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袁斌:中國貧民少年之殤

「當時醫生看了我們吃的無限極產品後,讓別再吃,但我和他媽覺得一盒四五百元,不吃可惜了,就還給吃着,現在想想真後悔。」此後,梁宏病情繼續加重,開始出現「渾身疼痛」癥狀。2017年7月,梁宏在河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被診斷為「尿毒症晚期」,最終於2018年2月因病不治離世。

被毒奶粉所害又被傳銷所坑,最終悲慘的死去的梁宏,是典型的中國貧民少年之殤,更是對中共一黨專政下社會亂象的無聲抗議。

19年的人生,有17年都在生病,先是被毒奶粉所害,接着又被傳銷所坑,才出虎口,又入狼窩,躲得過一個,躲不過倆,最終悲慘的死去。這就是中國貧民少年梁宏令人唏噓的短暫一生!

據澎湃新聞報導,因為吃三鹿奶粉,梁宏小時候腎上出過問題,後經政府安排統一治療,已基本痊癒(真的痊癒了嗎?)。

但到2014年2月,14歲的梁宏又被鄭州大學附屬鄭州中心醫院診斷為“雙腎結石;腎功能不全”。

此後,通過中藥調理,梁宏的病情逐漸好轉。

轉折出現在當年秋季。梁宏的父親梁起超稱,2014年9月,村衛生室醫生鄭某安向他推薦無限極系列產品,稱服用它治好了自己的“骨癌”。此後,鄭某安和一位在鎮上開無限極產品銷售店的宋某霞多次上門向他推銷產品,鼓吹用無限極治好了自家親戚的宮頸癌,讓放心使用,並展示了一些康復案例。

2015年7月19日,鄭某安帶梁起超前往宋某霞所開的無限極門店,一次性購買了3,088元無限極產品。梁起超稱,宋某霞當時還告訴他,這些產品是沒有毒副作用的,堅持服用孩子的病會早日治好。

梁起超表示,其家境不富裕,帶孩子到處看病已花費不菲,但想着能治好孩子病,夫妻倆就咬牙寄希望於無限極。服用該產品期間,兒子沒有再接受任何專業治療,也沒服用藥物,只是會定期去醫院檢查。這期間兒子並沒有出現特別癥狀,但是經常感冒發燒。當時,他們以為是抵抗力差,未接受專業治療。

2016年5月,梁起超發現兒子病情加重,遂去醫院檢查,結果被診斷“已接近尿毒症”。

“當時醫生看了我們吃的無限極產品後,讓別再吃,但我和他媽覺得一盒四五百元,不吃可惜了,就還給吃着,現在想想真後悔。”此後,梁宏病情繼續加重,開始出現“渾身疼痛”癥狀。2017年7月,梁宏在河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被診斷為“尿毒症晚期”,最終於2018年2月因病不治離世。

19歲,本是一個人一生中最健康最青春最有活力的年紀,可梁宏卻因病夭折了!而致他於死地的,並非什麼“天災”,明擺着就是典型的“人禍”。可以斷言,如果沒有毒奶粉,如果沒有騙人的傳銷,梁宏的人生絕不會是今天這樣的結局。無怪乎有網友感嘆,他的故事都可以拿去拍個電影了,就叫《被假冒偽劣產品禍害的少年的一生……》,或者《天下無毒》!

無論是從家庭背景還是生活條件來看,梁宏都屬於典型的中國貧民後代。客觀的講,他們中許多人比梁宏幸運,當然也有人活得比他更慘,儘管彼此的命運千差萬別,總體上卻又有着高度的相似性,與權貴的後代構成了鮮明的對比。就這一點而論,梁宏的人生軌跡堪稱是他們的縮影。

我不否認,改革開放四十年,隨着經濟的高速發展,中國底層貧民的生活水準也在水漲船高,連帶着他們的子女也過上了比父母更好的物質生活。比如,梁宏能喝奶粉,吃保健品,這在他父母小時候顯然是不可能的。然而,這就能證明中國貧民後代的生活真的改善了嗎?非也!別的且不說,中國近四十年來的經濟高增長其實是以對傳統道德和誠信的摧毀為代價,中國由此已完全淪為了一個典型的互害互騙社會,假冒偽劣產品充塞了社會的各個角落。形象地講,在梁宏們途經的每個角落都有害人騙人的坑,他們躲的過這個,躲不過那個,總有一個會讓他們掉進去。如果說有什麼區別,那僅僅只在於被坑的次數多少不同,被坑的程度輕重有別,有的人受害輕些,有的人受害重些,有的人,如梁宏,甚至被坑掉了命!

梁宏的死,是典型的中國貧民少年之殤,更是對中共一黨專政下社會亂象的無聲抗議。可悲的是,正如一位網友所說:“如今中央電視台還在天天賣無限極廣告,這個國家,有時候真讓人絕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