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顏丹:「多校劃片」的真實意

陝西榆林城區外來打工的學生家長,到當地教育局請願,要求放寬子女入學條件。(自由亞洲電台

近日,北京“多校劃片”的入學政策再次被陸媒聚焦報導。由於“自2019年1月1日起,在海淀區新登記並取得房屋不動產權證書的住房用於申請入學的,將不再對應一所學校,實施多校劃片”;因此,有陸媒欣喜的表示,“這意味着,無論你是不是學區房,只要在被劃片區範圍內,子女統統都可以入學,享受同等權利”;“天價學區房的泡沫或要走到盡頭”。

然而,“多校劃片”真的能讓孩子們在入學時享受同等權利,並讓學區房降溫嗎?如果這家陸媒對北京其它城區的情況有所了解,或許就不會如此樂觀了。就拿朝陽區來說,2017年公布試點方案後,就遭到了幾個優質學區業主的強烈抵制。有業主一針見血的指出,“多校劃片不讓本小區孩子就近入學,卻捨近求遠,面向隔着一條高速公路的其它小區招生”。

儘管這些業主們在竭力保護自己的利益,但他們的質疑卻不無道理。大陸有不少專家指出,“多校劃片總體上與就近入學之間是存在矛盾的”;“粗暴簡單的一刀切、一對多,會打亂現在的就近入學格局”。若非這樣的說法極為有理,朝陽區教委也不會在與業主代表們交涉了三次之後,就把“多校劃片”改回到以前的“單校劃片”了。而此後,官方發佈的《關於2018年義務教育階段入學工作的意見》甚至還悄然刪去了“多校劃片”的相關內容。

“多校劃片”在朝陽區落實不下去,其實並不讓人意外。早在2016年,當時的教育部部長袁貴仁就曾表示,“多校劃片不是一個長遠的舉措”;“最終還是要靠教育發展、教育改革、特別是義務教育均衡發展”。這話說的,倒像是承認了,“多校劃片”根本無益於對教育不公進行改革;又像是在暗示,要把原本就不公平、不合理的“單校劃片”繼續執行下去。

曾經的“單校劃片”不僅讓大部分孩子都無法享受到優質的教育資源,甚至還衍生出了一個樓市怪胎——學區房。當政府積極宣傳“多校劃片”能讓學區房降溫時,有研究者表示,“在好學校眾多、教育資源本就比較均衡的(北京)東城、西城、海淀3個區”,“多校劃片反而會使整個區的房子都變成學區房,進一步推高房價”。也就是說,以前一個小區是學區房,而現在,被納入了幾個小區的大片區域都成了學區房。

官方着意強調,“多校劃片將強校與弱校打包”,使孩子有更多可供選擇的學校;但對“擴大優質教育資源的供給範圍”卻刻意淡化,儘管這樣的擴大也無法兼顧所有學生的入學公平。一旦有好學校被放置在更大的區域中,就會讓區域內居民產生有機會送孩子去好學校的錯覺。儘管區域內的孩子們都要參加搖號,但由於程序不公開,哪個孩子最終能進入好學校,還在學校領導出於“權力尋租”的一念之間。

此外,“多校劃片使整個區的房子都變成學區房”,在如今北京樓市出現拐點之時,似乎能對“穩樓市”起到些許作用。要知道,居於政治中心的北京是全國樓市的風向標;不久前上演的幾十套房被捆綁銷售以及天價四合院被打折出售,就足以讓人感受到,北京樓市已加快了邁入寒冬的步伐。

在北京,一人擁有多套房的,大多都是些政治權貴。對他們來說,抑制北京房價下跌,就是為自己止損。如今,為了推動房價,北京甚至都打上“學區房”的主意了,可見,這裡房價急轉直下讓權貴們多麼心煩、焦慮。更何況,房地產本就是中共治下的支柱產業。樓市一垮,整個中共集團恐怕就要捉襟見肘了。從近期,有政府大員公開表示“要過緊日子”就足見,北京等一線城市、乃至整個中國的房地產所呈現出的頹勢,已是難以逆轉了。

近年來,各省土地流拍加劇。政府由此發現,再想在樓市中實現資產暴發,恐怕是不太現實了,更不能僅靠那幾個鶴立雞群的“學區房”來維持現狀。在下一個“接盤俠”出現之前,想方設法增加更多的“學區房”,也就成了不是辦法的辦法。

在致力於“以權謀私”的中共治下,權貴們讓自己止損的辦法,往往就是犧牲大多數國民的利益,加大搜刮力度、加緊盤剝。但這無疑也會造成民怨沸騰、民心動蕩。就好像一旦識破房地產就是政府集中斂財的領域,“剛需”便越來越少那樣;“多校劃片”一旦被家長們發現,是政府為推高房價所用的奸計,那就會招來更多的抵制,直至以失敗告終。

這無疑讓我們看到,一個不能為民眾利益考慮的政府,是制訂不出任何有利於民的政策的。如果再加上全是為了自己斂財、牟利,中共會遭遇政策難產、計劃破產,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