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眾籌25萬救女」的背後

你發現了嗎?這個世界最大的不公平,就是以弱凌強。生活中,我們也常常遇到這樣的人:

明明有錯在先,卻總以委屈的口吻,一邊縮小自己的過錯,放大別人的問題,一邊訴說自己不容易,指責他人不體諒。

可每個人的背後都藏着不為外人道的秘密,你受的那些苦,不是身邊人帶給你的,沒人有義務為你的困難買單。自己生活不順,就要所有人都讓着你,別人不樂意,就肆無忌憚地散播戾氣。

這樣的人着實噁心。

去年七月份,南寧的小黃因病毒感染住進了ICU,母親鄧女士在網上發起了眾籌,在大家的愛心捐助下,最後籌得了25萬元。

但隨後竟有網友爆出,鄧女士經營多家粉店,開奧迪車,有多套房產。

被網友揭底後,大病初癒的小黃與網友展開了罵戰,其中不乏污言穢語。

‌‌“老子家裡住的房就算幾百萬關你什麼事?‌‌”‌‌“你給了我多少錢,我還你,不缺你這個XX的錢。‌‌”

這一家人的欺騙行為和惡劣態度引發了眾怒,迫於無奈,鄧女士出面解釋說:‌‌“房子和車都是貸款的,並不像網上說的那樣有錢。‌‌”

最後,鄧女士承諾在72小時內退回善款。

可是,善款可以退回,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卻換不回來了。

這不是個例,類似的事情越來越多。

眾籌平台的出發點是為了幫助真正需要的人,傳遞愛心,聚少成多,在點滴之間挽回一條生命。

但現在有一群人,生病了首先想到的不是靠自己,而是如何消費別人的愛心,來確保自己的生活質量不會受到影響。

人生苦短,誰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會先來,但是誰的生活都不容易,你貸款買的房子和車,你捨不得動用。

但你可曾想過,那些給你捐錢的人,有的還住在出租房,每個月拿着幾千塊的收入。

一個個體的欺騙行為,最終造成的後果是:

我們的社會變成了‌‌“互害型社會‌‌”,行善的人開始膽怯,擔心被騙,讓真正需要幫助的人失去了機會。

關愛和幫助弱勢群體是美德,但偽裝成‌‌“弱者‌‌”,去騙取利益,無疑是最可恥的。

對於這類‌‌“道德綁架‌‌”的人,我只想送你一句:善良很貴,但你不配。

4

事實上,這樣的例子太多了。

公交車上,老人要求一位小夥子給自己讓座。

小夥子說:阿姨,我不太方便。

老人像連珠炮似的,開始了對小夥子的道德審判。

‌‌“你再不方便,能有我不方便嗎?年輕人有胳膊有腿的,我這麼大歲數了,就不能給我讓個座?‌‌”

小夥子微微一笑,拿出了自己的假肢,‌‌“那我就跟你說實話吧,我沒腿。‌‌

路人給乞丐一塊錢,乞丐諷刺:‌‌“穿得這麼好,就給我一塊錢,現在的人怎麼都這樣?‌‌”

路人返回乞丐面前,把這一塊錢也拿走了。

一位女生參加歌唱選秀節目,卻連基本功都不過關,唱歌嚴重跑調。

於是開始訴苦,‌‌“我從小父母雙亡,沒有更多的錢去學音樂……‌‌”

幾位導師‌‌“聖母心‌‌”爆棚,紛紛按下通過鍵。

唯獨一位女導師理智地強調‌‌“可是你唱歌跑調啊‌‌”,然後爽快按下了失敗鍵。

有人曾諷刺說,中國式的四大寬容,分別是‌‌“都不容易‌‌‌‌“歲數大了‌‌‌‌“還是孩子‌‌‌‌“人都死了‌‌”。

不論孰對孰錯,當別人搬出這四個字時,我們只能憋屈地說‌‌“算了‌‌”,據理力爭反倒成了斤斤計較和冷血無情。

可是,仔細琢磨,這不就是‌‌“道德綁架‌‌”嗎?

一個人整天把道德掛在嘴邊,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利用‌‌“弱勢群體‌‌”的身份來佔便宜,那這樣的人要的不是平等,而是特權。

作家輝姑娘說:弱者只是註解,並不是用來要挾這個世界的道具。

(有刪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有書共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