書記定的,或者是政法委書記的上級黨委書記定的,下面的具體辦案人員,為了自己的飯碗,不得不服從和執行。如果追究下面具體辦案人的責任,下面不服;如果追究黨委書記或政法委書記的責任,他們就是管公、檢、法的,誰追究他們的責任?中共“黨大於法”決定了製造冤案容易追責難。

只要中共當政一天,中共就不可能“依法治國”、“依法行政”、“依法辦事”,中國民眾就一天不可能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陳克江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