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鄭立:一個永遠有選舉卻永遠不會有民主的香港

民主派實際上,就係假想敵部隊,民主派模仿西方政黨架構,民主派長期吸收西方的選舉動員和策略,很多選舉技巧,例如在區議會布樁進而選立法會,向居民施以月餅之類的小恩小惠,皆係由民主派發明。而北京則長期從民主派身上學習,憑籍金字塔式的團結,更好的資源和組織,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你會派月餅?我能派更多,你有義工?我動員更多義工。你利用傳媒?我就買下傳媒。

香港市景

香港在2016年之前,都被稱“半民主體制,同時,長期給了香港社會一個幻覺:像木偶奇遇記一樣,香港的民主係偽物,但只要假以時日,小木偶乖乖的照仙子的教導當個好孩子,就會變成真正的人類。香港人就這樣被仙子玩了廿幾年,才知道玩具永遠就係玩具,偽物永遠就係竹物。

為何要這樣做?這種莫名其妙的架構係為了做給西方看的,但這也只係表層。

事實上,北京係在香港學習西方的民主政治。那並唔係講,他們打算把自己民主化。而係講,北京利用香港作為學習玩贏選舉遊戲的訓練場,北京和香港,在一個因為六四而反共佔了主流的香港,玩了二卅年的選舉遊戲,從一開始民主派大勝,去到現在親北京政黨壓過了民主派。在組織,手段方面,北京都不斷的改進。

民主派實際上,就係假想敵部隊,民主派模仿西方政黨架構,民主派長期吸收西方的選舉動員和策略,很多選舉技巧,例如在區議會布樁進而選立法會,向居民施以月餅之類的小恩小惠,皆係由民主派發明。

而北京則長期從民主派身上學習,憑籍金字塔式的團結,更好的資源和組織,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你會派月餅?我能派更多,你有義工?我動員更多義工。你利用傳媒?我就買下傳媒。

這跟美軍的“紅旗任務”非常相似,冷戰時期,美軍有一個被稱為紅旗部隊的空軍基地。他係一個假想敵部隊,透過穿蘇聯軍服,吃蘇聯食物,看蘇聯電視,去模仿蘇聯軍隊的心理狀態,用來演練美軍,而香港嗰個只會選舉的民主派,實際上也發揮着相同的作用:北京政府透過他們學習選舉,訓練出選舉機器,大舉滲透各國的選舉政治,當然,包括而不僅限於台灣。

北京這方面的成就係卓越的,就看最近,香港政府在區議會選舉年,向市民派發每人4000元,卻有非常複雜的申請程序──這係不必要的,之前香港派錢都不用咁複雜。你可以合理的估計,親北京政黨的樁腳,將會透過動員樁腳和義工,協助市民完成以上程序,而在特別係難以應付程序的長者票身上得分,並讓他們感到自己拿到4000元係因為親北京政黨的恩惠。而這將會導致他們在下次選舉中,將民主派打個落花流水。

咁精緻的手段,有如藝術的謀略,就算討厭北京政府的人,對於咁認真勤奮又有創意的學生,應該給他們掌聲鼓勵。

紅旗部隊雖然模仿蘇聯,卻也只會在軍事上模仿,不會飛出基地真嘅用軍事行動將美國變成共產主義國家。同樣地,民主派也只係會選舉,他們並不懂,也不打算以選舉以外的手段令香港民主化。比起紅旗任務更好的地方係:他們並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實際上只係一個選舉用的假想敵。

他們將心力放在精研選舉之道,對北京而言,也只係提高遊戲難度,只會把北京練成更好的玩家。不管你開發了咩新的選舉方法也好,北京政府也只係期待着學返去而已。香港人不會因為精於選舉而執政或得到民主。選舉就只係選舉,他只係遊戲。就似你玩毀滅戰士被打掛不會死掉只會重來,香港的選舉,也只係一個北京玩輸了也不會令香港主權有半點動搖的遊戲。

因此,香港永遠不會有民主,但永遠都會有選舉,花點錢養一群假想敵部隊,學習能滲透全球民主國家的方法,對北京而言,唔係划算得很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