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家長曬年度教育賬單: 三年花掉一套房首付!

最近支付寶開始流行“年度曬賬單”活動,

對於有娃家庭來講,

在年度賬單的各類支出中,

孩子的教育支出佔比絕對少不了。

如今又到一年寒假時,

對於濟南的不少孩子來說,

假期已經變成了“第三學期”

對於家長而言,寒假的到來,

意味着又一輪補習班“燒錢”的開始

近日,記者採訪了濟南不同區域內的多位家長。從孩子上幼兒園開始,各種輔導班和興趣班就成為了孩子的“第二課堂”:幼兒園和小學低年級段期間主要是以各類興趣班為主;小學高年級段和初高中階段以文化課輔導班為主。就算是孩子沒有開始上幼兒園,各類“早教班”收費也是動輒過萬。

零零碎碎算下來,

幾乎都是“三萬起步,上不封頂”

此外,除了補習班外,寒暑假的“研學游”也成為花費的大頭,近年來興起的“海外高校研學游”,動輒收費過3萬,有家長坦言,“三個月工資撐不起孩子的一個假期”。

2016年3月發佈《2016中國家庭教育消費者圖譜》顯示:

38.6%的家庭每年家庭教育產品支出大於6000元,其中一線城市的家庭平均月教育產品支出大於1000元的比例為32.8%;

新浪教育發佈的《2017中國家庭教育消費白皮書》顯示:中國家庭非常捨得在教育上花錢,教育支出占家庭年支出的50%以上,接近9成孩子上過輔導班。

全“A”學生的寒假:周二考完試周三進輔導班

在拿回了一份全“A”的素質發展情況報告單(期末考試情況單)後,5年級的芃芃也迎來了媽媽給她準備的“寒假大禮包”:奧數、小提琴、舞蹈、主持人、英語輔導班以及為期一周的全封閉式綜合提高班。周二考完試周三進培訓班。

對於這樣一份“大禮包”,芃芃早已經見怪不怪。“沒什麼喜歡不喜歡,反正大家都在上啊!”芃芃告訴記者,自己上的輔導班不算多的,班裡有同學一個寒假要上10門課,比平時上學的時候都忙。

相對於孩子對課程的鈍感,家長對於各類培訓班的痛感更為強烈:每一門課外培訓的背後,都是一張不菲的賬單。

“奧數、小提琴、舞蹈、主持人、英語這些課程都是平時也在上的課。小提琴和英語課比較貴,我記得小提琴一年是1萬5,英語是一萬三,舞蹈班一年5000多,奧數是大班,一年4000多。主持人課是下半年報的,大約9000多。寒假報名的提高班一周998元。剛給充值了線上的外教課,是3000元。”趙磊回憶着自己給孩子報名的課程,“暑假的時候也報了提高班,大約2000多。”

總算下來,一年在課外教育上的花費要5萬以上。

“我一個月的工資到手7000多,孩子爸爸收入高一些,大約能有一萬。再加上有點租金收入,我們一個月大約收入兩萬。收入還行,花得也多,一個孩子就受不了了。”趙磊說,家裡老人曾多次催促給芃芃“添個弟弟或妹妹”,但自己跟老公商量堅決不要二娃。

“再到暑假孩子要研學,這是早就答應她的,學校里組織的出國研學一次就三四萬。”趙磊說,“一個能養好就很好了,再來一個怕是得賣房了。”

教育也“啃老”:老人幫着承擔輔導費用

相對於趙磊家庭基本收支平衡,徐菲(化名)對於孩子的補習班費用覺得“苦不堪言”,然而又無法放手。

徐菲的老公雖然是老濟南人,但是作為工人家庭出身的基層公務員,一個月到手的工資6000左右;徐菲是一家國企的合同制員工,做辦公室接待工作,一個月的收入只有3000多元。

“去年東湊西借了首付剛換了改善房,一個月的房貸要4000多,現在覺得日子過得緊巴巴的。”徐菲說,孩子上三年級之前,一直信奉“快樂教育”,不報輔導班只學機械人、跆拳道、鋼琴等相對輕鬆的特長。

如今孩子上4年級,依然在學習的有鋼琴班、跆拳道班、英語班、機械人班、書法班、閱讀班,這些課程孩子表現的都比較能接受,不可能因為費用昂貴就讓孩子中途停下,各種班的費用加起來一年要近4萬。

徐菲說,孩子報班的花費是目前家庭最大的支出。在這一筆筆報班支出中,家庭的生活水平一直在下降。以前自己買東西從來不看價格,但是現在逛超市都捨不得買土雞蛋。

“準備給孩子再報一個奧數班。他們班裡好多孩子一年級就開始學了,已經落下來。我怕不給他報,孩子將來會埋怨我。”

孩子上“國際班”“燒掉”一套首付

對於上了高中的孩子,不再上興趣班是不是花費就少了很多?

“花得更多。各種補習班,名師一對一都是暗地裡使勁的,一節課就兩三百塊錢。尤其是我們這種準備出國的孩子花的更多,三年高中40萬很正常,在濟南夠付一套小房子的首付。”張林的孩子今年在英國讀大一,學業上已經不再需要過多操心。作為“看到黎明”的家長,以張林的經驗來看,並不覺得孩子在高中的課外輔導花費輕鬆。

張林的孩子從小就是“學霸”,高一的時候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學校里單獨開設的“國際班”。

張林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學費、書費等一年8萬元左右,除了每年必須繳納的學費、書本費以及住宿費外,還要進行雅思、托福等課外輔導,還要承擔參加托福和SAT考試的費用,一年下來平均花費十萬元很正常。

“考一次托福大概要1500元,去香港考SAT要5000元。他們班裡的孩子基本都參加了一些國外遊學,一次就需要三到六萬元。”一筆賬算下來,張林說,一年的花費保底是10萬元,上不封頂。

“普通班的我看也不少花,我們公司同事的孩子就是參加國內高考,暑假的時候找名師輔導,上大課一節課都要200多元。一個暑假光補習班就能花上一萬多。”張林說,“哪個高中的孩子不是出了學校就進補習班了,前兩天還聽他們說濟南有些名師的班一節課收費都400多了。”

在張林看來,孩子的成績一半拼自己,一半拼家長。如果孩子不是先天特別的聰明,那就只有全家一起和孩子在課外努力。

也有不少家長反映

給孩子花錢

很多時候也看不到效果

而且也能看出一些輔導班老師水平一般。

但是如果不花,心裏更沒底

也怕孩子將來會埋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網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