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結婚率屢創新低的南韓 適婚男女連約會都懶

一場南韓聯合婚禮上,有新人在典禮過程中睡着。

年節將近,“你什麼時候要結婚?”是許多已屆適婚年齡的民眾,每年回家過年最想逃避的問題,南韓也有同樣的現象。

許多單身的南韓民眾發現,定期會被親朋好友、同事甚至陌生人“關切婚期”。面對如子彈一般連續轟炸的催婚提醒,愈來愈多韓國人徹底放棄走入婚姻,甚至是,約會,也免了。

25-29歲男性90%未婚南韓青年不想結婚

一名住在首爾的34歲男子告訴《南華早報》:“我每次回家,爸媽都會催婚。他們剛開始會開玩笑的說這件事,但談話結束時通常都變得很嚴肅。”

另一名32歲在首爾工作的女性也有類似的經歷。她說,第一次見面的人也會問“為什麼沒有結婚”,南韓的年長者尤其會問這類問題,但是年輕世代漸漸發現這是有點冒犯和不必要的問題。

南韓因社會中根深蒂固的父權體制,讓女性男以在工作中兼顧家庭是間接導致出生率低落的原因之一。

一份1月初由南韓健康和社會機構頒佈的調查報導指出,截至2012年為止,20歲至44歲的調查對象中,不到40%的人積極約會,但走入婚姻的比例甚至更低。

據《韓國先驅報》(The Korea Herald)報導,2015年介於25到29歲之間的男女,分別有90%和77%的比例未婚;30至34歲則是56%、40至45歲減少至33%。相比之下,日本國立社會保障和人口問題研究所2015年的調查顯示,僅有23%和14%的男女,在50歲之前未曾有過婚姻。

出生率全球最低20301/3南韓人都滿65

不結婚直接影響生育率。南韓的出生率為全球最低的0.95,代表每100名婦女之中,僅生95名孩子。保持人口長期穩定的狀態之下,生育率應維持在2.1。1970年代初的人口成長期,每年有近100萬韓國嬰兒出生,但是到了2017年,這個數字減少了一半,僅有約35萬名嬰兒出生。

逐年下探的出生率,導致南韓成了一個老化的社會,南韓經濟學家李鍾和(Lee Jong-wha,音譯)2018年發表一份報告指出,到2030年時,將近1/3的南韓民眾都滿65歲。

另外,高麗大學永續發展研究所所長康成金(Kang Sung-jin,音譯)指出,因為老年工作意願低,或甚至無能力工作,因此老年人比例較高的社會,最終會導致勞動力短缺。

他說:“勞動力供應減少會影響經濟成長率,而且老年人比例愈高,代表政府的社福開支不得不提高,也讓年輕一代必須支付更多稅款。”

這種“人口定時炸彈”的問題,常見於所謂“超齡大國”(super-aged),如日本、德國和義大利,其中1/5的人口逾齡65歲。但對南韓年輕人來說,比起立即影響生活的問題,高齡化社會的危機顯得遙遠。

結婚好貴一對新人約耗資270

《南華早報》報導,南韓失業率連續17年左右徘徊在3.4%的高點,2017年平均年薪幾乎是美國均標約為6萬美元(約新台幣180萬)的一半:31,650美元(約新台幣94萬)

2013年一項調查指出,一對南韓新人結婚平均要花費9萬美元(約新台幣270萬元),包括場地費、給父母的孝親費和其他結婚禮物。

但這筆負擔開支並不會隨着婚禮結束而消失。

近期剛成為韓國媳婦的澳洲女孩表示,婚姻常被很多家庭視為一種“財務交易”的途徑,在過程詩中討價還價、施加各自的影響力。34歲的南韓男子表示,若男方家族背景顯赫,或是醫生,那麼男方家庭會期待女方付出高額禮金,因為男方家會期待因其較高的社會地位,而獲得較高額的禮金。

工時過長是單身原因之一

南韓將工作列入優先考量是另一個解釋單身比例偏高的原因。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統計,2017年韓國人平均工時比美國同業多出250小時,比德國勞工工時多出424小時。2018年南韓人力銀行“Job Korea”調查1,141人,發現其中68.3%過於專註於職涯發展,47.5%擔憂經濟狀況。

報導指出,南韓政府非常清楚因結婚率和生育率低所引發的後續社會問題。自2005年,政府已支出321億美元的預算,用於育兒補助。2018年7月,南韓政府公布更多“育兒新政”,將產假延長為2年,同時,爸爸育嬰仍可以獲得正常工資的80%。

政策對職業婦女不友善

但這仍無法對生育率產生實質影響力。在父權體制根深蒂固的南韓社會中,女性意識到結婚後勢必會失去一些東西,因為社會多半期待女性婚後辭掉工作,當全職家庭主婦。

史丹福大學社會學教授申景旭(Shin Gi-wook,音譯)表示,南韓女性發現難以在職涯與社會期待中取得平衡。

申景旭分析,社會支援系統仍是以男性為思考中心。職業婦女仍需符合社會期待,同時扮演多重角色,是母親、太太,也是媳婦,這讓女性難以一邊工作一邊兼顧家庭和婚姻。

學者:性別歧視根深蒂固是慢性人口大屠殺

首爾市立大學學者赫特(Michael Hurt)指出,南韓必須擺累積已久的性別歧視,否則長期以來對於婦女不友善的政策,讓生育率遲遲低落,可能會如政府2014年調查的數據那樣,朝着2750年自然滅絕的道路前進。

他說:“南韓的性別歧視應該被重新定義為反朝鮮(anti-Korean)政策,因為韓國正朝向人口大屠殺邁進。”赫特表示,每次當一個女人必須因為結婚而離開工作崗位時,就會讓人不想結婚。若韓國想要更多的韓國人,那麼就必須根除性別歧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