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顏丹:中國教育勝過「糟糕的印度教育」?

相比中國,在教育上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印度,恐怕要讓中共自慚形穢、如坐針氈了。因此,中共總想通過貶低印度、來抬高自己;通過抹黑印度、來彪炳自己的偉、光、正。哪個國家反思、批評自身制度,中共就拿來襯托、美化自己。

在硅谷高科技公司,有1/3的工程師是印度人,中高層管理者中,印度裔也佔有相當高的比例。圖為2018年7月31日,硅谷菲利蒙圖書館(Fremont Main Library)。(景雅蘭/大紀元)

近日,某印度經濟學家、專欄作家在本國公開撰文批評現行的教育制度。由陸媒援引的中文版文章指出,“印度糟糕的教育體系,導致大學畢業生失業及學齡兒童接近‘功能性文盲’”;“印度絕望的窮人正在把他們的孩子從免費的公立學校轉到昂貴的私立學校,儘管私立學校也經常有不合格的教師”云云。

作為學者,對本國的教育制度進行批評,不過是稀鬆平常的事兒。但讓中國學者們頗為羨慕的是,印度學者竟然有公開揭批制度缺陷的“言論自由”。該學者滿篇針砭時弊、痛斥教育弊端的文章甚至就發表在國內知名媒體《印度時報》上。這意味着,印度也有出版以及新聞自由。

這位公開指摘制度、揭“邦政府”老底兒,甚至還拿本國的情況與中國做對比,來“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印度學者,如今,一沒被噤聲、二沒被消失;對中國學者來說,這算不算奇蹟?與此同時,還有印度官員抱怨,“印度民眾對政府政策抗議太多”。可見,在實行民主制、公民享有遊行、示威等自由權利的印度,“言論自由”也不只是學者的專屬。

曾有哲人一針見血的指出,“教育,必須在自由中產生”。然而如今,在任由中共扼殺自由、排除異見、大搞“一言堂”的中國,整個教育生態所呈現出的卻是“以束縛、控制、壓制、監管為特徵;以大負荷、高速度和快節奏為根本;以每節課都是最後一課,每次測驗都是最後一考相要脅”。“這種模式把水靈靈的教育業,弄成了乾巴巴的製造業”;“只有統一模型的產品,沒有千姿百態的學生”。

中共獨裁暴政下,公民的任何一種自由權利都被全然剝奪。因為獨立思考、自由表達被中共視為眼中釘、肉中刺。一黨治下,中共教育機構以及大、中、小學想方設法扼殺學生自由的關鍵原因也就在於,官員和教育者都肩負着對下一代進行洗腦的政治任務。貫穿於基礎教育的思想品德課與“品德”無關,只是中共對娃娃進行的“思想改造”而已。大學裏的馬哲、毛概、鄧論等公共科目,則更是赤裸裸的向學生們灌輸著“共產主義”謊言。

全球大部分國家、優秀的教育者們都深知,自由是教育的基石,沒有自由,何談教育?類似中國這種被獨裁政黨剝奪了自由、禁錮了思想的教育,根本就不是教育,而只是“洗腦”而已。在以洗腦為目的、以灌輸為手段的學校教育下,中國學生普遍缺乏創造力和思考能力、最優秀者也只是“高分低能”而已。

早在2012年,當時的雲南省教育廳廳長向媒體透露,“中國改革開放以來,30多年的高考出了1,000多個狀元‘全軍覆沒’:沒有一個成為國家精英級的人物,也無一人成為行業領軍人物或國際大師”。另有報告也同樣指出,“所有的傑出企業家中,沒有一位是高考狀元”;“中國兩院院士、長江學者等名單中,也少有出現高考狀元的名字”。

連高考接近滿分的狀元們都成不了國家精英,可想而知,這個國家的教育有多麼荒誕、畸形。然而,印度的“精英教育”卻使得“越來越多的印度人進入全球頂尖企業擔任高管”;“世界500強中,外籍CEO有75位,印度裔就佔10個席位”;“更多如雷貫耳的國際公司,如谷歌、微軟、百事可樂等,都有過印度裔CEO掌舵的歷史”。

還有資料顯示,“印度人‘攻陷’國際企業的,不止CEO這一職位”。有研究報告提到一個驚人的事實,即“在工程師文化濃郁的硅谷高科技公司,有1/3的工程師是印度人,中高層管理者中,印度裔也佔有相當高的比例”。有人誇張的說,“硅谷快變成‘印度谷’了”。更值得一提的是,這些高科技人才有不少是印度自己的高等學府——印度理工學院培養的。

高等教育發達、精英教育給力的印度“不僅培養出了世界一流的軟體工程師,且迄今為止已產生了六名諾貝爾獎獲得者,包括文學、物理學、醫學、經濟學以及和平獎”。成功的教育應歸功於自由的社會環境;而在社會中,能保障個體自由的,正是民心所向、在全球已形成趨勢的民主制度。

國民自由投票、自由組黨、並參與競選;政黨之間能自由競爭,這才是與“一黨獨裁”有着天壤之別的真民主。在這種制度的保障下,“印度對教育的投入一直佔GDP的4%以上”,比號稱“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高;“在教育上所花費的資金占政府總開支的比例也高於中國”。

被中共着意描述為“窮、亂、差、慢”的印度,所建的最好的房子之一是學校,而不是政府辦公樓。“公立學校的學費便宜得不可思議,實際上等於是免費教育”;“中小學校每生每月學費平均僅40到50盧比(約合人民幣8元)”,“90%以上的中小學生在公立學校就讀”;而公立大學的學生“由學校管食宿,一年學費,吃住加在一塊,只合人民幣1,600元左右”。

相比中國,在教育上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印度,恐怕要讓中共自慚形穢、如坐針氈了。因此,中共總想通過貶低印度、來抬高自己;通過抹黑印度、來彪炳自己的偉、光、正。哪個國家反思、批評自身制度,中共就拿來襯托、美化自己。

但中共殊不知,敢於反思、批評自己的國家,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強國。中國要想成為強國,首先就得讓國民擁有強大的自由意志以及各項自由權利,而這一切,恐怕要等到獨裁解體、中共倒台之後,才有可能實現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