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分析:委內瑞拉巨變 雙總統背後大國角力

35歲的委內瑞拉反對派,國民議會議長瓜伊多(Juan Guaido,中)1月23日在數萬名支持者面前宣布,根據委內瑞拉憲法接管國家行政權力,並成立過渡政府,舉行大選。當天數萬人在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的集會現場。

委內瑞拉同時出現兩位總統,下一步的政治局勢會如何走?外界認為,委內瑞拉雙總統的背後更似美中大國的角力體現,同時也是多國調整對華戰略的開始。

委內瑞拉現在有兩個總統,一個是現任總統尼古拉斯‧馬杜羅(Nicolas Maduro)控制着法院、中央銀行和軍方,由中共支持;另一個是臨時總統、反對派領袖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o)控制着立法部門,在贏得該國大多數選民的支持下,獲得美國的力挺。

就在瓜伊多周三(23日)宣誓就任該國臨時總統後不久,美國立即宣布承認瓜伊多的臨時總統身份。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表示,美國政府將承認瓜伊多是委內瑞拉真正民主選舉產生的臨時總統。

隨後,巴西、哥倫比亞、秘魯、加拿大等十多個國家相繼承認瓜伊多的臨時總統身份。到目前為止,除玻利維亞、古巴、尼加拉瓜和墨西哥外,美洲大多數國家不再與馬杜羅政府建立外交關係。

但委內瑞拉的主要金主——中共和俄羅斯仍表態,承認馬杜羅是委內瑞拉的總統。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稱,支持委內瑞拉政府(意指馬杜羅)為維護國家主權、獨立和穩定所做出的努力。

俄羅斯外交部副部長雷雅布可夫(Sergei Ryabkov)則提醒美國,不要在委內瑞拉進行軍事干預。

歐盟則走中間路線,呼籲委內瑞拉當局尊重瓜伊多“公民權利、自由和安全”,但未表態承認瓜伊多是臨時總統。

瓜伊多宣誓就任臨時總統有法可依

35歲的瓜伊多是國民議會議長,對應美國政壇結構看,他的身份類似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

依據委內瑞拉憲法,允許公民反抗從立法部門攫取權力的政府,同時賦予立法部門領導人在沒有當選總統的情況下成為臨時總統的權力。

“美國承認國民議會議長瓜伊多為委內瑞拉領導人是有道理的,瓜伊多宣誓擔任這一職位是基於憲法的,”美國智庫“國防要務”(Defense Priorities)的研究員本傑明‧弗里德曼(Benjamin Friedman)表示。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美洲項目副主任兼副研究員莫伊塞斯‧倫登(Moises Rendon)也對美國之音說:“從憲法、人道主義和民主的角度,以及根據國際法,美國和國際社會都只能承認瓜伊多為委內瑞拉臨時總統,別無他選。”

遭反對的總統馬杜羅於2018年5月再次宣布當選,任期六年。但除了他所在的統一社會主義黨之外,沒有人認為馬杜羅的當選是合法的。除了在選舉期間舞弊拉攏選票後,馬杜羅還操縱法院禁止反對派成員在選票上挑戰馬杜羅。

馬杜羅再拋經濟承諾難贏民眾支持

委內瑞拉最大的幾座城市周三爆發大規模民眾抗議活動,馬杜羅隨後發表演講,呼籲組織支持執政黨統一社會主義黨(PSUV)的示威遊行,同時他再次承諾對內改善經濟。

隨後,馬杜羅掌控的最高法院當日公開指,國民議會宣布瓜伊多為總統是參與“犯罪行為”。

但馬杜羅的經濟解決方案仍是老生常談。他一直許諾政府為食品、電力和住房提供補貼,吸引社會下層選民。同時,他還嚇唬部分選民說,一旦新的反對派政府接管,這些福利肯定會被剝奪。

但是馬杜羅的承諾在選民中幾乎沒有得到支持。有觀察家指出,本輪抗議活動與2016年開始的抗議活動不同。如今委內瑞拉所有的社會階層都對現政權存在不滿情緒,即使馬杜羅政府扔錢給他們,馬杜羅也無法籠絡這些受經濟危機之苦的選民。

“他不知道的是,那些加拉加斯貧民區的老烏戈‧查韋斯(前委內瑞拉總統、前PSUV黨魁、社會主義者)的支持者在看到朋友們挨餓、失業,或看着朋友和家人分離,不得不徒步逃難去哥倫比亞或巴西,住在那裡的移民營、靠政府救濟金存活,他們的意志已被粉碎。”《福布斯》(Forbes)自由撰稿人肯尼斯‧雷普拉(Kenneth Rapoza)寫道。

據悉,委內瑞拉的新貨幣“主權玻利瓦爾”(sovereign bolivar)因為惡性通貨,已變得一文不值。準確說,委內瑞拉就是拉丁美洲的津巴布韋翻版。

圖為1月23日委內瑞拉現任總統尼古拉斯·馬杜羅(Nicolas Maduro)出現在總統府的一個陽台上,對外發表演講,支持者甚少。

孤獨的馬杜羅欲靠軍方保權

巴克萊資本(Barclays Capital)經濟學家亞歷杭德羅‧阿雷亞扎(Alejandro Arreaza)周四指,馬杜羅昨天是孤獨一個人。他出現在總統府的一個陽台上,只有一小群隨眾和一些統治黨(統一社會主義黨,PSUV的)政客跟隨。

“如果馬杜羅設法擺脫這場危機並保住權力,他的政府也處於延長的飄搖期,”阿雷亞扎在寫給客戶的一份報告中說。“而馬杜羅此時保住權力的餘地似乎非常有限。”

委內瑞拉軍方的表態一直被視為維護馬杜羅政府的關鍵。國防部長弗拉基米爾‧帕德里諾‧洛佩茲(Vladimir Padrino Lopez)周三發推文說,軍方支持馬杜羅。馬杜羅第一個任期內,一直用給軍方將領授予關鍵的經濟職位、換取軍方支持。

但馬杜羅似乎沒有完全控制武裝部隊,特別是在普通士兵中。首都加拉加斯周一(21日)發生軍人叛變事件,隨後馬杜羅政府宣布逮捕了27名國警察衛隊成員。

巴克萊資本的阿雷亞扎提醒說,值得注意的是,委內瑞拉的軍方高層以及新聞部長都沒有出現在馬杜羅周三的發言現場。

美方承認委國臨時總統意義重大

“1月23日是恢復委內瑞拉民主的一個轉折點。”美國美洲委員會暨美洲協會副主席埃里克‧法恩斯沃思(Eric Farnsworth)說。“這是在美國國會兩黨支持下、川普政府的大膽舉動。”

他表示,支持委內瑞拉的決定並不是總統的單方面行動,而有獲得國會跨黨派的支持。

委內瑞拉國內的經濟危機以及國際壓力都讓馬杜羅的政權基礎變得更加薄弱,而包括美國在內的多個國家承認反對派為臨時總統,可能比以往更有可能推翻馬杜羅主掌的統一社會主義黨的統治。

“如果馬杜羅執政的統一社會主義黨(PSUV)有九條命,周三的抗議活動標誌着他們的第八條命結束。”《福布斯》(Forbes)的撰稿人雷普拉寫道。

他表示,即便馬杜羅仍擁有總統權力,但多國承認瓜伊多為臨時總統,將意味着外國資產和收入(包括委內瑞拉的石油出口收益)可能轉移到瓜伊多而不是馬杜羅政府。

美或對馬杜羅政府祭出“死亡打擊”

石油是馬杜羅政府的自動提款機,很容易受到美國出口制裁的影響。

根據委國的普查數據,到2018年10月,委內瑞拉一年內共出售126億美元的出口商品,主要是石油。而美國是委內瑞拉最大的貿易夥伴。

紐約野村證券董事總經理塞歐翰‧莫登(Siobhan Morden)表示,若美國關閉對委內瑞拉的雙邊貿易,將可能對委國造成“死亡打擊”,加重該國已經脆弱的現金流危機,最終導致委內瑞拉政府破產。

他認為,經濟危機惡化和限制現金流或導致委國的政治轉型。

莫登在周四發給客戶的報告中說,如果委國軍方沒有適當的動力來恢復民主,市場尚不能排除委內瑞拉當局使用軍事干預的可能性。

在周三美國總統川普被問到美國是否考慮對委內瑞拉採取軍事行動時,他表示,美國沒有考慮任何事宜,但如果這個南美國家不能和平地過渡到民主,所有的選項都在桌子上。

白宮官員亦強調,如果馬杜羅暴力鎮壓抗議者或是對瓜伊多採取行動,那麼華盛頓最直接的行動可能是加強對馬杜羅政府成員的制裁。同時,川普政府也不排除採取海上封鎖或其它軍事回應。

外界認為,除了上述措施外,美國還有其它對馬杜羅政府的制裁工具,比如:參照之前對巴拿馬強人諾瑞嘉(Manuel Noriega)的處理。

中共侵入美國後院的戰略或落空

此外,美國的這一舉措與對抗中共在南美洲地區的努力也關係重大。多名研究南美洲政治的專家表示,與中東不同,南美洲是美國的後院,是美國真正的地緣政治碼頭。

委內瑞拉在1974年與中共建交,是21世紀中共金元外交、大撒幣的重點對象。僅總統馬杜羅就多次前往北京向中共求援,最近一次是2018年9月,中共給予委內瑞拉50億美元新的信貸額度。

中共領導人在與馬杜羅的會晤中稱,加強與委內瑞拉的關係是出於戰略和長遠角度出發,因為面臨著國際的“新形勢、新挑戰”。

大紀元評論員楊寧日前撰文說,北京拉攏委內瑞拉是因為馬杜羅不僅反美,也正在被美國制裁。中共認為,“敵人”的敵人,就是北京的“朋友”。

中共給委內瑞拉提供援助出於兩種目的,一方面,從委內瑞拉進口石油可以填補未來萬一無法從伊朗進口石油的缺口;另一方面,幫助委內瑞拉發展經濟,也可以讓馬杜羅繼續在美國的後方反美、掣肘川普。

清華-卡內基全球政策中心學者陳懋修(Matt Ferchen)2018年曾告訴德國之聲,中共當局向馬杜羅提供新貸款只是在“給一個不稱職的政府續命”,其結果必然是中委“雙輸”——一方面“委國人民是最大輸家”,另一方面中共貸出的資金難以回收也是輸家。

外界認為,中共金援委內瑞拉的戰略失敗,或開啟全球調整對華戰略的轉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