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科教 > 正文

棄嬰箱:試圖拯救新生命的爭議舉措

在美國印第安納州一間消防局的外面有一個專用箱,看上去很像一個普通的郵箱,打開箱蓋向里看,裏面有足夠的空間可以存放中型大小的郵包。但是這些箱子看似簡單,其實很複雜。箱體內都配備了溫度調節系統和感應器。當有嬰兒存放在內,箱子會無聲地發出警報,提醒緊急部門需要在5分鐘之內,把被遺棄的嬰兒救起。

在美國印第安納州一間消防局的外面有一個專用箱,看上去很像一個普通的郵箱,打開箱蓋向里看,裏面有足夠的空間可以存放中型大小的郵包。

但是這些箱子看似簡單,其實很複雜。箱體內都配備了溫度調節系統和感應器。當有嬰兒存放在內,箱子會無聲地發出警報,提醒緊急部門需要在5分鐘之內,把被遺棄的嬰兒救起。

在倡議團體“嬰兒箱安全港(Safe Haven Baby Boxes)”工作的普麗西拉‧普魯伊特(Priscilla Pruitt)說,“這是最後的一步。”該組織推動全國設立這些棄嬰箱,認為很多年輕的母親擔心獨自生育,無法自行養育嬰兒,這項措施可以打擊殺嬰的行為。

“棄嬰是一個問題,”她說,“許多年輕女子不想被人發現和見到,特別是在一些小鎮,大家都互相認識。”

但不是每個人都認為這些箱是一個好提議。

父親權益組織表示反對,認為措施導致只有母親才可以作出決定。聯合國也反對全球其他地方使用棄嬰箱,呼籲國家提供更多家庭計劃及各類支援,應該針對解決赤貧等棄嬰問題的根源。

美國2016年開始設立棄嬰箱,但這個概念並不新鮮。

早在中世紀時期,一些醫院、教堂、孤兒院外,會使用一些圓桶收集棄嬰。

過去20年,這些棄嬰箱也引發了一些社會變化,在巴基斯坦、馬來西亞、德國、瑞士也能找到它們的蹤影。

在很多情況下,棄嬰箱是由慈善機構提供。“嬰兒箱安全港”組織表示,正準備增設20多個棄嬰箱,並希望籌款製造100個棄嬰箱,資金主要來自一個天主教兄弟會志願者組織哥倫布騎士會(Knights of Columbus)。

美國個別州立法容許設置這些棄嬰箱,在印第安那州有7個、俄亥俄州有2個、賓夕法尼亞州則準備設立首個棄嬰箱。

新澤西州正在準備審議相關法案,但並未通過,喬治亞州則在有倡議活動。

去年12月時,密西根州議會曾經通過法案,但州長很快就撤回法案,密西根州州長里克‧斯奈德斯(Rick Snyder)撰寫的信件表示,目前州內的法例讓母親可以在不記名的情況下,把嬰兒給予當局,已經足夠。

“容許父母可以如此簡單地把嬰兒放在箱內,我不同意這是恰當的做法。他們應該親自把嬰兒交予警方、消防人員或醫院,”他說。

甚麼是《安全港法》(safe haven law)?

在美國棄嬰是違法的,但《安全港法》能夠把這個行為去刑事化,就是要在嬰兒出生最初幾天,便把嬰兒交到安全的地方。

1999年,德州最先通過法例,之後全部49個州也跟進。

德州的家庭及保護服務局說,根據自法例通過之後2004年開始做的統計,已有131個嬰兒透過法例被交予當局。

專家說很難分析這些數字,也很難獲悉這些嬰兒最後的命運,有一些可能已經離世,被領養,或是仍被當局照看。

棄嬰箱能夠拯救生命嗎?

丹麥一些政客提出有意設立棄嬰箱,該國的福利研究中心Vive正研究這些棄嬰箱在歐州的效果。

“德國自2000年設立這些嬰兒箱,但沒有統計在外遺棄嬰兒的死亡數字是否有所下跌,”《哥根哈根郵報》引述Vive首席分析師瑪麗‧雅各布森(Marie Jakobsen)說。

美國的“嬰兒箱安全港”說,使用率證明了這些棄嬰箱的價值。嬰兒箱從2016年4月起,使用率提升兩倍。該組織說如果沒有這些箱子,這些嬰兒難以活下去。

加州聖塔克拉拉大學法律系教授米歇爾‧奧伯森(Michelle Oberson)表示,很難說這些棄嬰箱是一個壞建議,但似乎有點兒誤導。她是專門研究青少年、懷孕、母親議題的法律及道德議題的專家。

“如果要把嬰兒遺棄在垃圾箱,《安全港法》無疑是最壞選擇中的可行選擇。我們設立領養計劃是有眾多原因,而我們有很多諮詢。”

她說最主要的問題是這些措施,不一定能針對目標。許多年輕懷孕婦女出於恐懼和羞恥感,拒絕承認或隱瞞自己懷孕,結果突然要自行把孩子生下來。

“對於一個女生在自己的洗手間里誕下嬰兒,我很難想像她會知道這條法例,然後坐公車或Uber去把嬰兒交出去。”

“嬰兒箱安全港”說,他們團隊正與學校及青年組織合作,提高人們的意識。該組織還設立24小時熱線為女性提供輔導及諮詢工作。

“我們嘗試幫助那些女子,不要隨便遺棄自己的嬰兒。我們不到最後,也不會告訴她們有關棄嬰箱的事情,”普魯伊特說。組織還設立系統,讓女性找到更多相關資料。

該組織創辦人莫妮卡‧凱爾西(Monica Kelsey)本人也是一名棄嬰,她的母親17歲時被強姦。凱爾西說,這個經歷推動了她成為反墮胎倡議者,並提倡設立棄嬰箱。

美國殺嬰問題

“這些年輕女性通常會非常被動,情感孤立,不信任任何人,”奧伯森解釋說,“她們認為這會過去的,可能我不是懷孕,可能只是我的想像。”然後,她們對生下孩子感到震驚,沒有任何計劃,只想把嬰兒遺棄,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過。

父母在孩子出世後幾小時便奪去其生命,這個殺嬰數字很難確定。

俄亥俄州萊特州立大學專業心理學院副院長謝麗爾‧邁耶(Cheryl Meyer)與奧伯森共同寫了有關這個議題的書籍。她說,殺嬰數字大大被低估。

“有許多個案是完全沒有被察覺,可能有些是少年犯,這些案件不一定受到媒體關注,所以很難知道具體數字,而州政府會把這些案件紀錄成謀殺案,但不會歸類為殺嬰案,”她說。

印第安納州是嬰兒箱出現的地方,副總統彭斯來自該州。他強烈反對墮胎,在任州長時通過了全國最嚴厲的反墮胎法案。

“《安全港法》和這些棄嬰箱,都被視為與墮胎相關,涉及一個人的信仰和宗教,”邁耶說。

她在訪問那些因為殺嬰而入獄的女性時,問她們為甚麼不去墮胎,這些受訪者回應說,因為她們不相信墮胎。

“遺憾的是,這是一大諷刺,”她說。

印第安納州布盧明頓“所有選擇”不用預約的妊娠資源中心總監雪莉‧多德森(Shelly Dodson)說,許多差不多類型的中心也與宗教有關,本身持有“支持生命”的立場。然而她自2015年開始營運的這所中心,刻意沒有這種立場。

“支持生命或是支持選擇權,這經常被視為二元的選擇,好多人認為只可以從這兩個選項中抉擇,”她說,“事實是複雜而混亂,我相信我們在心底里也有着同樣的惻隱之心。”

凱爾西強調,這些嬰兒箱不應該被視作具爭議性,“這只是關乎拯救生命,”她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BBC記者 發自華盛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