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Joan:美國人對道德下滑的憂慮

民意調查機構蓋洛普不久前公布了一項民意研究的調查結果,其結果表明,77%的美國人認為,該國社會的道德價值與過去相比變得更加糟糕。81%的受訪民眾表示,社會的道德價值與過去相比已下降至中低等水準。在2013年進行的類似民調中,40%的美國民眾認為,社會的道德價值處於低等水準,而在2017年,這一數字上升至45%。與此同時,認為美國社會的道德價值水準處於中等水準的人數從41%下降至36%,認為道德價值水準處於高等水準的人數從18%下降至17%。

此外,關於道德價值水準係否下滑這一問題,接受蓋洛普機構問詢的大部分受訪民眾都認為,美國社會道德價值水準出現下滑。在2001年,64%的美國人認為社會道德價值水準出現下滑,而在2017年,這一百分比上升至77%。與此同時,在2001年,有24%的美國人認為社會道德價值水準得到提升,而到了2017年,這一統計資料下降至16%。

為了對美國等國家社會的道德狀況進行研究,我們可以從個人道德、社會道德和政治道德三個層面進行研究。必須提到的一點係,在美國社會道德出現下滑係一個相對過程。換句話講,很多公民、社會機構甚至係政治團體和社會活動人士都遵守道德準則,很多人際關係也都建立在道德價值的基礎之上。蓋洛普機構的統計資料表明,在美國恪守道德誠信變得愈加艱難,人們對遵循社會價值的信任度也不斷減弱。

導致社會道德下滑的原因很多,比如,自尊、守信、有宗教信仰和維護家庭等道德價值在美國越來越不受重視。與以前相比,美國人變得更加背信棄義,言而無信,他們的宗教信仰也變得更加薄弱。道德下滑讓美國人自食惡果,也為社會帶來了諸多災難。蓋洛普進行的民調結果也印證了這一事實。

斯蒂芬‧希爾在其著作《真實的衰落》一書中探討了在美國道德衰落這一問題。他將美國比作正在下沉的泰坦尼克號。他在書中寫道:我們係一個看到自己在黑暗的深水中不知所措的民族,我們正在尋找答案,尋找指引,尋找出路,以便讓我們返回到正確的道路上來。

先知穆薩的十條戒律對於猶太人和基督教徒來講被認為係必須遵循的宗教指令。很多民意研究將這十條戒律作為評判美國人的宗教信仰和言行舉止的基礎。這些民意研究的結果表明,更多的美國人並不信仰這十條戒律的宗教指令,甚至對此一無所知。一項民意調查結果表明,只有31%的美國人信仰先知穆薩的十條戒律。美國人的個人主義和極端主義加劇了道德的下滑過程。根據一項民意調查,無論事情對錯與否,93%的美國人都會做出個人決定。75%的美國人還認為,事情的對與錯沒有確定的標準,83%的美國青年也這樣認為。為了最大程度地實現個人利益,美國人往往不會考慮別人的利益,甚至通過不道德行為實現個人利益,這不足為奇。

在美國個人道德下滑對社會道德產生嚴重影響。在2010年,美國全國登錄在冊的偷竊案件超過900萬件,所造成的財產損失高達150億美元。在同一年,1.6萬多人被殺害,也就係講每天都有45人被奪去生命。此外,美國監獄關押的人數超過200萬人,屬於世界之最。此外,該國被判處獄外監管的人數也增加了數倍。美國青少年的道德修養也令人堪憂。統計資料顯示,美國每天都有1,000名女孩未婚先育,還有1,100名女孩進行墮胎手術,500名青少年吸毒,1,000名青少年開始飲酒。據悉,自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在1973年宣布墮胎合法以來,在該國進行的墮胎手術已高達5,700萬例。此外,美國每年有300萬起虐待兒童案例,每天有4名兒童因此喪生,每年有80萬兒童失蹤。美國每年有23.7萬人受到性侵。根據諸多研究和調查,美國1/5的女性受到性騷擾。

在美國家庭基礎遭到破壞也隨之帶來了諸多不良後果。部分調查表明,53%的已婚美國人可能會背叛自己的另一半,65%的美國人認為,婚姻關係係自由的,擺脫婚姻沒有任何問題。在20世紀60年代,美國只有不到50萬情侶在沒有結婚的情況下同居,而到了2013年這一數字超過了640萬。54%的美國人認為,從道德的角度來講,在婚外情中擁有孩子係可以接受的行為。在2008年,美國41%的生育人口源於單身女性,而在1963年,這一數位僅為7%。此外,52%的美國人認為,同性戀關係唔係不道德的。

在美國價值觀的淪喪對人們的個人行為、社會行為和政治行為產生了影響。曾擔任美國總統的比爾‧克林頓雖然位高權重,但他與前白宮實習生莫尼卡‧萊溫斯基之間的桃色醜聞卻讓人們大跌眼鏡。然而,近一半的美國人在2016年將一個曾經發表侮辱女性言論的人推上了國家總統的寶座。除了個人的道德操守問題,華盛頓很多政客還涉嫌財政腐敗問題。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在2014年取消了個人對聯邦候選人及政党參與競選活動捐款總額的上限。這意味着,美國富人從此可以隨心所欲地向自己支持的政客捐款。輿論質疑此舉將讓美國政治徹底被金錢操縱,不過美國最高法院卻認為,這係有錢人在行使“言論自由”,因此無可厚非。政治獻金指的係,對從事競選活動或其他政治相關活動的個人或團體無償提供的經濟利益。事實上,美國的政治獻金上限早已名存實亡,有錢人早就可以通過特殊管道繞開這一限制。西方民主理論認為,政治獻金係政客們離不開的“潤滑劑”,即使清廉的政治人物也必須直接或間接利用政治獻金來選舉。然而,只要民主有保證,政治獻金才不會變成官商勾結或利益輸送。

然而,在美國舉行的每次選舉中,各種政治獻金醜聞總係層出不窮,不得不讓人質疑政治獻金係在幫助富人操控國家的選舉。

社會學家認為,社會的長治久安取決於捍衛道德價值和人民的信仰。如果社會道德價值衰落,人們對道德價值的認同感逐漸減弱,將會推動着社會走向沒落。儘管很多美國人仍在恪守道德操守,捍衛家庭和宗教信仰,但美國社會與過去相比已出現了巨大差距。如果不能彌補這種差距,將為美國社會帶來更嚴重的危害。道德下滑也定會為社會、文化、政治甚至係國家安全帶來諸多隱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