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黃琦母親失蹤45天後獲國保送回家中 仍遭軟禁通電話也受控制

2018年11月28日,蒲文清(右四)在黃琦的辯護律師劉正清(右三)及黃琦的聲援者的陪同下到看守所為黃琦送過冬衣物。不久後劉正清遭吊照,聲援者遭打壓。蒲文清呼籲當局不要報復律師和支持人士。

2018年11月28日,蒲文清(右四)在黃琦的辯護律師劉正清(右三)及黃琦的聲援者的陪同下到看守所為黃琦送過冬衣物。不久後劉正清遭吊照,聲援者遭打壓。蒲文清呼籲當局不要報復律師和支持人士。(吳亦桐提供)

2019年1月22日,黃琦的母親蒲文清在「被失蹤」45天後獲釋回家,仍遭看守和監控。當局還對她發出不許與外界聯繫和將有國安找其談話的威脅。(吳亦桐提供)

「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遭閉門審訊已一周,暫時仍未公布結果。他母親蒲文清在失蹤45天後終獲釋放,但目前仍處於受監控狀態,本台的採訪電話亦被看守人員強行掛斷。當局警告蒲文清不要與外界聯繫,並恐嚇國安人員會直接找她「談話」。蒲文清繼續向當局提出釋放兒子治病的要求。(吳亦桐/程文報道)

「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85歲高齡的母親蒲文清「被失蹤」45天後,周一(21日)被四川國保送回位於成都的家中,但目前仍處於當局軟禁和監控之中。

本台記者周二數次撥通蒲文清電話,但均在傳出哭聲後被馬上掛斷,最後一次聽到蒲文清大哭告知被人看守,以及有女看守員制止接聽電話的聲音。

蒲文清和看守人員說:我身邊有人啊!(蒲文清)……不許接電話,不許接,電話掛了(女看守)。

其後本台再透過特殊渠道與蒲文清取得聯繫,她表示手機被限制撥出,外面打來的電話會被看守人員強制掛斷。當局放她回家時曾發出警告。

蒲文清說:在裡邊住了45天,心衰2到3級就是在裏面造成的;我剛剛要接你的電話,有一人就把我的手機搶過去了,我的手都紅了。我的安全得不到保證。還有給我放出來的時候給我的條件就是:不要上北京、不要與外面任何人聯繫,還有國安局還是國安部要找我談話,所以我壓力很大啊。

蒲文清再次向當局提出釋放黃琦治病的要求,並要求當局不要再對黃琦的律師和聲援人士進行報復。

蒲文清說:黃琦被關了26個月沒有判,本來黃琦就是冤案。我提三個條件:第一釋放我兒子回家治病;第二對黃琦的兩個律師不能吊銷執照,不能失去自由;對黃琦的朋友不能關押。

黃琦的前辯護律師隋牧青認為,當局對黃琦案最明智的處理方法是,以人道原因釋放他回家救治,否則黃琦有可能變成另一個劉曉波。

隋牧青說:因為黃琦媽媽這樣的情況、國際輿論的關注,我覺得黃琦案估計還是有一定的希望,黃琦還是有可能獲得一個人道對待,我們也確實希望這樣。因為黃琦再在裏面待上兩三年,恐怕很難有機會再活著出來,如果中國政府考慮到這種情勢,我也認為明智的作法是無論你是否定罪,還是把他放出來給他治病,而不是再成為一個新的劉曉波等等。

蒲文清上月初準備到北京控告四川省綿陽市司法部門在黃琦案中違法,及向國際社會救助時,遭到四川國保和截訪人員暴力攔截帶走。

據悉,蒲文清被帶至內江市一小鎮的生態園區軟禁,期間蒲文清的手機被當局掌控。看管人員稱受上級指令要「照顧好」蒲文清。年老體弱的蒲文清在軟禁期間出現嚴重的高血壓、心衰癥狀,醫生曾緊急施治。

該案已獲釋的另一位當事人陳天茂於上周六(19日)公開舉報四川綿陽國保炮製假「絕密文件」構陷黃琦,未知會否成為有力證據使黃琦案峰迴路轉。

現年56歲的黃琦,於1999年創立「六四天網」,因披露當局腐敗和人權案件訊息,先後兩次被捕判刑。2016年11月,黃琦第三次被拘捕,後被控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在此次庭審前被加控「泄密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