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陳昱霖相伴的七年間 吳秀波到底賺了多少錢?

1、2011年,吳秀波以4500萬購得幸福藍海2%發行前股份,但吳秀波自己支付的金額只有1500萬,其餘3000萬來自於股權抵押,出借方是南京業圖商貿公司。

2、2016年全年吳秀波的收入約為7500萬元。

3、吳秀波參演的影視劇中,《軍師聯盟》的收益最高,該劇收入在10億元以上,而投資在4億元左右。

近日,吳秀波與陳昱霖的感情恩怨與刑事糾葛,再次霸佔社交媒體。2018年中秋,陳昱霖在朋友圈中,首度公開了與吳秀波的婚外情,稱已經有6年之久。今年1月,陳昱霖父母發佈公開信,稱女兒已經以涉嫌詐騙被刑拘。隨後,已經人設受損的“波叔”再次走向風口浪尖,並被冠以“渣男”稱號。

不過,隨着陳昱霖的Instagram賬號被網友公開,其日常穿搭與出行標準均可以用奢華來形容,愛馬仕、名表、豪車接送、私人飛機的晒圖,描繪出與朋友圈控訴信完全不同的畫風。此前,陳昱霖聲稱在2016年至2017年軍師聯盟拍攝期間,333天在劇組陪同吳秀波,照顧他起居生活。而Instagram顯示,此間陳昱霖多次出入日本等國家,並參加各種高端宴會。

有網友質疑,吳秀波是否能撐起陳昱霖的社交花費,並質疑陳昱霖背後金主不止一人。兩人相識於2011年,當時吳秀波已經憑藉《黎明之前》開始走紅,並進入A股資本市場。作為知名演員、商人,吳秀波的個人財富到底有多大體量?騰訊《潛望》對二人相識七年以來吳秀波的主要公開收益做了粗略梳理。

起於2011:吳秀波初試股權投資

2011年,影視公司幸福藍海籌謀上市,該公司曾出品過《讓子彈飛》。吳秀波以4500萬購得幸福藍海2%發行前股份。這之中,吳秀波自己付出1500萬,剩下3000萬來自於股權抵押,出借方是南京業圖商貿公司。

吳秀波之所以能夠獲得上述機會,很大程度上得益於其演員身份與幸福藍海的業務協同性。根據《合作協議》,吳秀波將優先出演該公司影視項目。

這一時期,吳秀波已經憑藉諜戰劇進入公眾視野,但尚未形成“雅痞”人設。從陳昱霖給出的公開照片來看,兩人於2011年初識的時候,吳秀波尚未蓄鬍須,也沒有被叫做“波叔”。

同花順查詢得知,目前吳秀波持股1.5%,但是總股本較發行前增加了近100萬股。目前,不能確定吳秀波在解禁後存在拋售行為。

截止23日,幸福藍海的收盤股價為8.65元/股,總股本價格約為4843.49萬元,若考慮股份質押的利息額度,吳秀波可能處於虧損狀態。當然,幸福藍海曾於2016和2017進行過派息,為10派1及10轉2派1,粗略估計吳秀波分紅額(含稅)在100萬元左右。

此外,吳秀波也以加入資管項目的方式間接入股當代東方,限售至2018年6月,目前未有減持。該公司也未進行過分紅。

發跡於2012:雅痞“波叔”人設成片酬保障

2012年,吳秀波迎來了兩部重要作品:《心術》與《北京遇上西雅圖》。根據多家娛樂類媒體報道,吳秀波與海清在心術中的片酬為打包價1500萬元,不過尚未有獲得官方確認。根據陳昱霖的描述,這段時間剛好是她聲稱放棄演戲,開始全心照顧吳秀波的時間。

《北京遇上西雅圖》則成為吳秀波成為一線明星的基石之作。他延續了片中儒雅的紳士裝扮,並在公開場合的舉手投足間繼承着男主人公聰明、專一及深情的光環。吳秀波在公開場合表示,這部電影的片酬只相當於幾集電視劇,但是他很慶幸做了這個決定。

的確,好的人設給吳秀波帶來了人氣,也帶來了大量的商業機會。而後者隱藏在公開的二級市場之外,遠不是幸福藍海100萬元的分紅可以比的。

根據界面發佈的中國名人收入榜2017,2016全年吳秀波的排名為37位,收入7500萬元。該榜單的統計指標包括影視作品及綜藝節目收入,導演監製費用、演唱會、代言費和活動費等等。

事實上,吳秀波成名後,關於其高出場費及高片酬的傳言一直存在,均為得到吳秀波方面的承認。此前有媒體報道,其在《歡樂喜劇人》的片酬超過黃渤,其與姚晨平分了《離婚律師》7000萬的片酬等。

此外,由於良好的形象,吳秀波的廣告代言可以用“高大上”形容,從保險巨頭平安,到日系高端車英菲尼迪,均是高代言費的產業。此前,吳秀波方面傳出陳昱霖事件讓吳秀波損失近一億元。考慮到明星形象與品牌代言的密切關係,可以大致推斷吳秀波的代言費至少大幾百萬。

2017-2018:成敗《軍師聯盟》

時間退回2013年,接着《北京遇上西雅圖》的東方,事業如日中天的吳秀波迎來了A股的另一個機遇。當年8月,吳秀波40萬元入主喜天影視,持股2%。

2016年,喜天衝擊新三板,號稱做中國的CAA。同年4月,吳秀波受讓喜天有限2.5%的股份,並先於2015年投入喜天門下,成為公司頭部藝人。

2016年,喜天與霍爾果斯不二文化簽訂合同,由不二文化負責電視劇《軍師聯盟》策劃創意設計服務,合同金額為215.05萬元。

2016年1至7月,不二文化位列喜天前5大客戶,銷售額202萬元左右,占喜天報告期營業額度的3.5%。

根據天眼查信息,吳秀波持有不二文化99%的股權。通過上述兩項收入,也可瞥見吳秀波2016年的造富能力。

陳昱霖曾表示,自己在《軍師聯盟》拍攝期間跟組,333天不離劇組,並發現吳秀波與同組女演員有染。事實上,這部讓吳秀波陷入桃色新聞的影視劇,播出後贏得了爆棚口碑,收益在10億元以上,而投資在4億元左右。

披露這份收益的,並不是官方宣傳,而是一份裁判文書。2018年6月,投資方之一的江蘇華利將另一投資方東陽盟將告上法庭,要求對方支付應得收益,而更早的2017年11月,江蘇華利就提出過相似控告。

在訴訟書中,江蘇衛視的首次播放權買斷價格為2億元左右。另根據媒體報道,安徽衛視聯播價格6300萬元,優酷買斷價格為單集800萬元。由此得出10億元的保守估算。

去年6月,吳秀波的不二文化與幾家公司陷入收益分成的羅生門,而股權穿透後,另外兩家投資方背後分別是上文提到的吳秀波的A股持股公司。

也大抵是在這一時期前後,陳昱霖的Instagram出現了停更,並於3個月後的中秋節,在朋友圈發佈了其與吳秀波的6年交往歷史。

目前,尚不清楚吳秀波的不二文化最終的收益比例。如果陳昱霖最終以刑拘收場,吳秀波的人設也將基本耗盡。商業價值驟降的吳秀波,很難再製造另一個10億元收益的故事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騰訊科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