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國認為華為構成間諜威脅無需證明

華為董事長梁華認為華為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受到不公平對待。但美國方面表示,華為的結構非常特別,這令該公司可能成為從事間諜活動的工具,因此構成安全威脅。

在電信巨頭華為技術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飽受圍堵之際,該公司董事長梁華表示,華為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受到不公平對待。

梁華本周在出席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的間隙向記者表示,如果認為華為設備有後門,就應該提供證據證明這一點。

不過,據現任及前任美國安全官員稱,美國方面認為,華為的結構非常特別,不僅與中國政府密切關係,而且是電信行業的重要硬件供應商,這令該公司可能成為從事間諜活動的工具,因此構成安全威脅。

這些人表示,作為一家中國公司,華為別無選擇,只能遵守中國政府和中共的要求。另外,隨着無線運營商接近升級至5G技術,過去一年華為實施監控的潛力明顯增長。通過5G技術,汽車、工廠零件及其他機器和設備更易連接至互聯網。

美國國土安全部一名網絡安全官員稱,這關乎華為設備的安裝範圍及其市場影響力有多大,以及中國政府能夠如何利用這兩點。

中共表示,沒有規定要求科技公司在產品上安裝後門或留下其他安全漏洞。一些中國和西方法律專家也稱,中國政府的數據共享要求雖然覆蓋廣泛,但只適用於中國境內網絡。但大多數美國官員均表示懷疑,他們指出,中國公司別無選擇,只能聽從中共的指令。

華為等中國科技巨頭尤其仰賴中共,因中共用限制性貿易政策保護這些企業免受外國公司競爭,且對它們的經營能力擁有最終控制權。雖然此前多年不插手干預,但習近平上台後,中共越來越尋求對國內科技公司運營施加影響。

對於中共高層透過非法律渠道或華為內部黨委提出的數據共享要求,華為並未直接回應。中國駐華盛頓大使館未立即回應記者的置評請求。

雖然圍繞華為的擔憂由來已久,但近來一些國家針對該公司的行動升級。本月華為在波蘭的一名員工遭逮捕,他被懷疑為中國政府從事間諜活動。上個月,加拿大應美國的要求將華為創始人任正非的女兒孟晚舟逮捕,預計美國很快會以欺騙銀行罪名正式向加拿大提出引渡孟晚舟的要求。

目前一些歐洲國家正考慮採取措施,禁止華為參與其5G網絡建設。另外,《華爾街日報》上周報道稱,美國聯邦檢察官正尋求對華為展開刑事調查,理由是該公司涉嫌竊取美國合作夥伴的商業機密。

前美國高級情報官員表示,目前西方對華為的顧慮與最近幾年對卡巴斯基實驗室(Kaspersky Lab)的擔憂很相似。卡巴斯基實驗室是一家總部位於莫斯科的網絡安全公司,西方認為,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該公司產品都極易被俄羅斯情報部門利用。

兩名前美國高級官員稱,在這兩個案例中,無論是俄羅斯還是中國的威權政權,都有能力在不走透明法律程序的情況下向企業索要信息,這引發了西方的疑慮。

其中一名美國前官員說:“無法想像中國會出現幾年前蘋果公司(Apple Inc., AAPL)與美國政府對峙的那種情況。中國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指的是2016年這家iPhone生產商與美國聯邦調查局之間的對峙,當時美國聯邦調查局要求蘋果公司為加州聖貝納迪諾大型槍擊事件的槍手所使用的一部加密iPhone解鎖,但遭到蘋果公司拒絕。

本月早些時候,任正非罕見地在華為深圳總部與外國記者舉行見面會。當時他被問及蘋果公司的例子,他表示,華為從未被任何政府要求提供不當信息,如果有這樣的要求,華為將會拒絕。

他表示,華為將向蘋果公司學習,寧願關門也不會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損害客戶利益。

上述美國國土安全部的網絡安全官員承認,華為或許能夠拒絕北京方面的要求,但只是在一定程度上。這名官員表示,出於利潤的考量,華為願意誠信行事,但中共一定會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

美國政府有時也會私下要求科技公司提交信息。

面對美國的網絡間諜指控,中國公司和政府官員常常指責美國政府虛偽,並以2013年美國國家安全局前僱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的指控為證;斯諾登稱多年來美國一直在侵入中國的關鍵網絡。

但西方官員表示,他們國家政府權力制衡機制意味着企業可以挑戰這些要求,這一點與中國不一樣。

據知情人士透露,美國官員曾反覆要求中國公司拿出具體例子,證明他們曾拒絕中國政府索取數據的要求,但這些公司一直沒有這麼做,這進一步凸顯出上述差異。

美國情報官員多次暗示,他們對華為的看法是有確鑿的不當行為案例作為依據的,儘管迄今為止他們一直不肯公開這類證據。

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曾在2012年發佈報告,認為華為構成安全威脅。這份報告基本上只闡述了美國議員對中共的不信任,而未提供華為有不當行為的具體證據。

當被問到華為構成哪些風險以及是否應該公開更多情報以說服美國盟友和公司放棄華為時,直到去年5月份還擔任美國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局長的Mike Rogers表示,公開過的有關中國企業對網絡安全供應鏈構成風險的例子已經足夠多了。

在近日出席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於華盛頓主辦的一次論壇時,Rogers說道:“有時候我問自己,到底還要多少數據才能讓你們相信。”“問題的關鍵不在於內部數據不足,而在於這些數據究竟意味着什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